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5章
最快更新繁星 !
    rider瘫着脸,庆幸自己的眼睛上覆盖着黑布,将大半张脸都藏住了,以至于没人能看出她内心的崩溃。
     她的r本来是间桐樱,不过因为间桐慎二强烈的想要参加圣杯战争的意愿,间桐樱就用一枚令咒制作成伪臣之书,并将rider的控制权暂时转交给间桐慎二。
     对于间桐慎二,rider其实很厌恶此人,因为他的存在会给自己的r带来痛苦和欺辱,可比起被间桐家的虫窟凌/辱,间桐慎二的欺辱甚至反而成了间桐樱的幸福。
     毕竟间桐慎二还是个人。
     看在这一点上rider勉强愿意听从间桐慎二的指示。
     实际上间桐慎二此人并不傻,在成为rider的伪r后,间桐慎二下的第一个指示是先暂时观望,然后和远坂家结盟——想法很有战略性。
     间桐慎二很轻易的就判断远坂凛身为冬木市的魔道管理者,她必然会参加圣杯战争,远坂家和间桐家多年世交,间桐慎二又和远坂凛一起上学,对远坂凛的秉性知之甚深,结为同盟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
     不过在此之前……间桐慎二觉得应该将自己成为魔术师的喜悦告诉卫宫士郎!
     是的,他要告诉卫宫士郎。
     当然不是将圣杯战争的事情告诉卫宫士郎,而是告诉小伙伴,他也可以使用魔术啦!
     ——鉴于伪臣之书,间桐慎二如今可以使用最低级的魔术。
     可没想到就在他前往卫宫宅邸的路上,他看到了什么?!
     远坂凛居然让抓着卫宫士郎?!
     ……谁让远坂凛和英灵emiya穿的那么相似,间桐慎二自然将archer当成了远坂凛的。
     间桐慎二觉得自己被远坂凛欺骗了,没想到远坂凛居然是这样的人!
     “你居然将普通人牵扯到圣杯战争中!远坂,我看错你了!”
     远坂凛嘴角抽了抽,她看着站在间桐慎二背后的rider,轻声道:“慎二本身并没有魔术回路,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英灵emiya看着间桐慎二手中的书:“是宝具的效果吗?”
     远坂凛微微一笑,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腕,那里有远坂家多年来传承的魔术刻印:“既然慎二这么自信,那么打一场好了。”
     ……结果不言而喻。
     间桐慎二的伪臣之书被远坂凛抢走,saber一剑劈碎了那本书,rider立刻欢快的抛弃间桐慎二跑了。
     ——反正她的r是间桐樱,她管间桐慎二去死啊!
     间桐慎二脸色铁青,远坂凛看着间桐慎二狼狈的样子,就放过了这家伙。
     “慎二,你又没什么魔术才能,以后还是不要掺和到圣杯战争中了。”
     这句话像是一柄利剑捅进了间桐慎二的心中,他的脸色无比狰狞,他愤怒的道:“远坂!你给我等着!!”
     然后他一瘸一拐的走了。
     saber看着间桐慎二的背影,低声道:“凛,没问题吗?”
     远坂凛道:“没关系,慎二就是个白痴,不要理他。”
     伊莉雅皱眉:“小丑一样的玩笑结束了吗?结束的话我们继续赶路吧。”
     她还挂心着卫宫川,重伤……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远坂凛看了伊莉雅一眼:“说起来为什么你要跟着我们去卫宫家?”
     伊莉雅挑眉:“这和你没关系吧?凛?”
     远坂皱眉,瞪了伊莉雅一眼,英灵emiya叹了口气:“走吧,再拖延下去,天都要亮了。”
     间桐慎二愤怒的回到了间桐家,刚进门,就看到自己名义上的妹妹,实则是自己的泄/欲品的间桐樱站在一旁。
     间桐慎二二话不说抬手扇了间桐樱一巴掌。
     “可恶!!该死的远坂凛!”
     间桐樱一言不发,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间桐慎二。
     “快点!再给我制作一本伪臣之书!快!!”
     间桐樱看了间桐慎二一眼,低低的嗯了一声,她的掌心缓缓冒出黑色的光芒,就听间桐慎二道:“我一定要将士郎救出来!”
     咔嚓,黑色光芒消失。
     间桐樱缓缓抬头:“……士郎?”
     “就是我平时说的卫宫士郎,他也回来了!”间桐慎二烦躁的走来走去,在发现间桐樱停下来后,他立刻瞪她:“你还发什么呆,快点制作啊!”
     间桐樱却执着的看着间桐慎二:“兄长大人,要去找士郎?”
     间桐慎二得意的道:“那是当然,当初我和他都无法当魔术师,后来他去了东京,我留在冬木市,我们分别为成为魔术师而努力着,现在我也成功了,当然要去找他啊!!”
     他大声道:“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呢!甚至可以说是兄弟啊。”
     间桐慎二的父母早已不在,爷爷间桐脏砚整日不露面,对间桐慎二来说,家里只有一个养妹间桐樱,这种状况和卫宫士郎何其相似?
     卫宫士郎的弟弟卫宫川继承了卫宫家的魔术刻印,而间桐家的魔术刻印也被间桐樱继承,自己和卫宫士郎明明是兄长,却要让位给养弟/养妹?!
     凭什么?
     卫宫士郎也是卫宫家的养子,对于魔术刻印给弟弟没什么话可说,可他间桐慎二拥有间桐家的血脉,他才是间桐家的正统继承人,凭什么要将魔术刻印给这个人尽可妻的婊/子?
     间桐慎二憎恶着间桐樱,嫌弃着间桐樱,却又因为想要成为魔术师而不得不敷衍着间桐樱。
     “如今我也是魔术师啦!只要赢得圣杯,未来就能拥有魔术回路,真正踏入魔道!!”
     间桐慎二对未来充满信心。
     我一定会成功的。
     “成为……魔术师?”
     间桐樱怔怔的看着间桐慎二。
     “兄长大人,成为真正的魔术师?”间桐樱轻声道:“那我……”
     “啊,你就没用了!”间桐慎二大笑起来:“反正你这个贱人只需要精/液,随便哪个男人都可以啊……”
     间桐樱,原名远坂樱,是远坂家的二女儿,远坂凛的妹妹。
     作为远坂凛的妹妹,远坂樱拥有不下于姐姐的天赋和属性,当年她的父亲远坂时臣为了不浪费女儿这样优秀的天赋,就将远坂樱过继给间桐家,希望女儿能获得间桐家的魔术传承。
     不得不说,远坂时臣想的挺好,然而现实和想象总是充满了差距。
     间桐家的魔术属性是水,和远坂樱……哦,过继后就是间桐樱的影属性截然不同,间桐家的当家间桐脏砚就用一种极为卑劣恶心的手段,强行将间桐樱的魔术体质进行了改变。
     间桐樱体内被植入了刻印虫,这些刻印虫吞噬着间桐樱的魔力,甚至间桐樱的身体被改造成一旦不承受侵犯就无法活下去的体质。
     间桐樱日复一日的被虫子侵犯,早已丧失了作为人的喜怒哀乐,五岁以前属于远坂樱的记忆几乎消失,只剩下在间桐家地下室虫窟里的恐怖岁月。
     而在这种生死不如的地狱中,间桐慎二的存在就像是一抹另类的光一般,让这个女孩还保存着一丝……身为人的认知。
     因为在间桐慎二眼中,即便再怎么嫌恶,再怎么厌恶,再怎么鄙夷,他看她的目光,都是在看人。
     而非物。
     间桐慎二是间桐樱存在于世唯一的证明。
     他对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而现在,间桐慎二说,他要成为魔术师。
     他要离开她。
     这一刻,间桐樱的大脑一片空白。
     只余一个念头。
     【留下他!】
     等她回过神时,她已经伸出了手。
     间桐慎二大笑着,笑到一半,突然卡住了。
     他缓缓低头,正看到一只手,一只白皙的如玉的手□□自己的胸膛。
     啊,这只手好像握住了什么?
     是……是我的心脏?
     鲜血如泉涌。
     间桐慎二张嘴,茫然的啊了两声,就见面前的间桐樱露出甜美的微笑:“兄长大人,慎二,这样的话……你就彻底是我的了。”
     “不要走,好不好?”
     间桐慎二眼前一黑,扑通摔倒在地。
     他死了。
     时间像是被静止,地上鲜血缓缓流淌,间桐樱站在间桐慎二的尸体面前,不知道过去多久,她突然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
     “兄长大人!!兄长大人!!”
     浅紫色的眸子里瞬间溢满泪水,间桐樱扑在间桐慎二的尸体上嗷嚎大哭起来:“兄长大人!!”
     间桐樱捧起间桐慎二的脑袋,泪水长流:“慎二……睁开眼,睁开眼啊,看着我啊!”
     “慎二……”
     间桐樱虔诚的吻上了间桐慎二的唇,鲜血混淆着泪水划过面庞,她觉得身体内仅存的温暖在逐渐消失,唯一一个让她觉得自己还是人的存在也消失了,自己……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
     “r!!”rider察觉到间桐樱的问题,她厉声道:“r!清醒一点!”
     看着间桐樱痛苦且失去生存意义的眸光,rider想起了自己,她曾有两个姐姐,她为了保护两个姐姐而陷入杀戮中,最后反而因杀戮失去理智,甚至还杀害了两个姐姐,眼前的r和自己何其相似,又何其可悲?
     “r,现在还不是您放弃的时刻!”rider为了让自己的r振作起来,索性将锅扣到卫宫士郎身上,她大声道:“卫宫士郎还活着啊!”
     间桐樱浑身一震,她茫然抬头,抱紧怀里间桐慎二的脑袋,喃喃道:“是啊……卫宫,士郎。”
     她再一次露出甜美的笑容,泪水还在流,眼中却满是笑意。
     “慎二不是说了吗?卫宫士郎是慎二的兄弟呢。”
     “他怎么能不去陪着慎二呢?”
     “我要满足慎二的愿望呢。”
     间桐樱抱着间桐慎二的脑袋,咯咯笑起来。
     她跌跌撞撞的离开,一步一个脚印,鲜红的血印来开长长的线,而女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黑暗中。
     “我要……杀死卫宫士郎。”
     “慎二,等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