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3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圣杯战争这种东西……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谎言罢了。”
     吉尔伽美什抬手将面前的劣质茶水推到一边,另一只手打开天国之门,取出了一瓶美酒。
     金色的酒液微微晃动着,醇厚的酒香散发出来,吉尔伽美什露出笑容:“我的宝库里拥有最好的酒酿。”
     麻仓好微微一笑,他反手拿出一张符箓,打开符箓,里面是一瓶青白瓷瓶,打开木塞,一股淡而清冽的梅香扑面而来。
     “松尾寒造,我最喜欢的酒酿。”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移开目光。
     ……很好,他们俩人果然相冲。
     吉尔伽美什抿了一口酒,他慢吞吞的道:“圣杯战争不需要仪式,也不需要什么r之间的竞争,其实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仪式已经成功了,不,或者说从一开始,圣杯就已经存在了。”
     麻仓好反应很快,他想起很久以前和卫宫川去德国冰雪城堡见到的那个人造人女孩,轻声道:“……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吉尔伽美什惊讶的看了麻仓好一眼:“哦,看样子你对圣杯战争的辛秘知之甚详嘛。”
     “不错,那个东西就是小圣杯,真正能视线愿望的并非圣杯,而是圣杯里的东西,圣杯战争其实就是召集七个,让他们的灵魂化为精纯的魔力进入小圣杯中,从而使圣杯里出现某种东西……那才是魔术师们需要的东西。”
     麻仓好总算明白了一切,卫宫川曾说圣杯战争根本不值得参加,以前他还以为是卫宫川不需要,现在看来那家伙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麻仓好若有所思的道:“怪不得需要魔术师召唤上古英灵……恐怕也只有这些上古最强的战士的灵魂之力,才能实现所谓的愿望,让圣杯变成万能许愿机吧?”
     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但是我对那玩意没兴趣。”
     麻仓好一愣。
     “我只是对圣杯作为孔的能力感兴趣。”
     “孔?”
     “啊,圣杯是个孔,当里面的东西倾倒出来,流淌于世间时……那景象,真是美丽呢。”吉尔伽美什又抿了一口酒,露出慵懒而冰冷的笑容:“无聊的东西尽管无聊,但也稍微有点用处。”
     麻仓好眼神微闪:“……那玩意可以毁灭人类?”
     “圣杯就是地狱之门,打开后数十亿的诅咒就会流淌来!”吉尔伽美什越说越兴奋:“因为人类而堕入黑暗的欲\望之杯有且只有一种能力,那就是咒杀人类。”
     麻仓好听的怦然心动。
     哇塞这可比他当通灵王还要方便快捷呢!
     吉尔伽美什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闪烁着醉人的光。
     “人类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或者说本王需要的人类并不是现在这种杂种,而是在地狱中也能活下去的家伙,才有被本王支配的意义。”
     麻仓好简直要为吉尔伽美什鼓掌了。
     “说的好。”他开口:“如果连自己的极限都无法达到,只能走到某种地步而停止的话,这样的人没有追随未来王的资格……我上上周还对着一个下属说过呢。”
     麻仓好由衷的道:“人类最擅长的东西从来都只有黑暗,按照你这么说,圣杯其实早已被扭曲了吧?”
     吉尔伽美什低低的笑了:“那是当然的吧?人类这种东西……本王原本打算屈尊纡贵为这些杂种竖立一个道标,告诉人类何谓敬畏。”
     “原本?”
     “现在的话……就让这个世界再多停留几天好了。”
     作为见到好友,再一次可以和恩奇都相会的恩赐,吉尔伽美什决定先将毁灭人类这等小事推迟,和好友喝两杯再说。
     麻仓好笑了笑,他漫不经心的道:“你想毁灭人类,那是你的事,但……与我的挚友无关。”
     吉尔伽美什扫了麻仓好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胆小鬼的话,反而从自己的天国之门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用数十枚楔形文字串起来,中间连着红色宝石,巴掌宽的金色圆环。
     吉尔伽美什态度微妙的道:“虽然看不惯那家伙,但看在同是王的份上……本王就将这个给他。”
     麻仓好一愣,他接过金环:“这是……”
     吉尔伽美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应该会认识。”
     麻仓好微微蹙眉,收起金环,突然门被拉开。
     “外面是怎么回事?”
     麻仓好一愣,立刻回头,就看到好友正揉着太阳穴站在门口。
     “你醒了?”
     夏川鱼的表情有些烦躁。
     “庭院里那两个家伙打的那么激烈,我怎么可能还能安稳的睡着?”
     他扫了吉尔伽美什一眼,问麻仓好:“他是谁?”
     麻仓好道:“捅破了慈悲之语,害你吐血的家伙。”
     夏川鱼脚步一顿,他看了看正冷笑饮酒的吉尔伽美什,又看向麻仓好:“是吗?那我有个问题。”
     “我亲爱的挚友,在我被人揍的时候,你在哪?”
     吉尔伽美什呵了一声,麻仓好嘴角抽了抽:“我在保护你弟弟。”
     夏川鱼微微眯眼,他摸了摸手背,感受着令咒的纹路,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不要告诉我,士郎参加圣杯战争了。”
     麻仓好眼神有些飘:“你刚起来肚子不饿吗?要不我喊麻仓叶过来给你做点饭吃?”
     夏川鱼气笑了,他对着吉尔伽美什微微颔首:“你好,我想要和我的好友进行一番深刻的谈话,天色也不早了,出门右走就是客房,好走不送。”
     吉尔伽美什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轻轻的咦了一声。
     他仔细看着夏川鱼,冷不丁道:“你是……人偶?”
     夏川鱼淡淡的瞥了吉尔伽美什一眼,这一眼没什么杀意,更谈不上威吓,却生生让吉尔伽美什卡住了。
     眼瞅着人偶和新神离开,吉尔伽美什半晌才回过神,他无声的笑了。
     真是……太有意思了。
     吉尔伽美什恶意的想,那么强烈的生之渴望,如果百般挣扎都无法逃过抑制力的抹杀,死亡之时该是何等璀璨和豪迈。
     麻仓好干脆利落的将卫宫士郎卖了。
     夏川鱼听后头更疼了。
     说实话,他并未恢复完全状态,之所以提前醒来,完全是因为庭院中恩奇都和迪卢木多之间的战斗太过激烈,再加上之前被人攻击吐血,导致如今他自身的警惕性和防备性提升到最高,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将他惊醒。
     ——什么?麻仓好的守护?
     不不不,正因为有麻仓好这个坑货在,夏川鱼才不敢再睡了!!
     “圣杯早就被污染了。”夏川鱼没好气的道:“伊莉雅本身就是小圣杯,她和大圣杯之间有联系,很清楚这件事,并且在两年前就告诉我了。”
     麻仓好咳嗽了一下:“我不太清楚这件事。”
     “我之所以让士郎转学到东京,就是害怕圣杯选择他作为r,结果他居然自己撞上去?”夏川鱼本就头疼,此刻更加烦躁了:“你帮他了?”
     “不,我没有帮他,只是保护他而已。”
     “那就别保护了,让他自己撞一次墙,就不会再天真了。”
     麻仓好有点心虚:“别这样说,士郎还想用圣杯唤醒你呢。”
     夏川鱼冷笑:“你骗鬼呢?你刚才还说士郎很久以前就想参加圣杯战争呢了,你说他的愿望是展现自己的实力。”
     麻仓好茫然脸:“哎,我说这句话了吗?”
     夏川鱼没好气的道:“刚才跟是谁?”
     麻仓好老实道:“哦,那个是吉尔伽美什,最古之王。”
     夏川鱼脚步一顿:“第四次圣杯战争的archer?”
     “哦~你知道的很清楚嘛。”
     夏川鱼沉默了,吉尔伽美什本来是远坂时臣的,远坂时臣死了,吉尔伽美什却还活着,甚至还获得了*……
     等等,他想起来了。
     十年前,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曾感应到火海中心还有两个非人的气息,其中一个……就是吉尔伽美什!!
     他心思急转。
     “吉尔伽美什还想要圣杯?”
     “他是这么说的。”
     夏川鱼冷笑:“听他胡扯,他四战没死,肯定已经知道圣杯的真实面目了,这种情况下还想要圣杯……”
     夏川鱼陡然看向麻仓好:“他想要毁灭世界?还是毁灭人类?”
     麻仓好微微一惊:“你怎么知道?”
     “圣杯是因为人类的祈愿而扭曲,反过来说一旦里面的东西释放,最倒霉的肯定是人类吧?”夏川鱼摇摇头,“怪不得你能和他聊到一起呢,和你以前的理想一样。”
     麻仓好连连咳嗽,他看着小伙伴略显扭曲的脸,道:“你还是去睡吧,我让猫又去找士郎了,他没什么事,院子里的那两个人你也不用担心,有叶看着呢。”
     夏川鱼幽幽的盯了麻仓好一眼,重复道:“哦,猫又去盯着士郎?很好,撺掇士郎的也有它一份?”
     他转身回卧室。
     “明天早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