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32章
最快更新繁星 !
    “你怎么回来了?”
     间桐慎二在冬木市遇到自己的小伙伴时惊讶极了。
     卫宫士郎刚从超市里出来,他拎着一大堆袋子,空不出手和间桐慎二打招呼,就笑了笑:“恩,今年冬天小川有事要出门,我索性回来过寒假。”
     间桐慎二的表情相当奇怪:“回来过寒假?你不是已经离开冬木市了吗?那就别回来啊?!”
     他恶狠狠的道:“回东京去过你的寒假,冬木市不欢迎你!”
     卫宫士郎满头雾水,他看着间桐慎二:“……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能代表冬木市。”顿了顿,他道:“好吧这不是重点,为什么不让我留在冬木市?”
     话说出口,卫宫士郎正好看到间桐慎二眼中那抹狼狈,他心中一动,等等啊,间桐家也是魔术世家,圣杯战争的话……间桐家会参加吗?
     难不成间桐慎二知道即将开启的圣杯战争很危险,所以特意让他离开冬木市?
     想到这里,卫宫士郎的眼神柔和下来,他笑眯眯的看着间桐慎二就是不说话。
     间桐慎二冷哼一声,他猛地转身大踏步离开。
     “既然你想留,那就留下吧。”
     “慎二?他不可能是r。”远坂凛听了卫宫士郎的猜测,她摇头:“慎二没有魔力,是不可能召唤的,就算他有英灵媒介,魔力不足也召唤不出来,没有媒介想要凭借自身属性召唤的话……”
     她冷笑:“那就只能召出一团废物来!”
     卫宫士郎听后摸了摸鼻子,在远坂大小姐口中他只比间桐慎二这种废物强一点==
     不过想起弟弟曾说自己身上有魔术回路,不过现在都闭合了……
     他问远坂凛:“那会不会存在另一种情况,慎二其实有魔术回路,以前处于闭合状态,但现在打开了……”
     远坂凛没好气的道:“不可能,间桐家也是魔术世家,魔术世家的后裔出生后就会进行严密的检查,以确定后裔是否有资格继承家族刻印,间桐慎二刚出生时就已经接受过检查了,如果他有魔术回路……”
     她的妹妹小樱也不会被强迫过继给间桐家了。
     卫宫士郎一愣,也对哦,他小时候可没做过什么检查,魔术回路可能闭合,可慎二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果说间桐家还有人参加圣杯战争的话……”远坂凛抿唇,她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异常难看:“就只有间桐樱了,她也是一位魔术师。”
     间桐樱?卫宫士郎不由得回忆起来,记忆里间桐樱的身影异常单薄,她大部分时间只会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和慎二玩耍,也不说话,如果不是远坂凛提起她,恐怕自己根本想不起来那个女孩。
     “她是魔术师?”他喃喃道:“真是看不出来。”
     远坂凛狠狠的瞪了卫宫士郎一眼:“间桐樱的天赋不比我差,如果她也参赛的话,是我们的大敌。”
     当年的御三家……这一次恐怕都会参加吧?
     远坂凛在心里默默盘算着,间桐樱参赛的话,那爱因兹贝伦来的会是谁?
     不管是谁,她都要赢!
     “好了,想这么多都没用,我们必须要有令咒,没有令咒的话是没有参赛资格的!”
     卫宫士郎默默点头,是啊,令咒和媒介,他必须要在开赛前全部弄到手。
     “媒介啊,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麻仓好看着卫宫士郎:“那么试一试让我附身吧。”
     卫宫士郎惊讶的道:“附身?你不是人吗?只有灵才可以附身吧……”
     麻仓好轻笑起来,与其说是附身,倒不如说是神降。
     当神灵的神魂进入人类的身体,人类身体是无法承受神灵的力量,会造成毁灭性破坏,如果卫宫士郎体内真的有什么宝具的话,当卫宫士郎的灵魂崩溃前,宝具一定会出现的。
     毕竟,能让卫宫川放进卫宫士郎体内的宝具,必然是用于守护的。
     他道:“闭上眼,将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卫宫士郎茫然脸的看着麻仓好,最终忐忑的闭上眼。
     麻仓好也是第一次试着附身,他伸手贴在卫宫士郎的额头……
     砰!
     一道璀璨的白光从卫宫士郎身体内绽放出来,麻仓好竟被这道光推开好几步。
     麻仓好嘴角抽了抽,他和卫宫士郎都是新手,刚才的举动与其说是神降不如说是神魂攻击,结果他刚试着进入,卫宫士郎体内的东西就立刻蹦出来==
     卫宫士郎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哇塞手在发光哎!
     “发生什么事了?”
     远坂凛快速赶了过来。
     “我刚在地下室找些资料,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魔力波动……”
     话音未落,她就看到满身发光的卫宫士郎。
     “你们这是……”
     卫宫士郎喃喃道:“我体内的媒介在发光,感觉好温暖。”
     麻仓好道:“想象着那个东西,呼唤它,让它出现在你的手上。”
     卫宫士郎闭上眼,他屏气凝神,伸出双手,很快手上就出现一个蓝金色的剑鞘。
     剑鞘上刻着金色的铭文,整体呈现宝蓝色,金色镶边,剑鞘周身萦绕着淡淡的白色魔力,一看就不是凡物。
     卫宫士郎和远坂凛失神的看着这个剑鞘,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麻仓好眼睛一亮,他细细观察着剑鞘,赞叹道:“不愧是上古英灵圣物,上面萦绕着的气清冽高洁,剑鞘主人应当是一位品性高贵的人。”
     卫宫士郎伸手,轻轻摩挲着剑鞘,他默默的看着远坂凛,将剑鞘放在女孩面前。
     “远坂同学,拿着吧。”
     远坂凛怔怔的看着剑鞘,她的脸颊腾的红了。
     她别过脸:“这是……谁的媒介?”
     卫宫士郎摇头:“我不清楚,但是……剑鞘都有如此强大的威力,想必召唤出来的英灵肯定实力非凡。”
     远坂凛抬眼,她慢吞吞的道:“你不后悔吗?”
     卫宫士郎微笑道:“恩,我答应你了啊。”
     远坂凛抿唇,眼神有些飘。
     “……你的媒介有些线索了,应该这两天就能到。”她飞速抱住剑鞘,像是无法忍受卫宫士郎的眸光,她转身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声道:“别忘记接快递啊!”
     卫宫士郎怔怔的看着少女的背影,麻仓好配背景音:~
     他笑眯眯的道:“好一个性格别扭的女孩,对吗?”
     卫宫士郎挠头,露出傻笑:“远坂同学很好的。”
     麻仓好呵呵。
     第二天一早,卫宫士郎接到了快递。
     他签收后打开,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傻眼了。
     “……这是什么?”
     远坂凛跃跃欲试的看着盒子,欢快的道:“当然是媒介啊!”
     卫宫士郎眨眨眼:“这是媒介?能召唤谁啊?”
     远坂凛笑眯眯的道:“不告诉你~”
     卫宫士郎叹了口气,收起盒子,将盒子放在柜子上,转身就要出门。
     “喂,你去哪里?”
     “买菜啊。”卫宫士郎耸肩:“家里没菜了。”
     远坂凛眼睛一亮:“我想吃酸辣鱼。”
     二楼麻仓好的声音响起:“我要吃咖喱火锅。”
     卫宫士郎深深的叹息:“好,我知道了……”
     卫宫士郎刚离开,麻仓好的身影就出现在远坂凛身前,他看着柜子上的盒子,轻笑道:“你从哪里弄到这种东西的?”
     远坂凛皱眉,她瞪着麻仓好:“怎么了?”
     麻仓好微微眯眼,盒子里的东西给他一种极为异样的感觉,虽然感觉很淡,可那种感觉不会错的,应该是……
     他道:“那个东西……”
     砰!
     卫宫士郎突然冲了回来,他大口喘着气,眼睛特别亮。
     远坂凛和麻仓好同时一愣。
     “菜买回来了?”
     “不是!”卫宫士郎伸出右手:“我有令咒了!”
     士郎的手背上多出了三道如血的花纹。
     远坂凛露出微笑,她双手抱胸:“很好,你有参加圣杯战争的资格了!”
     卫宫士郎摩挲着手背上的花纹,眼神坚毅。
     “我想试着召唤。”
     远坂凛一愣:“是不是有点早?”
     “不早,我想提前和磨合一下。”卫宫士郎认真道:“毕竟我并不擅长魔术。”
     远坂凛点头:“也好,那你知道一天中哪个时间最适合你的魔力波长吗?”
     “……魔力波长?”卫宫士郎茫然脸:“那是什么?”
     远坂凛嘴角抽了抽:“算了,我估计你也不知道。”
     她道:“你要是着急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好!”
     卫宫士郎和远坂凛二人合力将大厅里的家具推开,麻仓好斜倚在二楼栏杆处围观。
     远坂凛帮卫宫士郎画好召唤阵法,又将盒子里的泥土放在阵法最中央,她将咒语教给卫宫士郎,然后道:“将咒语记熟,然后一口气念出来,知道吗?”
     卫宫士郎认真的背诵咒文,咒语并不长,他来回念了几遍就记住了。
     他深吸一口气,站在阵法中央:“我要开始了。”
     远坂凛重重点头,竖起拇指:“你行的!”
     “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盈满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宣告!”
     此言一出,整个魔法阵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卫宫士郎只觉得体内魔力像是打开了门阀,汹涌喷射而出。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叮——!】
     突然卫宫士郎怀里的符箓响了起来。
     卫宫士郎正背诵咒语呢,听到铃声后他顿时卡了一下,竟下意识的道:“额等等我要接个电话……”
     远坂凛:……=口=!!!
     麻仓好: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后卫宫士郎才发现咒语已经完全乱了,他一狠心,一脚将阵法中央的召唤媒介踢到一边,同时将怀里的符箓丢给麻仓好,他大声道。
     “不管你是谁,想要获得圣杯吗?想要改变过去吗?想要重新开始吗?想要获得荣耀和胜利吗?”
     “如果想的话,那就回应我吧!”
     “无论生与死,我将与你同在!”
     “出来吧,愿意与我缔结契约的英灵!”
     一阵璀璨的光芒闪过,一个红色的人影出现在魔法阵中。
     他有着一头白色短发,外罩红色外衣,内里穿着黑色紧身衣和长裤,皮肤黝黑,他睁开眼,眸光沉郁,在看到卫宫士郎的一瞬间,表情扭曲如恶鬼。
     卫宫士郎傻乎乎的看着面前的英灵,喃喃道:“这就是……最适合我自身属性的吗?”
     一时间场中寂静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坂凛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卫宫士郎!!!!”
     她冲上来一把扯住卫宫士郎的脖子死命的掐!
     “你个大白痴啊!居然放弃我给你找的媒介转而召唤出……”她扭头看了红衣英灵一眼,又恶狠狠的怒骂卫宫士郎:“你居然召唤出archer……好吧,archer的职阶还是不错的,可是和我给你准备的英灵完全不能比啊混蛋!”
     “要是圣杯战争输了,我和你没完啊!”
     卫宫士郎懵了,就在此时,红衣英灵冷笑道:“既然不想召唤我,那就将我塞进阵法里啊,我还不想要这样的r呢。”
     卫宫士郎和远坂凛同时愣住,二楼围观的麻仓好冷不丁开口。
     “真是少见啊,卫宫士郎,未来的你居然成了英灵,甚至还讨厌现在的你。”
     此言一出,红衣英灵的表情顿时变了,他眼中闪过冷厉和杀意:“你……”
     卫宫士郎张大嘴巴:“他是我?”
     远坂凛瞪圆了眼睛:“他是未来的卫宫士郎?”
     麻仓好悠悠的道:“我不会看错的,士郎,他和你的灵魂一模一样啊,不过……”
     不过这个红衣士郎的灵魂上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锁链。
     他意味深长的道:“卫宫士郎,如果卫宫川知道你未来会成为英灵……”
     卫宫士郎高兴的道:“那是不是未来的我会很强。”
     红衣emiya冷笑:“你以为什么是英灵?”
     “被世界所束缚的傀儡。”麻仓好平淡的道:“卫宫士郎,如果你真的变成这样,卫宫川不会放过你的。”
     卫宫士郎顿时如被冷水泼了一头,蔫耷耷的不说话了。
     emiya的目光再度落在麻仓好身上:“你是谁?”
     “你弟弟的朋友……等等,你居然不认识我?”麻仓好的表情有些危险,他看着卫宫士郎:“未来的你居然不认识我?究竟是不认识我,还是忘记我了?”
     卫宫士郎连连摆手:“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若非麻仓好暗中透露圣杯战争的信息,他还自始至终被弟弟瞒在鼓里呢。
     麻仓好觉得一切有趣极了,他索性从二楼轻飘飘的落下:“那问题来了,眼前这位英灵先生,到底是谁呢?”
     emiya沉默良久,才道:“在我还是人类时,我的确叫做卫宫士郎。”
     麻仓好笑眯眯的道:“那我想知道,在你还是人类时,你有弟弟卫宫川吗?”
     emiya淡淡的道:“没有。”
     “不可能!!”卫宫士郎大声道:“我的弟弟卫宫川,怎么可能没有?我可是为了他参加圣杯战争啊!如果他不存的话,那我到底……”
     emiya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忍不住道:“为了你弟弟参加圣杯战争?你难道不是为了成为正义的伙伴吗?”
     卫宫士郎挑眉:“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前些日子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有点中二,就暂时放弃了。”
     emiya:“…………………………”
     ——这脸打的……好痛。
     想要拯救一些人,就必须杀死另一部分人,当初他抱着救助一切生命而选择和世界缔结契约,成为英灵,可实际上呢?
     他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卫宫士郎,这个过去十五岁面容青涩的自己。
     少年认真的说:“世界并非是黑白二色,没有绝对的正义,更没有真正的对错,我正在慢慢寻找新的道路。”
     听着是不是有些幻灭?
     为什么眼前的这个自己和过去的自己不同?
     为什么他的理想会发生变化?
     如果当初的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emiya的思绪不由自主的飘远,随即又被少年加重的声音唤回。
     “……当然这不是重点!”卫宫士郎一挥手,仿佛要将前方的艰难险阻都拍飞一般,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道:“我要获得圣杯,我要许愿让我弟弟,卫宫川恢复健康,立刻醒来!”
     “谁都不能阻止我!”
     emiya眯眼:“卫宫川?为什么卫宫川会昏迷?”
     卫宫士郎下意识的看向麻仓好:“……我不知道。”
     “愚蠢,连原因都不知道就妄图以圣杯来唤醒他吗?”英灵emiya讥讽道:“也许不需要圣杯,卫宫川就会醒来。”
     “但如果他没醒呢?”卫宫士郎大声道:“我赌不起!”
     “……我想见一见。”emiya突然道:“我想见见那个应该是我弟弟的少年。”
     他想知道那个让卫宫士郎改变天真愚蠢的力量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样?
     不过当emiya真正看到昏迷的卫宫川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作为被世界诱惑,和世界抑制力缔结契约而成为英灵的emiya,他的双眼能清晰的看到眼前漂浮在半空的少年身上缠绕着层层叠叠的属于世界抑制力的锁,这个锁像是一个巨大的茧,成球形紧紧包裹着少年。
     锁链里是一层璀璨的金色神光,正是这层金色神光帮少年抵抗了锁链的封锁和禁锢,金色神光下是一层复杂玄奥的魔术符文阵法,那个阵法……
     不同于没什么见识的卫宫士郎,英灵emiya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自家父亲卫宫切嗣身上的时间魔术刻印!!
     ……没有人能从卫宫切嗣手中夺走代表着卫宫家传承的魔术刻印,所以这个少年真的是自己弟弟?
     emiya出神的看着那层魔术符文阵法,以时间魔术刻印为核心,整个身体为载体,这是时间魔术礼装?
     这是用来调整自身和外界时间对比的魔术礼装吗?
     emiya叹为观止,纵然他见识过众多实力高强的强者,也要为少年的匠心独运而鼓掌赞叹,卫宫川居然用这种方法来抵抗世界抑制力,真是太精彩了。
     不过……
     “他这是怎么了?”
     那层时间魔术是保护也是限制,少年的身体外层萦绕着几只长长的类似于虫子一样的使魔,使魔身上蕴藏着纯澈的力量,似乎在给少年补充魔力?
     “灵魂虚弱,沉睡时间不定,总之这家伙肯定能醒来,但时间嘛……”麻仓好笑了笑:“时间上就不确定了。”
     “他究竟做了什么变成这样?”
     麻仓好反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这个问题的?”他满怀恶意:“你和他没关系啊。”
     卫宫士郎皱眉:“他和我是同一个人啊,小川自然也是他的弟弟。”
     麻仓好意味深长的道:“可他始终没有承认和你之间的契约啊。”
     麻仓好的眼睛何其毒辣,阴阳术中也有式神召唤等秘技,召唤出来的鬼可不一定会受控制啊,毕竟契约是双方的,卫宫士郎定下了契约,召唤出英灵emiya,可眼前这位英灵emiya并未回应卫宫士郎,也就是说契约并未完成。
     卫宫士郎一愣,英灵emiya沉默了,远坂凛开口:“这小子说的没错,卫宫士郎,你和卫宫士郎……啊算了,我就用archer称呼他吧,你和archer之间的契约并未完成。”
     她直直的看着英灵emiya:“不信你试试,你和archer之间的魔力并未连通。”
     卫宫士郎抿唇,他深吸一口气道:“……emiya,算了,我和远坂同学一样称呼你为archer吧,archer,你愿意和我一起获得圣杯,唤醒弟弟卫宫川吗?”
     不为正义,只为唤醒亲人,这样的战斗,emiya扪心自问,他愿意吗?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道:“也罢,我答应了。”
     英灵emiya看着过去的自己:“你就是我的r吗?”
     卫宫士郎的眼睛微微睁眼,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他连连点头:“对,我是你的r。”
     “从者emiya遵从召唤,以archer职介而来,未来七天,希望你不要拖我的后腿。”
     卫宫士郎连连点头:“恩!我会努力的!”
     看到这一幕,远坂凛双手抱胸,如果是其他英灵也许她会稍微矜持一些,不过既然眼前这个英灵也是卫宫士郎……
     她没好气的道:“行了,以后有时间慢慢谈,现在!”
     “你可以出门去买菜了,别忘记我的酸辣鱼。”
     麻仓好补刀:“我的咖喱火锅。”
     卫宫士郎&英灵emi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