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10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六月,炎热的夏季即将到来,学校开始期末考试。
     经过三天紧张的考试,夏川鱼的成绩回到前列,半个月后他又参加了全国田径大赛,再一次获得了全国……第四名。
     是的,这一次夏川鱼没有尽全力,毕竟卫宫川这个名字因火影忍者的大热而广为人知,他还要再上一年学,低调一些比较好。
     不过为了社团分,这一次夏川鱼参加了团体比赛,男子接力跑中他担当最后一棒冲刺,将男子接力跑的冠军抱了回来。
     社团分大大弥补了夏川鱼因请病假而空白的出勤记录,再加上成绩优异,只要下半年一切正常,不要像去年一样跑出去浪的回不来,明年就能顺利升入三年级。
     再忍一年,他就能毕业了。
     如果说夏川鱼参加全国大赛完全是为了顺利毕业,那卫宫士郎参加弓道大赛就只是为了善始善终。
     他因弓道转学来到东京冰帝学园,踏入了另一个奇幻的世界,从而能站在弟弟身边,看到和弟弟,和逝去的养父同样的风景,为此他自当尽力,为冰帝捧回冠军宝座!
     再一次站在冠军领奖台上,比起第一次夺冠时的激动,这一次卫宫士郎的心情如水平静,在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战斗后,卫宫士郎觉得冠军不算什么了。
     等到他能射出如日暮戈薇那样的一箭,如的场静司那样的一箭时,才是高兴的时候。
     处理完学校的事情后,夏川鱼的时间骤然空闲下来。
     什么?通灵王大赛?
     麻仓好随身带着夏川鱼的飞雷神术式,需要小伙伴出场了,麻仓好一个呼唤,夏川鱼就能飞雷神过去,方便快捷。
     通灵王大赛的举办地在美国,夏川鱼才不愿意天天泡在北美大陆掺和通灵人的事,与其去和围观通灵王大战,他还不如和花月一起喝下午茶,亦或者和卫宫士郎去道场练练手。
     这天夏川鱼接到的场静司的电话,说要举办夏初聚会。
     夏川鱼一愣:“不是说好在春天举办吗?我还以为你们都聚会过了。”
     当时夏川鱼正忙着火影改动画的事,一不注意就将交流会忘记了。
     的场静司的声音难得有几分凝重。
     “最近本家有除妖师被妖怪袭击,聚会延后,不少同行都在看笑话,你回来一趟吧。”
     夏川鱼道:“时间地点?”
     “夏日仲夜,八原外三川阁。”
     夏川鱼干脆道:“好,我肯定到。”
     说起来自从离开本家后,自己就再没参加过除妖师的聚会了,甚至也没在这种场合中露面了。
     夏川鱼想了想,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带上卫宫士郎,士郎在的场一门那里帮了这么久的忙,想必已经对妖怪的世界有些了解了,这次索性就带着他见识一番吧。
     夏川鱼将事情告诉卫宫士郎,卫宫士郎听后高兴坏了,弟弟居然愿意带着他出席除妖师内部的正式聚会!难道小川正式承认他的能力了?
     猫又连忙道:“别激动!”
     它立刻叮嘱卫宫士郎:“主人很敏锐的,如果你不小心流露出什么,导致你练习魔法阵的事情暴露的话,你没什么,我可就倒霉了!!”
     猫又心里清楚,因为之前女神事件以及夏精分事件,五代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猫又可不敢肯定五代真的不在意。
     毕竟整个大陆的忍者们用他们的血泪史和亲身经历验证了一件事。
     五代的记性特别好==
     鬼知道五代什么时候将这些黑历史拿出来发作一番。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猫又不想挑战五代的容忍度,这一次它调唆卫宫士郎参加圣杯战争,前提是卫宫士郎自己想要参加,而且是卫宫士郎要求它不能说出去,整件事都不是它提出来的。
     将来五代要是愤怒于它的隐瞒,猫又也有说辞。
     它答应五代不告诉卫宫士郎关于圣杯战争的一切资料,自然也可以答应卫宫士郎不告诉五代关于士郎自作主张参加圣杯战争的消息。
     猫又可是死神的宠儿,死亡最讲究公平,也是它本性中的规则之一,不能违背。
     这样一来五代就不会怪它了……吧?
     而且在猫又看来,五代之所以不让卫宫士郎参加圣杯战争,是因为圣杯争夺太过危险,如果能保证卫宫士郎的生命不受威胁,并且还将圣杯夺过来的话……五代就不会生气了。
     猫又帮卫宫士郎详细的分析了夏川鱼的心理,卫宫士郎连连点头,觉得猫又说的很对。
     只要自己拿到圣杯,站在小川面前,对他说一句,自己只是想得到他的认可,让小川改变看法,让他说一句哥哥真是太厉害了……
     即使再大的愤怒,也会消散吧。
     因为……他们是兄弟啊。
     他们都想保护对方。
     清凉的夏夜,风鸟院花月出门访友了,最近他出门的频率大幅度增加,在确定了卫宫兄弟的生活依旧平静,没有遭受什么威胁后,他就又一次将目光落在了雷帝天野银次身上。
     夏川鱼正好趁机带着卫宫士郎出门参加聚会。
     出门前,夏川鱼犹豫了一下,想起的场静司的说的小麻烦,他没有穿和服,反而换了一套衣服。
     经过时间阵法的调整,如今他看上去总算长高了几分,有些少年的影子了,他换上黑色短衣,下身穿着葛色长裤,腰间用白色腰带系住,腰扣是一枚暖红色三勾玉盘扣,再披上白色外褂,对着镜子一照,夏川鱼反倒愣住了。
     这模样当真久违了,若是再将长发束起,倒是和暗部时期的他有些相似。
     猫又直勾勾的看着夏川鱼,半晌喵了一声。
     “真是好久没见你穿劲装了。”
     夏川鱼慢慢笑了,他道:“说起来猫又,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猫又想了想:“是在战场上吧,当时由木人刚晋升上忍,结果一上场就被你们木叶的大蛇丸揍飞了,如果我没记错,负责追击扫尾的就是你吧。”
     夏川鱼仔细回想了一下,失笑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没错,那时候我刚晋升为二大队的队长,正是树立威信的时候,你就送上门了。”
     猫又撇嘴:“除了后来被你砍断尾巴,其他几次对峙我都完好无缺!”
     比起天天被砍断触手的八尾牛鬼,猫又觉得自己能扯着由木人平安回家,已经很不错了。
     夏川鱼自然也想到这了这一点,他弹了弹外袍,突然心中又涌起一股意气风发来。
     人说岁月流逝,曾经的锐气和昂扬就会消失,因为拥有的越来越多,就会害怕失去,顾虑重重裹足不前,最终垂垂老矣,日暮西山,化为白骨一盒,埋于黄土之下,如风沙般消逝。
     夏川鱼走过了这么多岁月,心本已苍老,可现在仔细想想,老家那一大群人的日子精彩纷呈不需要他操心,真一待在尸魂界虽说有点危险,但死神的敌人不就是虚嘛,虚圈的老大蓝染被自己揍成猪头,蓝染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招惹真一。
     这个世界呢?
     好友麻仓好即将成为通灵王,人家都是地球之神了,还需要他操心?
     风鸟院花月?他倒是有个杀了全家的仇人,可那仇人是他弟弟夜半,花月平时吃穿用度的账单还是夜半报销的,夏川鱼真心不觉得风鸟院花月会有什么危险。
     卫宫士郎?这小子如今成长的越来越快,也有几分样子了,士郎平日不涉足魔道,虽然兼职除妖师,可有猫又盯着,肯定没生命危险。
     的场静司?那家伙还需要他来担心?不说他本身的实力和智力,的场一门本身就是一个庞然大物,纵然是大妖也不敢轻易招惹。
     ?呵呵,时间长河相隔,他也没法插手。
     伊莉雅?哦,对了,伊莉雅的问题算一个麻烦,不过在圣杯战争结束前,伊莉雅本身也不会有危险,毕竟爱因兹贝伦还指望着伊莉雅夺取圣杯呢。
     这么一想,夏川鱼发现其实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胡作非为啊!
     就在夏川鱼胡思乱想之际,卫宫士郎也出来了。
     他也换上了和服,还是和的场一门的小伙伴出任务时小伙伴帮他置办的。
     夏川鱼扫了一眼,突然笑了。
     说实话,卫宫士郎不适合穿和服,不过……
     夏川鱼道:“是时候给你弄把好弓了。”
     卫宫士郎摇摇头:“我有弓。”
     “不是你平时用的弓,也不是你用投影做的弓,而是魔法弓,类似于魔术宝具吧。”夏川鱼笑眯眯的道:“有了那种弓,当弓箭不够用时你可以凝聚魔力箭矢,很方便的。”
     卫宫士郎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会不会太麻烦了?”
     夏川鱼摇摇头,他想起了爱因兹贝伦和伊莉雅:“不麻烦,也许可以一劳永逸。”
     卫宫士郎挠头:“……其实比起弓,我倒是想要一把可以随时回收的剑。”
     夏川鱼一愣:“为什么?”
     “弓箭的话……真正的攻击点还是箭矢不是吗?就算弓再好,箭矢差的话也没什么威力,但如果弄一把好剑射出去,比一群普通箭矢更有攻击□□。”
     夏川鱼若有所思:“……唔,你这种想法也不错,我大致明白了。”
     只是作为射出去的箭矢的话,长刀就不行了,毕竟长刀刀脊都带一定弧度,而且还需要剑身自带强大的攻击力,这样配合着射速……
     恩?等等,便宜老爹曾经召唤出的saber好像有个不错的剑类宝具,誓约胜利之剑?这个怎么样?
     夏川鱼暗暗想,如果他召唤出saber只为她的剑……恐怕saber会一剑捅死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