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2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全力激活防护结界的爱因兹贝伦城堡相当恐怖。
     眼前的景色不再是铺天盖地风雪,而是各种色彩斑斓的魔法阵,平日里这些魔法阵隐藏在林间风雪内,而现在因为阵法激活,整片天空都被结界内各种魔法阵的色彩映得华丽斑斓。
     夏川鱼躲在麻仓好的结界内啧啧感慨:“该说不愧是爱因兹贝伦啊!”
     那些闪闪发光的魔法阵他只认识几个,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见。
     麻仓好正在全力运转巫力,他将自己和夏川鱼的灵魂以及能量伪装成两只小鸟,以应对时不时扫过来的魔力侦测,他的眼睛特别亮,棋逢对手,寂寞孤单无人能敌了千年的麻仓好这一刻锋利的像是出鞘的剑,粘稠庞大的巫力像是洪水流,在他身周咆哮激荡着,夏川鱼看着这样的麻仓好,心尖发颤。
     别误会,不是心动,而是生怕麻仓好一激动,就这么直接跳出去要和阿哈德单挑==
     幸好麻仓好还有理智,只是越发模拟周围环境,构建天衣无缝的结界,并没有进一步挑衅。
     爱因兹贝伦城堡内的仆从在风雪中来回搜寻,当她们找到夏川鱼和麻仓好所在之地时,夏川鱼双手结印,又开始用幻术扰乱侍女们的视线,在这些人造人仆从的眼中,这棵树上只有两只麻雀幼崽。
     其中一位女仆看着麻雀,她看了很久很久,久到麻仓好和夏川鱼以为露出破绽了,那位女仆突然对身边的伙伴道:“这两只麻雀真可怜,不知哪只母麻雀这么粗心大意,竟然从结界外飞了进来,还将幼崽留在这里。”
     另一个女仆道:“风雪这么大,想必很快就会死了吧。”
     最开始那位女仆突然跳上树,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抱住两只麻雀幼崽:“要不带回城堡里吧?”
     “阿哈德大人不会同意的。”
     夏川鱼死命戳麻仓好,麻仓好忙不迭丢出两张符箓,变成纸麻雀。
     俩人刚松一口气,就听女仆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杀了幼崽吧,活在这里就是罪。”
     “说的没错。”
     下一秒两只麻雀就被咔嚓了==
     麻仓好&夏川鱼:“……”
     夏川鱼扯着麻仓好紧急转移,好不容易躲开仆从的视线,麻仓好道:“我们怎么办?”
     “没有了麻雀还有松鼠,没有松鼠还有老鼠,一个个轮着来吧。”
     麻仓好:“……”
     好在爱因兹贝伦彻查后没发现入侵者踪迹,就将注意力放在结界外,城堡内的搜索反而松散了许多。
     就在此时,伊莉雅激活了那张纸。
     她拿着羽毛笔,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写着。
     【我是伊莉雅,你是谁?卫宫川?】
     夏川鱼高兴坏了,他连忙在另一张纸上回复。
     【是的,爸爸死前对你念念不忘,我修习魔术时间短,直到现在才略有所成,立刻就来找你。】
     通过麻仓好的分析,夏川鱼觉得伊莉雅肯定怨恨卫宫切嗣,所以他先给卫宫切嗣解释了几句。
     【爸爸之前来找你,但是阿哈德封锁了结界,他进不来,后来他受到圣杯诅咒,失去了魔力,再也找不到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不得不离开,但他一直想着你。】
     伊莉雅愣愣的看着这句话,泪水再一次簌簌落下,原来她并没有被切嗣抛弃吗?不过……
     【你骗人!切嗣明明背叛了爱因兹贝伦!】
     麻仓好看到这句话,不由得嗤笑:“看看,老家伙们的洗脑能力还是很强的。”
     夏川鱼胸有成竹:“这还不简单。”
     他提笔写道。
     【是啊,他背叛了爱因兹贝伦,可即便如此,他冒着被阿哈德杀死的危险,却还是想要回来见你。】
     【因为他爱你胜过他的生命啊!】
     伊莉雅死死的盯着这句话,泪流满面。
     夏川鱼得意的道:“如何?”
     这可是他安抚老家几个神经病的必杀技呢!
     麻仓好沉默良久才道:“这是真的?”正因为听到了夏川鱼的心音,他才要再确定一遍。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夏川鱼道:“自然是真的,我骗伊莉雅做什么?来之前我特意拜托人帮我查了父亲早年的飞机登乘记录,圣杯战争后父亲的确来过好几次。”
     麻仓好不再说话。
     深夜,就在阿哈德派人搜查附近林地时,夏川鱼和麻仓好已经登堂入室了。
     伊莉雅在自己的卧室里布了双层结界,只要夏川鱼和麻仓好呆在她的卧室里,就不会引起城堡内的警示。
     伊莉雅看看麻仓好,又看看夏川鱼:“另一个难不成是士郎?”
     夏川鱼咳嗽了一下,他指着麻仓好:“这是我的好朋友,实力高强,爱因兹贝伦可不是谁都能摸进来的,没有他帮忙,我可进不来。”
     顿了顿他道:“士郎的魔力很微弱,父亲没有传授他魔术,我只教了他一点皮毛,若无意外,他不会涉足另一个世界。”
     伊莉雅的目光从麻仓好转移到夏川鱼身上,之前匆匆一面她也没看清楚,现在总算看了个正脸。
     男孩比她高一点,黑色碎发落下,面容白皙,眼带笑意,穿着黑色紧身衣,背后背着一把长刀,正对着他笑。
     他笑起来很柔和,只是看着就觉得温暖,而此刻男孩正盯着她看,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绷带上时,长眉骤挑,眼中笑意消失不见,若锋利的剑一般露出凛冽寒光。
     夏川鱼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沉声道:“怎么回事?”
     伊莉雅怔怔得,她露出小小的笑容,脆生生的道:“没事的,伊莉雅没事的。”
     夏川鱼可不觉得女孩没事,他刚要开口,就听麻仓好突然道:“她的心脏位置有什么东西。”
     伊莉雅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小圣杯的载体?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戒备的看着麻仓好。
     麻仓好似笑非笑的道:“小圣杯?她是小圣杯的载体?那是什么?”
     夏川鱼面色陡变,他想起了卫宫切嗣留下的手稿,他的夫人爱丽斯菲尔是人造人,爱因兹贝伦联合另外两家制作圣杯,爱因兹贝伦家的冬之圣女成为圣杯祭品,卫宫切嗣最后关头突然背叛,冬木市的大火,和卫宫切嗣后来说过的话……
     “我曾经的梦想啊,想成为正义的使者,为世界带来和平。”
     而圣杯是什么?
     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许愿机。
     一切的一切突然连成一条线,凑成了第四次圣杯战争里的真实。
     卫宫切嗣和爱因兹贝伦合作谋取圣杯,爱因兹贝伦需求圣杯,卫宫切嗣想要通过圣杯许愿,但最后不知怎地造成了冬木市大火,卫宫切嗣放弃了圣杯,因而爱因兹贝伦才称卫宫切嗣为叛徒。
     而爱因兹贝伦拥有小圣杯,召唤大圣杯的可能性是御三家里最高的,圣杯战争五十年举行一次,伊莉雅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开始接受人造人改造,难不成……
     “圣杯战争,又快要开始了,对吗?”
     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为什么时钟塔想要获得他的抚养权,不仅仅是获取卫宫家的魔术资料,更多的是获得一枚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
     当然,既然是可以抛弃的棋子,争夺失败了也没什么。
     麻仓好看着卫宫川,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男孩所谓的整合了大陆所有特殊职业者并成为他们的王是什么概念。
     不过一瞬间,卫宫川的心里竟然可以闪过这么多念头,速度之快让他几乎都来不及听,种种凌乱的线索被瞬间整理出来,得出了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预言的结论。
     看看眼前女孩震惊的面容吧,她心里来来回回只一句话:他是怎么知道的?
     夏川鱼叹息不已。
     他看着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论如何,伊莉雅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孩子,她对爱因兹贝伦的感情很深厚,她想要参加圣杯战争,他没理由阻止。
     最后,他只得一句:“我对圣杯战争没兴趣,但是……伊莉雅,你是小圣杯,大圣杯和你有联系吧?”
     这种事情猜都能猜出来啊!
     夏川鱼看着伊莉雅:“你真的没关系吗?召唤大圣杯,实现爱因兹贝伦的夙愿,真的对你没关系吗?”
     他伸出双手压在伊莉雅的肩膀上:“我和爸爸一样,在我心中,你可比圣杯重要多了,伊莉雅,如果圣杯会危害到你,我宁愿毁掉圣杯。”
     如果说卫宫切嗣心中最重要的东西是正义,他会为了和平和安宁毁掉圣杯,那在夏川鱼看来,什么都不重要,除了人。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秽土转生?不好意思啊,那可是s级忍术,在这个世界里他无能为力,还不找麻仓好去和黄泉之主喝茶呢!
     伊莉雅看着夏川鱼,红色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最后她微笑起来,甜甜的,像是天使一样。
     “伊莉雅明白的,圣杯是爱因兹贝伦上千年的愿望,无数人造人姐姐们因此被制造出来,又因此而死亡,作为爱因兹贝伦家族人造人最高成就,获取圣杯,实现愿望,是我存在于世的目的。”
     夏川鱼皱眉,他有种敲晕了小丫头跑路的冲动。
     “以前伊莉雅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只能一个人去面对命运,但是……”女孩握住夏川鱼的手:“知道哥哥担心我,伊莉雅就觉得好开心。”
     “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