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90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的嘴炮成功的打击了麻仓好并改变了他的理想……这是不可能的。
     麻仓好执着了千年的梦想岂是夏川鱼说一说就能放弃的?所以最后麻仓好的回答也只是……
     “等我成了通灵王再说。”
     不真正的站在某个高度,不真正的感受到站在巅峰的滋味,有些事是永远都不会懂的。
     夏川鱼耸肩:“那我祝你马到成功。”
     这就是麻仓好最佩服夏川鱼的一点,对着可能会变成最强大敌人的人,夏川鱼也能发自内心的期待对方成功,因为他是如此希望遇到越来越多的对手和强者,然后放开一切厮杀一场,无关或许恢弘或许狭隘的理由和梦想,只是战个痛……
     说到战斗,麻仓好仔细打量了一下夏川鱼。
     “你的头发还没好吗?”
     夏川鱼挠了挠脑袋,他解除了幻术。
     如今他的头发经过好几次实验已经变得半黑半白,有长有短,解决的方法不是没有,不过……
     “你说我全弄成白的效果如何?”
     夏川鱼打了个响指,顿时头发变成了银白色。
     麻仓好噗的笑了:“少白头?我记得你那个哥哥很关心你吧。”
     夏川鱼耸肩,如果士郎看到他一头白发,恐怕会内疚死,以为他是呕心沥血画漫画养家才成少白头的吧?
     “所以还是变成黑色?”夏川鱼捏着自己的头发:“那要用时间倒流魔术才行,还有一个月开学,等快开学了再说吧。”
     麻仓好笑了笑,他悠悠的盯着夏川鱼,突然道:“叶也参加了通灵王比赛。”
     ……哦,对了,麻仓好也有个弟弟。
     夏川鱼想起住在自己家里那对风鸟院家兄弟的破烂事,此刻再看麻仓好,顿时觉得麻仓好和他弟弟麻仓叶的关系真是太甜了。
     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有什么误解,更没有什么敌对目标……咦,等等。
     想到这里,夏川鱼突然道:“你弟弟的目标也是通灵王?”
     麻仓好笑眯眯的:“是啊,叶也想当通灵王呢。”
     “这就对了嘛,毕竟他是你的半身啊,你执着了这么久的目标,怎么可能放弃?”
     这句话麻仓好爱听,他笑道:“还有个原因,叶有个未婚妻。”
     夏川鱼算了算:“……哦,你今年十四岁了,那你弟弟也这个年纪吧?他未婚妻多大?有14岁吗?”
     “当然,他们同岁。”
     “那明年就能结婚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又看了那么多个世界,夏川鱼对于婚姻观念异常广博,在他看来,只要相爱就能结为伴侣,其他一切不是问题。
     麻仓好一愣,他看了夏川鱼一眼,挑眉道:“我以为你……”
     夏川鱼抬头:“怎么了?”
     麻仓好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现在女性结婚的时间越来越晚,我以为……”
     夏川鱼耸肩:“只要女孩愿意,年龄根本不是问题,而且这是你弟弟和他小未婚妻的事……话说为什么你对你弟弟的未婚妻这么关注?”
     麻仓好微微一笑:“因为安娜——她叫恐山安娜,是个市子——因为安娜说了,将来只嫁给通灵王。”
     夏川鱼失笑:“你想太多了,女孩子这样说是为了激励自己喜欢的男孩,而不是真的要嫁给通灵王。”
     “叶是我的半身,等我将叶的灵魂融入后,安娜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夏川鱼嘴角抽搐,他张张嘴,最终只说了一句……
     “你这种态度去追女孩子,小心被人扇耳光。”
     麻仓好哼了一声,浑不在意。
     “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你去帮我看看叶的水平如何。”
     “………………”夏川鱼无奈的丢开笔,他还有不少补习作业啊:“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麻仓好别过脸:“我上次去出云,就是因为这个被麻仓叶明设计埋伏,差点真的去轮回。”
     夏川鱼想起来了,之前猫又还拿这事当笑料说给他听呢。
     夏川鱼瞅瞅麻仓好那郁闷的小表情,最终道:“……好吧,作为你的好友,你的弟弟也是我弟弟,我去看看麻仓叶怎么样,回头录像给你看。”
     麻仓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那么告诉我麻仓叶的比赛时间和地点。”
     麻仓好立刻道:“第一场比赛已经过了,他打赢了第一场,你帮我去看看第二场,时间就在下下周,地点是某个墓园,具体地址回头我发给你。”
     夏川鱼点点头,他若有所思:“……墓园啊。”
     或者他以要为自家老爹考察墓园为理由去观战?
     “比赛具体时间呢?白天打?”
     “当然是半夜。”
     “……啧,半夜啊,难道我半夜去扫墓?”
     麻仓好耸肩:“随你,录好了告诉我啊。”
     “唔,我知道了。”
     “我找到了。”卫宫士郎这天兴奋的对夏川鱼道:“日暮爷爷推荐了一家不错的庙。”
     “……庙?不是神社?”夏川鱼有些惊讶:“在哪里?”
     “在熊本县八原附近的山林里。”卫宫士郎挠挠头:“据说那家庙宇很清冷,几乎没人去,香火寡淡,但是主持人很好,周围全是山林,是个不错的清修之地。”
     风鸟院花月听后微微蹙眉:“……有点远啊。”
     卫宫士郎闻言有些气馁,夏川鱼看了卫宫士郎一眼,对花月道:“远才安全啊……说起来八原的话,我有认识的朋友就在八原,要不我们这两天一起去八原看一看?”
     风鸟院花月闻言精神一振:“你说的没错,如今安全最重要。”
     卫宫士郎眼睛一亮:“那就先暂定这一家了?”
     夏川鱼若有所思的道:“说起来八原的话……我记得的场一门在八原有个别院,这样的话将来你去祭拜也有借口了,对外就说陪着我回老家,省的被有心人发现端倪。”
     风鸟院花月听后终于点头:“好,那我去订明天的机票。”
     卫宫士郎听后心情特别好,风鸟院花月平日对他颇为照顾,能为花月先生做些什么,士郎心里很高兴,而且这可是小川第一次真正拜托他帮忙,这是不是说明在弟弟心里,他这个哥哥也开始可靠起来了呢?
     唔,要再接再厉呀!
     卫宫士郎给自己打气,自从新年回老家见到了间桐慎二,见到了远坂凛,卫宫士郎才真切的体会到魔术世家里的残酷和悲哀,只是因为没有魔术天赋,就被家族抛弃排斥,最可悲的是这种孤立和漠视还来自于自己的亲人。
     魔术世家中,为了魔术传承,不管做什么都是正确的,远坂凛对于自己的妹妹视如陌路,慎二的悲哀和痛苦,间桐樱的沉默和顺从……现在想想,小川自始至终都没说过什么,只要自己提出要求,他就会尽可能满足,这样的弟弟……卫宫士郎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跟随日暮戈薇学习弓道也有一年了,卫宫士郎连续参加了夏天和冬天的全国弓道大赛,他几乎从没遇到过敌手,原因很简单,因为日暮戈薇的弓是真正的降魔弓,用于杀伐的弓又怎么可能输给礼射?
     别看日暮戈薇年轻,可她的实力却极为强悍,最起码卫宫士郎努力了这么久,依旧无法在移动弓射中打赢这位老师,用师公犬夜叉的话来说,就是他的弓上没有杀气。
     “别小看戈薇哦!她可是真正在杀戮之中走出来的哦!”说到这句话时银发犬妖得意极了:“虽然那个女人有时候挺蠢挺天真的,可是她的箭……打中的话相当相当痛啊。”
     卫宫士郎渴望到达这样的境界,他想要变得更强。
     “实践?”夏川鱼坐在飞机上,三人一排,花月坐在走廊最外面,士郎坐在中间,夏川鱼靠窗,他歪歪头:“你的弓道已经可以降妖除魔了?”
     风鸟院花月听后挑眉:“士郎的弓道这么厉害了?往日只看到你的剑道,这样说来你的剑道还差很多哦。”
     卫宫士郎不好意思的道:“因为弓道方面有专业的老师指导,剑道的话……我只跟着父亲学了一些,小川虽然会剑道,但他挺忙的,所以我的剑道是自学,当然没有弓用的好。”
     夏川鱼闻言顿时心虚了,花月惊讶的道:“小川不是魔术师吗?还会剑道?”
     夏川鱼咳嗽了一下:“啊,父亲曾教过一些……对了,如果你真的要进行弓道实践,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个老师。”
     卫宫士郎静静的看着夏川鱼,有些沮丧:“……小川认识的人真多。”顿了顿,他道:“我是不是很没用?”
     夏川鱼拍了拍卫宫士郎的肩膀:“谁说的?你要真没用,我和花月先生为什么坐在飞机上?不正是因为相信你,才启程去八原的吗?”
     花月微笑着道:“是啊,你没必要沮丧,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卫宫士郎握拳,他道:“恩,我会继续努力的。”
     夏川鱼道:“你要是想帮我……那就帮我分担一点工作吧。”
     卫宫士郎的眼睛立刻亮亮的。
     “什么工作?”
     风鸟院花月皱眉,他有些不赞同,士郎还这么小……不过随即他想起自己,又哑然了。
     “我的监护权在的场一门手中,换而言之我其实受到的场一门的庇护,才能如此悠哉的过日子,为了回报这种庇护,我也需要出任务。”夏川鱼道:“这些任务有大有小,我和静司说一下,让你从简单的练起,如何?”
     卫宫士郎激动坏了,正要答应呢,花月先道:“往日是你去做任务吗?”
     一边做任务还能一边连载漫画?
     “当然不是。”夏川鱼眨眨眼:“你没发现我们家的猫失踪很久了吗?”
     风鸟院花月&卫宫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