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83章
最快更新繁星 !
    解决了分/身带来的麻烦后,夏川鱼疲惫不已,他扛着昏迷的卫宫士郎,没好气的对猫又道:“去将士郎放进床上。”
     猫又喵了一声,身体周围飘出一抹黑色烟云,托起卫宫士郎就窜了。
     夏川鱼关上门,走进实际上阔别了一年半的家后,他长出一口气。
     总算回来了。
     他缓步走到隔壁的工作室,推开门进去,房间里空荡荡的,往日在这里奋笔疾书的式神早已消失不见。
     夏川鱼四处扫了一眼,最终走到某个书柜前,他抽出最下层的柜子,里面有个暗格,夏川鱼小拇指一抖就解除了上面的封印阵,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卷轴。
     夏川鱼眼神微黯,他取出卷轴,卷轴上有暗记,正是他的分/身留下的卷轴。
     卷轴上夏精分说他最初完全没想到会将加贺清光的灵光吞噬,当时猫又不在,他唯一能商量的人只有加贺清光和卫宫士郎,卫宫士郎还是个孩子,夏精分别无选择,只能天天和加贺清光腻在一起。
     加贺清光体内有本体留下的力量,夏精分觉得亲切,两人呆的时间长了,夏精分本能的需要力量支撑身体,不知不觉中就吸收着加贺清光的力量,等他反应过来时,加贺清光已经慢慢陷入了沉睡,清醒时间少得可怜。
     与此同时夏精分也发现自己不对劲,他是本体的分/身,可某些时候却又会被某种情绪影响,变得奇怪起来,恰好在这个时候猫又回来了,鉴于猫又和本体之间的契约,夏精分就选择相信猫又,拜托猫又解决问题。
     猫又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塞给了他一团黄泉土==
     慢慢的夏精分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索性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写成卷轴并封印起来,给平日兢兢业业画漫画的黑条式神放假,反正最后本体送来的漫画完成度很高,背景方面不需要式神再补充。
     他不知道猫又抱着什么心思塞给他问题多多的黄泉土,夏精分在最后做了两件事,写信给黑鸟院夜半,并以此为借口支走猫又,然后……让卫宫士郎离开,远远的离开,去找本体。
     然后他的意识就化为一股精纯的力量,被变异的邪灵吞噬了。
     看到这里,夏川鱼深深叹息,同时他心生骄傲。
     在被算计后还布局摆了猫又一道,做好一切后干脆消失,这才是他的分/身。
     收起卷轴,他的目光落在了暗格里,暗格里留了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夏精分,他穿着白色t恤和黄色大裤衩,头上绑着一条fighting的白布条,嘴上叼着一根蘸水笔,一手拿刀一手拿少年jump,他灿烂的笑着。
     他说:一定要此生无憾啊!
     夏川鱼愣愣的,他伸手轻轻抚摸着画面,喃喃道:“当然啊,我夏川鱼无论何时都当无怨无悔,绝不留下任何遗憾。”
     他郑重的收起这幅画,小心翼翼的保存了起来。
     这是他对他的祝福。
     夏川鱼拿到了分/身留给他的日记本,快速翻阅后算是基本掌握了半年来发生的事。
     他仔细翻阅了黑鸟院夜半留下的信笺,沉吟片刻,他给夜半写信说已经解决了自己的小问题,可以让花月回来了。
     分/身对风鸟院花月的评价相当高,如果此人真的不错,也许可以让他帮忙教导士郎。
     顺便还可以让猫又去盯着花月,给那只该死的猫找点事做。
     至于半个月后的考试……夏川鱼满头黑线,是啊,他完全忘记要考试这件事了,以前都是分/身去上课顺便考试,一时半会他不想用分/身术,就需要他亲自去参加考试。
     哦对了他还断腿呢!
     再等等,夏川鱼突然想到□□之前还订了轮船票准备去跳海,他忙不迭上网将船票取消,取消后他又想起一件事来。
     他回到过去改变了十八世纪的意大利西西里岛格局,那意大利的历史会发生改变吗?彭格列能流传下来吗?
     不,彭格列必然还存在,否则女神的神性不会恢复清冽。
     夏川鱼鬼使神差的查询彭格列……好吧,网上什么消息都没有。
     夏川鱼犹豫了一下,在查看了账户里还有钱后,他找出之前卫宫切嗣留下的渠道,下了一个查询意大利黑手党整体资料的单子。
     对方反应很快,或者说情报贩子大部分都是夜行生物,而且夏川鱼要的是笼统资料,所以对方速度很快,十分钟就将东西邮件过来了。
     夏川鱼一目十行的扫过这些情报,居然没发现彭格列家族!?
     他愣愣的,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女神那模样明显是成功的,可为什么彭格列没有流传下来?
     夏川鱼冷不丁想起女神最后说的话,祂还有事找他……
     真是麻烦。
     他叹了口气,这日子真糟心,说到底都是猫又惹的祸,要不是它那旺盛的好奇心被女神发现,这一连串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夏川鱼微微眯眼,也许他该给猫又找点事做,省的天天动小心思。
     窗外,天色微曦,夏川鱼起身伸了个懒腰,他去浴室泡了个澡,发消息给跑到日暮家度假的俩黑条式神,让他们回来继续干活。
     站在阳台上,迎着初升的照样,夏川鱼给的场静司打电话。
     “早安。”
     的场静司的声音远远传来:“回来了?”
     夏川鱼笑了:“啊,回来了,旅行很刺激,我这次见到了神灵呢。”
     的场静司呵呵:“为了见神灵,命都不要了?”
     夏川鱼莞尔:“这可不是我的本意,真的是意外。”
     “上次你给我送的指骨手链,你也说是个意外。”
     夏川鱼歪歪头:“好吧,我的信誉岌岌可危,不过……静司,谢谢你。”
     没有的场一门的帮忙,他的漫画早开天窗了,学校方面也会出问题。
     的场静司冷哼了一声,语气缓和下来,他慢吞吞道:“对了,你是不是认了个小徒弟?”
     夏川鱼一愣,哇塞的场静司这么厉害,居然知道他收了当徒弟……额,不对,的场静司指的应该是夏目?
     对了,夏目贵志!
     ……分/身有记得定时给夏目贵志写信吗?
     夏川鱼干巴巴的道:“啊,是有一个,最初我去找麻仓叶王的麻烦时,遇到了一个有妖力的少年,叫夏目贵志,怎么?你遇到他了?”
     的场静司意味不明起来:“果然是你的人?他的能力很不错,非常不错。”
     夏川鱼得意道:“那是,我的眼光一向很好。”
     的场静司道:“我看上他了,让给我怎么样?”
     夏川鱼道:“这要让他自己选择,如果他是以自身意志做出的决定,我不会阻拦。”
     的场静司轻笑起来:“好,我知道了。”顿了顿,他道:“你今年不打算回来了?”
     夏川鱼嘴角抽了抽:“先让我安然度过期末考试吧,考试完没事了我会回去一趟。”
     的场静司失笑,他不怀好意的道:“需要我支援你一个会考试的式神吗?”
     夏川鱼满头黑线:“不用了,以我的能力,及格还是没问题的!”
     他干脆的挂了电话。
     “你的假人呢?”
     卫宫士郎起来后震惊的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东京老家,不由得傻眼了。
     他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却没发现假人,不由得问夏川鱼:“他之前说自己要消失了,难道我们来晚了吗?”
     夏川鱼坐在饭桌前,正在恶劣的玩着猫又的两只尾巴,猫又敢怒不敢言,可怜兮兮的卖萌。
     听到卫宫士郎的疑惑,夏川鱼道:“我已经满足他的愿望了。”
     “那……人呢?”
     夏川鱼奇怪的看着卫宫士郎:“当然送他去转生了啊!他不是想要真正的诞生于世吗?我又不是孕妇,可生不出来啊!”
     “……………………”卫宫士郎被忽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晌才道:“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夏川鱼淡淡的道:“不知道,也许能,也许不能。”
     走过六道轮回,不知道分/身的记忆还能残留多少,最大的可能是被黄泉水会洗去分/身的一切记忆,成为一个真正的普通人,从婴儿开始慢慢长大,最后死亡。
     虽然平淡,却足够幸福。
     日子重归平静,夏川鱼趁着休刊埋头苦读。
     然并卵,他空白了一年半,一时半会很难重新化身学霸,只能死记硬背,先保证自己能及格再说。
     吉田幸司上门了,然后表情一片空白。
     “你的腿好了?”
     夏川鱼盘腿坐在桌前奋笔疾书。
     “嗯,我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医疗忍者,对方用了三忍之一的纲手大人的强力忍术,将我治好了。”
     吉田幸司:“……………………………………”
     纲手是谁?等等三忍之一?哇塞设定都这么靠后了等等这不是重点!
     他慢了半拍,才一蹦三尺高:“你当我是傻子吗?”
     夏川鱼很无赖的道:“反正我的腿好了,下周我去参加期末考试,诺,这是最新的稿子,至于后面的故事我已经想好了,回头再说。”
     吉田幸司的怒火顿时卡住,他气呼呼的接过稿子,速度看完后变得若有所思。
     “中忍考试这一卷……你是不是打算再来个大故事?”
     “那是当然的,会牵扯很多东西,比川之国的任务还要大哦!”
     夏川鱼露出得意的微笑:“这个故事估计要画一年多吧。”
     吉田幸司傻眼了:“等等,你的漫画已经开始出动画企划了,如果一个大故事画一年半,很快动画制作的进度就会超前啊!”
     夏川鱼随口道:“那就先将川之国的任务做成季番动画吧,十二集不够了就二十四集。”
     吉田幸司皱眉:“也罢,我回去再和编辑长商量一下。”
     吉田幸司走后,夏川鱼放下作业本,叼着笔,开始沉思起来。
     中忍考试……故事内容要如何安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