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82章
最快更新繁星 !
    许是见到夏川鱼回来,卫宫士郎一直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松缓下来,下一秒他就眼一闭昏过去了。
     夏川鱼抬手接住卫宫士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低头看着信笺,表情莫测。
     麻仓好此刻反而不着急离开了,他意味深长的道:“你确定要分裂灵魂吗?”
     夏川鱼沉默良久才道:“你知道什么是分/身术吗?”
     麻仓好道:“愿闻其详。”
     “□□术是施术者一部分力量的延伸,类似于阴阳道里的纸人。”
     麻仓好一愣:“既然如此,那么你留下的假人就不可能产生【自我】这种意识。”
     否则他用了那么多年,早就弄出一大堆麻仓好一二三四五啦!
     夏川鱼抖了抖信笺:“好,如果你将自己的意识附在纸人上对敌,你会下跪并卑微的祈求他人吗?”
     麻仓好斩钉截铁:“绝对不会!!”
     夏川鱼喃喃道:“是啊,如果真的是我,是绝对不会写这封信的。”
     他只会一个人想方设法背负一切,一如当年还是暗部队长时,宁愿独自面对所有危险和质疑,也不会将无辜的人卷进来。
     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独自一人跑到比良坂,道反石后就是黄泉国,也许士郎就被黄泉国内的鬼怪吞了呢?
     那个分/身真的没想到这一点吗?不,它肯定想到了,然而它依旧这样做了。
     那么,它就绝对不是他。
     夏川鱼道:“我曾说过,如今我和伊莉雅有些相似,灵魂进入了一个躯壳,使用的全是灵魂力量,所以分出的分/身里具有我的灵魂之力。”
     麻仓好失笑:“你在开玩笑嘛?灵魂之力和灵魂,不,和魂魄完全是两码事。”
     夏川鱼叹了口气:“是啊,我留下的只是纯粹的力量,按理说是不可能诞生【自我】,除非有这个分/身吞噬了其他完整的灵魂。”
     他伸手,从卫宫士郎怀里抽出了加贺清光。
     夏川鱼的神色有些悲伤:“好,这上面的灵魂是不是消失不见了?”
     麻仓好接过加贺清光,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在加贺清光上划过,半晌,他摇摇头:“灵光已经彻底消失了,说起来你这把刀的铸造材料一般,之所以能孕育出灵魂,还是因为这把刀曾随着它上一任主人厮杀,饱含戾气,后来又被人用妖怪的血重新锻造,才能让我引出灵。”
     夏川鱼轻声道:“我离开前封印了一股力量在加贺清光体内。”
     麻仓好了然:“原来如此,同源吞噬吗?”
     夏川鱼心情复杂极了:“算了,不说那么多,出云比较危险,我们先离开。”
     他用飞雷神之术带着麻仓好和卫宫士郎离开出云,回到东京。
     麻仓好准备离开,离开前他又一次道:“我和叶同样是千年前麻仓叶王的转生,但是唯有我才有资格说我是麻仓叶王。”
     他定定的看着夏川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即便我转世成双胞胎,可叶只拥有我的灵魂力量,而非魂魄,我的力量太过强大,魂魄沉睡,多余的力量甚至无法被容纳进一个身体,母体不得不再多诞生一个弟弟,所以我才转生成了双胞胎。”
     夏川鱼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灵魂始终如一,所以才能追求更高的境界。”麻仓好劝诫夏川鱼,他不想看着自己的朋友来日魂飞魄散:“你不要因为对加贺清光的愧疚,转而试图分裂自己的魂魄给那个【自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顿了顿,麻仓好索性道:“就算你不后悔,我也会让你后悔的。”
     夏川鱼听后不由自主的笑了,他轻声道:“谢谢你,好。”
     麻仓好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麻仓好刚走,猫又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灵巧的跳到夏川鱼的肩头。
     “哟,许久不见。”
     夏川鱼看了猫又一眼:“发生了什么事?”
     “你留下的分/身发生了变异。”猫又立刻道:“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分/身了。”
     “什么意思?”
     “这要问打造加贺清光时的妖怪之血了。”猫又道:“那妖怪之血里怨气冲天,往日依靠着加贺清光本身的杀戮之气压制,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分/身术……”
     夏川鱼抿唇:“分/身术是利用施术者的查克拉攻击,一旦查克拉不足,分/身会自动消失。”
     猫又道:“很显然你那个分/身相当尽职,为了帮你看场子,尽可能延长存在时间,作为同源力量,他又天天抱着加贺清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
     夏川鱼幽幽的盯着猫又。
     猫又摇了摇尾巴:“我看过了,他的灵魂很复杂,如今支撑那个躯壳的,是你的时间禁锢魔术、你的思维逻辑、妖怪的怨气以及黄泉土中无数白骨的求生本能。”
     “黄泉土?”夏川鱼狐疑的盯着猫又:“那是什么东西?”
     “女神宫殿前的土,积累了无数年白骨、充斥着死亡之力的土地,站在黄泉土上就能得到女神的庇护,你那个分/身为了不消失,为了努力活着可是乖乖呆在黄泉土上呢。”猫又桀桀笑了:“看我聪明吧?”
     夏川鱼磨牙,他总算明白麻仓好为什么对猫又这种生物有那么大的意见了。
     猫又简直就是一根搅屎棍,到处惹事不说还喜欢捣乱!
     许是发现夏川鱼的眼神异常不善,猫又又忙不迭道:“对了,你打算怎么做?我可是对那个分\身说了,伟大的五代大人一定会放弃神之庇护,祈求女神给他弄个身体的!”
     夏川鱼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他抬手掐住猫又的脖子开始死命的摇:“你个小混蛋!要不是你瞎撺掇又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
     猫又立刻喊冤:“我没撺掇!是他自己想这么做的,我今天才知道你哥哥离开东京去出云了。”
     “那要你何用?”
     “我去盯着黑鸟院夜半啊!”
     “你盯着他干嘛?”
     “一个多月前黑鸟院夜半突然来信,说他哥哥离开无限城了,希望你照顾一下他的哥哥,还随信附上了一张支票,如果我们拒绝也许黑鸟院夜半就会亲自来找你。”
     猫又发觉掐着它的力道变轻了,立刻轻微扭动身体,摆了一个更加可怜的姿势,翠绿色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眼睛里还蒙上了一层水雾,像是下一秒就哭出来似的。
     “我们不得不同意让风鸟院花月住进来,幸好风鸟院花月是个不错的人,他和你哥哥相处的还不错,只是分\身的状况越来越差,几乎要透明了,所以我们写信给黑鸟院夜半让他将他哥哥先引出去几天。”
     猫又可怜兮兮的道:“为了你的秘密和你哥哥的安全,我总要确认一下花月的行踪和夜半的想法啊。”
     夏川鱼心中怒气未消,不过神色已经和缓下来。
     “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我在分\身上刻画了时间魔术,即便到时候□□的意识消失,身体也不会消失,直接装作无原因昏迷就行了。”
     猫又乖巧的道:“可是分\身想要告诉你这段时间的信息啊,他如果消失了,你岂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也一样啊。”夏川鱼没好气的道:“就算我解除了分\身术,那家伙也不会立刻消失,我也无法知道事情经过。”
     夏川鱼了解了大概情况,他带着卫宫士郎和猫又直接飞雷神回家。
     站在自家大门口,猫又冷不丁问:“你打算泯灭掉那股意识吗?”
     夏川鱼不置可否:“我要先看看。”
     他推门回家,一进门就看到门厅旁跪坐着一个透明的人影,那个人影看上去和他极为相似,却又不同。
     夏川鱼的表情瞬间变了。
     他喃喃道:“……阿四。”
     夏川鱼曾有个弟弟,名叫夏四,他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阿四了,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被一个拥有他全部记忆的分\身变幻出夏四的模样。
     夏川鱼心中升起一股愤怒,同时眼神变得冰冷,不复之前的犹豫。
     “你知道变成最重要的人没用,所以才变成我最愧疚的人吗?”夏川鱼道:“其实你变成旗木塑茂,我或者会更愧疚,只可惜……我虽然觉得对不起阿四,不过现在想想,他其实很幸福吧。”
     猫又大声道:“五代你小心!这家伙已经开始变异了。”
     “我知道。”夏川鱼没好气的道:“黄泉之土甚至可以污秽伊邪那美命女神,你特么的是脑子进水了居然将黄泉土放在这家伙脚下?”
     猫又舔了舔爪子,它心虚道:“我没想那么多嘛。”
     它怎么可能不知道黄泉土可以禁锢污染夏精分?
     猫又微笑起来,先给与希望,再污染其根源,变异成邪灵,五代定不会允许它降生,希望被破灭后这股邪灵会更加甘醇美味。
     这可比猫罐头好吃多了=v=
     人影发现计谋失败,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股黑红色的气,它咆哮着冲向夏川鱼。
     猫又激动极了,开饭啦!
     它英勇无比的冲上前,大喊道:“休想伤害我的主人!”
     哪想到下一秒夏川鱼抬手拍飞猫又,他伸出手,掌心闪烁着金色的沙漏倒影。
     “吞噬了我的力量之灵,时间将洗去一切污秽和黑暗,回到一切还未开始的点吧。”
     “时之曲:神谕!”
     庞大澎湃的力量透体而出,神无镜陡然绽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辉,本是漆黑的夜晚,此刻却明亮如白日,与此同时一尊黑暗深沉的力量也笼罩着夏川鱼,天上的月光都好像黯淡了几分。
     强大的力量冲击着邪灵,却并未将对方消灭,时间的玄妙洗去了邪灵身上的污秽之气,露出了最初最本质的灵魂之光。
     那是一个全新的灵魂,加贺清光的记忆,有夏川鱼的记忆,有妖怪之血的记忆,有黄泉土内无数白骨的记忆,但这些都只是记忆,记忆化为本能,忘记了因果,只留下了淡淡的影子。
     它看着夏川鱼,脱口而出:爸爸。
     夏川鱼微笑起来。
     猫又傻眼了。
     那团光绕着夏川鱼飞了许久,亲切的蹭着夏川鱼的脸颊,最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猫又可怜巴巴的看着煮熟的鸭子飞掉,整只猫都不好了。
     “……它去投胎了?”
     夏川鱼看着夜空中那一点光,长出一口气。
     “是啊,愿他今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