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79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精分内心挺忐忑,他问身边的猫又。
     “我和本体像吗?”见那个风鸟院花月不会穿帮吧?
     猫又没好气的道:“你到底是不是五代的分\身?”有这么怂的影分i身吗?
     夏精分撇嘴:“如果我砰的一声消失了,编辑会疯掉的。”
     猫又翻了个白眼:“有存稿他疯什么?”
     夏精分一愣:“是哦,那我就是消失也没问题了……等等,万一本体一个月后还没回来呢?”
     猫又道:“没回来又如何?”
     夏精分深沉脸:“该期末考试了。”
     “……”
     猫又那张可爱的猫脸微微扭曲了一下,等等啊,五代在意大利天天画漫画,他有没有记得复习国文数学?
     貌似……没有吧?
     或者说它就没在五代的卷轴堆里看到课本这种东西。
     猫又呵呵:“没事,我们要相信五代大人是万能的。”
     夏精分:“……”
     就在两人斗嘴之时,突然隔壁传来了动静,看样子是卫宫士郎将风鸟院花月带回来了。
     夏精分立刻神色一变,他变得专注认真,就像是完全没听到隔壁的动静一样,依旧埋头苦画,猫又嗖一下窜出门,跑到了前面的客厅。
     门厅处,卫宫士郎将风鸟院花月请进屋:“请进。”
     花月笑着扫了一眼,他发现房间很整洁,看样子经常有人打扫,居家摆设布置的很温馨,不过只有男孩一个人吗?
     “我回来了,小川?”卫宫士郎放下书包,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弟弟估计还在隔壁工作,还请稍等等。”
     风鸟院花月摆摆手:“没关系。”
     他仔细感知了一下,没发现危险,房间角落里放着郁郁葱葱的盆栽,家居摆设都偏向柔和,布艺沙发上还摆放着一个大大的□□。
     一只黑猫喵了一声,软软的身体靠了过来,风鸟院花月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他笑着对身边的卫宫士郎道:“你们家的猫一点也不怕生呢。”
     卫宫士郎挠挠头:“这是小川养的黑喵,我都叫它小黑,平日里经常出去乱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又回来。”
     风鸟院花月轻声道:“我能抱一抱吗?”
     “可以啊,小黑很乖的。”
     风鸟院花月闻言弯下腰,抱起这只黑色的喵,黑喵软软的喵了一声,翠绿色的眸子像是水润过,萌萌哒!
     花月轻笑起来,他点点黑猫的鼻尖,轻声道:“真乖。”
     看着这只异常乖巧的猫咪,花月无端想起上午见到的那只黑色幼猫,似乎和这只猫长的很类似呢,不过那只小猫可没面前这只大。
     卫宫士郎跑到隔壁房间看了看夏精分,就见夏精分竖起拇指表示一切ok,于是卫宫士郎又跑回来,他道:“不好意思,我弟弟之前骨折了不能出来,他现在工作告一段落,麻烦您跟我到工作室吧,就在这里。”
     他带着风鸟院花月来到另一边的工作室,一进去满是书架,花月惊讶的道:“都是……漫画书?”
     “啊,因为小川是个漫画家啊。”
     夏精分坐在大大的工作台后,他露出笑容:“哟,你好,我是卫宫川。”
     风鸟院花月一愣,眼前的男孩造型……很诡异,不说那杀马特的半黑半白一边长一边短的头发,就看男孩一只脚上打着石膏,直直的横在那,另一只脚上还固定在旁边的架子上,缠满了绷带,整体造型非常后现代化。
     男孩咧嘴一笑:“之前滑雪不小心撞到了树,然后嗖嗖嗖~就变成这样了。”
     直到此刻风鸟院花月的心彻底落进肚子里,男孩身上的确有股诡异的气,不过男孩的眼神很坦然,看上去……这才多大?有十岁吗?应该不是陷阱。
     风鸟院花月干巴巴道:“哦……”
     男孩挠挠头,从旁边的抽屉里摸出笔记本,他直接联系了笕十兵卫。
     “十兵卫,你要和花月说话吗?”
     笕十兵卫表示他暂时不想搭理花月,谁让小伙伴就那么追着雷帝跑了,他心塞!
     男孩可怜巴巴的道:“和他说句话吧,好歹证明一下咱们俩的确认识啊!”
     随即男孩将笔记本折过来放在花月面前,风鸟院花月惊讶的发现面前是个视频聊天界面,就看到对面笕十兵卫板着脸道:“这小子很好很不错。”
     话说完,他咔嚓关闭了视频。
     风鸟院花月的眼睛微微睁大,随即露出了一个异常温暖的笑容。
     那笑容美极了。
     猫又立刻伸出两只爪子捂脸,心里默念我喜欢母猫我喜欢母猫我不喜欢男人不喜欢男人……
     卫宫士郎的脸不争气的红成蕃茄。
     夏精分心里啧啧,面上不动声色:“别看十兵卫绷着脸啦,其实他很关心你呢,还问我你最近过的好不好,住得怎么样,缺钱不……”
     风鸟院花月的神色更加柔软了,原来十兵卫嘴上不说,却早早就联系了外面的朋友照顾他啊。
     夏精分可着劲忽悠:“你也看到了,我们家呢只有我和哥哥两人,我们的监护人住在东京另一头,平时也不过来,我们家房子多,你要是没地方住了,不如住我家?”
     风鸟院花月一愣:“这个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夏精分再接再厉:“我和十兵卫认识很久了,我相信他的眼光,再说了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嘛,有麻烦了帮一把没什么,如果你觉得介意的话……你看,我的腿还要养好久,家里只靠哥哥忙里忙外,很是辛苦,你若是能帮把手就再好不过了,最起码哥哥开家长会,你也能去撑撑门面呀。”
     说到这里,夏精分冷不丁道:“啊呀,冒昧问一下,你成年了吗?能开家长会吗?”
     风鸟院花月听到这里眸色柔和下来,他微笑起来:“我平日出门不规律,不会打扰你们吗?”
     夏精分一摆手:“没关系,我骨折嘛,天天在家,你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风鸟院花月沉吟道:“好吧,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冒昧打扰了。”
     夏精分满面笑容:“不打扰不打扰,士郎做饭可好吃啦,你有口福呢!”
     卫宫士郎眨眨眼,他瞪着夏精分:“行了,今天工作做完了?做完了就休息一会,别老是坐在椅子上。”
     夏精分立刻道:“还差一些,你先去忙吧。”
     卫宫士郎点点头,起身离开。
     夏精分嘟囔道:“哥哥真是麻烦,天天盯着我。”
     风鸟院花月笑道:“他这是关心你啊。”
     夏精分振作起来,露出大大的笑容:“恩,你说的对,说起来……你呢?你有哥哥弟弟吗?”
     风鸟院花月的神色立刻黯淡下来:“……不,我家里的人都去世了。”
     夏精分暗地里翻个白眼,妈蛋,那黑鸟院夜半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面上满是歉意:“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风鸟院摇摇头,表示不介意:“我本来就没有兄弟姐妹,除了……”花月叹了口气:“我小时候有个弟弟,可惜出生没多久夭折了。”
     夏精分飞速思考起来,夭折的弟弟?难不成就是黑鸟院夜半?那为什么他们姓氏不一样?
     今天刚认识,此刻不是套话的好时候,夏精分略过这个话题。
     “这个……我和士郎也不是亲兄弟呢。”男孩挠挠头:“十年前冬木市大火,我和士郎是那场大火后遗留的孤儿,养父在火场中救了我和哥哥,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觉得他们是我最棒的亲人。”
     风鸟院花月看着男孩绞尽脑汁的安慰他,心里偎贴极了。
     “谢谢,事情已经过去很久,而且弟弟夭折时我还小,你若是不提起我都忘记了。”
     听到这里,夏精分立刻给黑鸟院夜半点蜡,真苦逼,这位哥哥都要将便宜弟弟忘记了呢。
     就在此时,卫宫士郎推门进来:“风鸟院先生?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小川,你们以后再聊吧,先让风鸟院先生休息一下。”
     风鸟院花月轻笑起来:“没必要叫我先生,我只比你们大几岁,不介意的话叫我大哥就行了。”
     夏精分立刻道:“恩恩,花月大哥先去休息吧,麻烦你了,士郎。”
     卫宫士郎点点头,带着风鸟院花月离开了。
     夏精分问猫又:“你确定这个人没问题?”
     猫又道:“我能看清楚一个人的灵魂品质,他的品质相当高,还很纯净,绝不是心术不正之人。”
     夏精分松了口气:“看起来花月和夜半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只要花月在,夜半应该不会上门。”
     “那个黑鸟院夜半这么强?”
     “他精通黑弦和咒术,机智聪慧,本体对他的评价相当高。”夏精分叹气:“所以我宁愿让那个风鸟院花月留下来,也不想被黑鸟院夜半半夜找上门。”
     黑猫若有所思:“我知道了,最近我就呆在家里吧。”
     夏精分顿时轻松许多,太好了猫又实力不低有它在就放心了。
     “不过再过一周我就要启程去德国看那个小姑娘了,你……行吗?”
     夏精分:“……”求不弃qaq!
     ——妈蛋本体怎么还不回来?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何时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