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68章
最快更新繁星 !
    “轰隆——!!”
     一道巨大的火焰手掌从天而降,重重拍下,直接砸到了海面上,无边海水先是整体下落,随即激荡迭起,滂湃的浪花直冲云霄,一道黑影嗖的闪过攻击,落在不远处的海面上。
     在麻仓好即将失去理智砸了新成立的ro家族驻地时,夏川鱼当机立断,直接飞雷神将麻仓好一波带走,飞到了这片大海上。
     随即不出他所料,在落到海面的一瞬间,无数火焰就砸了下来,夏川鱼身形一闪直接瞬身躲过,他指尖一亮拿出了神无镜。
     镜子虽然只有手掌大小,平日看上去一点也不显眼,可当夏川鱼激活镜子里的力量,神无镜立刻绽放出璀璨光华。
     光华的镜面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里,八尺琼勾玉的轮廓若隐若现,勾玉飞速旋转着,随即神无镜就化为一道散发着莹莹光辉的光球,悄无声息的悬浮在夏川鱼身侧,以一种玄妙莫测的轨迹无端飞舞旋转着。
     又是无数道灵力火焰冲击而来,在靠近夏川鱼三尺之时就被神无镜乍放的金色光芒阻拦,神无镜的自动防护让夏川鱼再无后顾之忧,他手一翻,一把普通的短刀出现在手中。
     “!”魔术投影!
     下一秒手中的短刀倏尔变成了寒泣刀!
     长刀刀光明亮,刀刃寒气逼人,夏川鱼翻转手腕不过轻轻一扫,脚下的海面霍然升高,化为一道海之屏障挡在身前。
     蔚蓝的海水散发着咸湿的腥气,海浪荡起狂风,将冲击而来的火光瞬间压下。
     麻仓好看到这一幕后冷笑,他双手咒印交叠翻转,那些被海浪压下的火光眨眼间竟变成了纯白冰晶,如被冰雪女神冻住的山川河流,无数冰晶直直冲向夏川鱼!
     夏川鱼依然不惧,散发着强烈杀气的冰晶直直刺穿他的身体,砰一声,眼前的夏川鱼消失了,与此同时麻仓好斜后方的空中出现了夏川鱼的身影。
     他抬手挥刀,长刀上卷着浓烈的灵力,金色的沙漏倒影缠绕在刀光中,斩下的一瞬间,天地皆静,世间万物在此停止。
     麻仓好的瞳孔紧缩,如果时间能将死亡停止,那么生机就能冲破桎梏。
     他身周浓烈的灵力这一刻仿佛在冲破什么,不断挣扎冲击着,脚下厚重深沉的海水如沉默不言的大地,下一秒无数海水化为新嫩的绿芽和藤蔓,冲天而起,不过须臾间即化为一片森林。
     这些能钻破岩石划断流水的根茎在时间火焰的冲击下不断毁灭,却又不断新生。
     生命之花在此绽放,时间奇迹不断往复,仿佛一个世界诞生和衍变的缩影。
     只是看着,就让人浑身战栗。
     “真是美的不可思议。”
     不知何时,谢匹菈君和伽卡菲斯远远的出现在海滩上,他们遥遥的看着远处如魔似幻、光怪陆离的战斗,不由的感慨万千。
     “他们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果能成为世界支柱,我们今后就不需要担心了。”伽卡菲斯的语气里充满了可惜:“这一代彩虹婴儿已经制作完成,真是太可惜了。”
     谢匹菈君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们已经强大到可以感受到世界力量的层次,如果我们想做什么,在此之前他们会发现的。”
     伽卡菲斯叹息道:“你说的没错,是不是一开始你就看到了这一幕,所以才强烈建议我们和他们合作,而不是利用?”
     谢匹菈君语气轻柔,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的目光只能偶然看到一些片段。”
     “也罢,既然事情已经成这样,就继续下去吧。”伽卡菲斯看着自己最后一个同族,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付出了长寿的代价成为世界支柱之一,谢匹菈君,你后悔吗?”
     谢匹菈君从衣襟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奶嘴,她看着这个奶嘴,笑着摇头:“不,我不后悔。”
     “因为……我爱着这个世界啊。”
     她看着伽卡菲斯,眼中也充斥着悲伤:“我唯一担心的是你,今后你将一个人走下去,伽卡菲斯,你后悔吗?”
     伽卡菲斯也笑了,他伸手抚了抚谢匹菈君耳边的发丝,低声道:“我也不后悔。”
     因为这个世界如此丰富多彩,你爱着她,我也同样爱啊。
     夕阳西下直到夜半三更,夏川鱼踏水而回,他和麻仓好浑身湿漉漉的,被深夜的冷风一吹,心都凉透了。
     麻仓好一步一生花,身上的斗篷破破烂烂的,他踏着绽放的水之花跟在一旁,面上神色平静了许多,或者说经过之前的发泄和战斗,他的理智总算回归大脑。
     沙滩上,谢匹菈君已经离开了,伽卡菲斯还在等着他们。
     “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还是先泡一泡吧。”
     夏川鱼疲惫的道:“谢谢,麻烦你们了。”
     伽卡菲斯笑了笑:“不客气。”
     一行人回到家族驻地,麻仓好和夏川鱼泡在池子里,整个人都松散了下来。
     夏川鱼和麻仓好都没说话,过了许久许久,麻仓好才道:“那只猫又到底怎么回事?”
     夏川鱼懒洋洋的道:“我怎么知道,不过猫又回去的一瞬间,给我传了一句话。”
     他看着麻仓好:“月代年,似乎是因为咱们完成了一部分女神交代的任务,她的神性恢复了许多,力量也变强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以月代年,这里一个年是现代一个月。”
     麻仓好的神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他算了算,如果在这里继续呆半年,回去时也才一月,初赛打三场,一月份资格审核和第一场初赛,二月末第一场,三月中第二场,四月末第三场,三场中赢两场就行了,六月才是真正比赛开始。
     也就是说他最晚可以等到三月份回去打后面两场预选,前提是帕契族那帮混蛋没有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夏川鱼也在算时间,他之前又画了五话,再加上一些脚本,带回去最少能撑一个半月,也就是一年半,时间足够了。
     想到这里,夏川鱼又一次感谢猫又,真是最佳好伙伴啊!
     暂时解决了时间危机后,夏川鱼和麻仓好的心情瞬间就变得明亮起来。
     “说起来为什么只能一个人回去?”
     夏川鱼想了想道:“也许是因为不知道结果?或者说不确定我们建立的两个团体真的能持续下去?”
     麻仓好没好气的道:“谢匹菈君肯定能,不确定的是你那边吧?”
     夏川鱼摸摸鼻子:“好吧,我会继续盯着的。”
     麻仓好道:“为了以防万一,我就守着ro吧。”
     麻仓好决意守着ro,夏川鱼也没有立刻离开,他帮助谢匹菈君建立新生的ro,为ro又提了许多可行性建议,帮助完善组织构架,他经验丰富,看待问题的角度犀利而精准,有了夏川鱼帮忙ro发展势头良好。
     在确定ro暂时没什么问题后,夏川鱼就打算离开,他这一趟出来了小半个月,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离开前,谢匹菈君送来了一套指环。
     “这是最后一套没有火焰的戒指,我透过时光看到你将这些戒指给与他人,然后世界开始变色。”
     她郑重道:“所以就拜托你了。”
     夏川鱼看着这七枚戒指,戒指上闪烁着瑰丽莫测的光泽,不过比起填充好火焰被命名为玛雷指环的戒指,这七枚戒指感觉异常空洞。
     “好。”
     夏川鱼突然明白了,怪不得他们只能回去一个人呢,代表空间的神性火焰已然进入玛雷指环里,但代表时间的神性火焰还在手里,只要将世界基石交予给,将神性火焰充进去,他的任务才算真正完成吧?
     想到这里,夏川鱼的心顿时火热起来,他立刻就走。
     不过等他回去后才惊讶的发现,他竟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
     噼里啪啦的火舌肆意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他立刻感受了一下身上的术式,直接飞雷神赶了过去。
     他去的时候正看到半跪在地上,他在哭。
     g的身上缠着绷带,似乎在劝说什么,周围有不少受伤的下属,他们的神色都异常难看悲伤,有的人的神情甚至出现了担忧和害怕。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退后一步隐入黑暗,随手抓了一个小弟,一个幻术下去,总算知道了事情经过。
     原来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就有入侵者再一次攻击这片街区,他们试图占领这座城市率领大家抵抗敌人,老弱妇孺全部安排进入掩体,而的母亲塞拉夫人更是被强行塞进了自家老师路切先生的诊所内。
     他始终记得路切曾说过,那个诊所是特制的,里面的墙壁经过他特殊手法加持,可以抵挡重火力攻击。
     点燃了火焰,他们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即便大家都疲惫不堪,但只要抬头看着天上明亮璀璨的金色火焰,就没有人会退缩ra在另一侧,和的火焰交互辉映,不过有时ra容易冲的太快,这时就会冲过去将ra抓回来。
     两人配合默契,g在后方作为第二道防线守护着大家,这一战大家打的很苦,甚至教堂里的纳克尔神父也挥舞着拳头冲过来战斗,在激烈的战斗中,g和纳克尔竟然也点燃了火焰,不过他们的火焰没有的耀眼,却足够保护大家!
     如果事情一直这样下去,也许彭格列自卫团将取得最完美的胜利果实,然而前线坚固并不代表着其他顺利,躲藏在诊所里的塞拉夫人打开了诊所的大门,她无视拉克的劝诫,拿出了诊所内储存的绷带和伤药,尽可能的为前线受伤的伙伴们救治。
     拉克劝不住,又见塞拉夫人只是在诊所里帮忙救人,并不离开,他盯了一天后发现没什么问题,索性就让下属盯着,自己跟着去前线,和g等人轮流防守。
     结果当天晚上,塞拉夫人所在的诊所就遭受到袭击,敌人买通了背叛者,诊所可以防护重火力枪击甚至是炮击,却无法挡住那些心怀叵测,以治疗名义进入诊所的暗杀者。
     塞拉夫人死了。
     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但却失去了自己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