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58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慢吞吞的走在黄泉比良坂那磕磕绊绊的小道上。
     周围是伺机而上的黄泉女鬼,空气中充斥着死气毒气混淆的瘴气,目不视物,有迷惑之音环绕在四周,很容易就迷失在漆黑的黄泉之地中。
     麻仓好的声音冷不丁在身旁响起。
     “你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
     夏川鱼道:“影响还是有的,不过人间也有如地狱的地方,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麻仓好轻笑起来,他悠悠的道:“其实你没必要在这些黄泉女鬼身上浪费时间,如果你准备充足的话,其实很好过的。”
     夏川鱼道:“这个我知道,所以我带来了大量的葡萄。”
     麻仓好脚步一个歪差点摔倒,传说中天神伊邪那岐从黄泉国逃出来时,的确是一边跑一边丢葡萄,于是那些黄泉女鬼都去捡葡萄了,伊邪那岐就成功跑到了黄泉国的大门口。
     不过……
     “那些葡萄必须被神力熏陶过,你……”
     夏川鱼从怀里摸出神无镜,巴掌大的镜子上散发着朦胧的光,驱散了一片黑暗。
     “我知道啊,所以我在镜子里存储了大量的葡萄,然后将勾玉放在最中间……”
     “……”麻仓好听后嘴角直抽搐,八尺琼勾玉在哭啊在哭!!
     夏川鱼从镜子里摸出一颗又大又圆的葡萄,他没有丢出去,反而自己啃了一口。
     麻仓好:“……”
     夏川鱼眼睛一亮:“神无镜拥有封印的功能,我是直接将葡萄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放进镜子里后居然还有冰镇的效果,加上清冽的神气,味道棒棒哒!”
     麻仓好的表情特别复杂,他道:“喂喂喂,你将葡萄吃完的话一会怎……”
     他递给麻仓好一颗葡萄:“要来尝尝吗?”
     麻仓好飞速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夏川鱼愉快的扯了一小串葡萄递给麻仓好,然后他也拎着一串,自己吃一颗,喂给肩膀上的猫又一颗,吃完后夏川鱼将葡萄皮和籽吐在手心里,灵力覆盖后随手一甩,就将几个冲上来的黄泉女鬼弹飞了。
     麻仓好惊讶的道:“你做了什么?”
     夏川鱼很得意:“我吃了葡萄肉,留了葡萄籽和葡萄皮,果然也有用!”
     麻仓好:“…………”
     他索性不在考虑安全问题,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道:“你知道女王的宫殿在哪里吗?”
     夏川鱼道:“不知道。”
     麻仓好简直要给夏川鱼跪了:“你不知道还在里面乱走?”
     夏川鱼道:“有你和猫又,我担心什么?”
     麻仓好的表情异常精彩,深沉的黄泉中,他的神色变幻莫测,半晌才道:“你倒是很相信我。”
     夏川鱼咬着葡萄,声音含糊不轻,在麻仓好听来,心音都比那话音高。
     “如果不是我,你何苦进来?既然都进来了,又岂会坑我?”
     “……都说了我是避风头进来的!!”
     夏川鱼轻车熟路的道:“嗨嗨!你是为了你自己进来的,和我没关系。”
     他这种温和的语气和浑不放在心上的态度,让麻仓好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
     “说起来,好,你既然轮回了好几次,应该也走过黄泉路吧?”
     麻仓好淡淡的道:“当然了。”
     “那你见过那位女王陛下吗?”
     “见过。”
     “哎~那她一定是位慈和的女子吧?”
     “……外界传言黄泉女王是邪神之首,你居然觉得她脾气慈和?”
     夏川鱼微笑起来:“能允许你走出黄泉,给你实现愿望机会的女神,又怎么可能是一位邪神?”
     麻仓好差点将手上的葡萄摔到夏川鱼的脸上:“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夏川鱼笑眯眯的道:“你想太多了。”
     麻仓好悻悻道:“总之你小心吧,我见到的是千年前的陛下,现在……我可不敢保证什么。”
     纵然伊邪那美命神力高强,可千百年来人们都将祂当做邪神,邪恶的信仰会玷污她的神性,让她成为一尊真正的邪神,所以即便是麻仓好也不敢说现在的伊邪那美命依旧如当年那般高贵慈和。
     夏川鱼歪歪头,既然麻仓好这么说了……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自从进入黄泉国后,猫又就精神抖擞得不得了,它身周的黑色火焰越发旺盛,身体也越来越大,夏川鱼只觉得肩膀上的重量在慢慢增加,有时候这家伙会突然冲出去对着某只女鬼挥爪子,那爪子上冒着黑色火焰越来越大,若非夏川鱼眼神足够犀利,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根本看不出端倪。
     他能感觉到猫又的力量在逐步增强,它似乎在吸收什么,碧绿色的猫眼甚至在发光,偶然对视一眼,即便是夏川鱼也会觉得心悸。
     这并非生者的力量,而是对死者的召唤。
     夏川鱼的灵魂脱离了身体,因自身灵魂强大并参悟了时间,才能停留在阳世,如今又拥有了神力加持,在阳世可以肆无忌惮,但在黄泉国……
     如果伊邪那美命女神动用神力压制八尺琼勾玉,夏川鱼觉得他可能分分钟要被投胎转生了。
     猫又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既然如此它依旧让他来,就必然有它的原因。
     可能是试探,可能是帮助,更可能是陷阱。
     想想当年最后一次在战场上相见,他做了什么?
     orz,他砍断了猫又的尾巴==
     夏川鱼开始认真思索,如果一会猫又暗搓搓的坑他,那他拿出封印卷轴里的高级猫粮和猫罐头,猫又会不会看在同是老乡的份上放过他?
     【既然知道可能会死,为什么还要来?】
     脑海中突然想起麻仓好的声音,夏川鱼一愣,随即就笑了。
     阴阳师的小把戏真多,他索性传音入密道:【也可能不会死啊。】
     【你这么自信?】
     夏川鱼想了想:【也可能是因为我没太多的遗憾吧……活的挺够本的,虽然可能对不起我的伴侣啦,不过如果是他的话,就算我转世轮回了,他也会将我找出来吧,这么一想生与死倒也没什么了。】
     麻仓好无声的笑了起来:【你不止对自己有信心,对其他人也很有信心啊。】
     夏川鱼沉默良久才道:【因为有些时候,相信他们,就是在相信我自己。】
     他以诚待人,若是被人背叛,最起码他问心无愧,而且有时候一想到也许自己的信任会让摇摆不定的人改变想法,走上另一条道路,他就无法升起防备之心。
     有的时候,某些人只是缺少一个选择的机会,缺少一个信任和认可的笑容。
     真心,只能用真心去换。
     麻仓好没再回话,夏川鱼不知道麻仓好在想什么,他的注意力又被乱窜的猫又吸引走了。
     二尾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像是一道黑暗的幽影,有些时候即便是夏川鱼也无法感知到猫又,他只能加快速度,跟着猫又飞扑的方向追去。
     不知何时周围呢喃的细语已经消失,寂静无声,哪怕是脚步声也被黄泉泥土吞没,空气中的瘴气与死期粘稠如水,头顶有水滴落下,夏川鱼刚试图用自己的灵力去抵挡,就被麻仓好一符箓拍在肩膀上。
     “你的灵魂之力碰到这些死水会被腐蚀的,甚至还会污染你的灵魂。”
     夏川鱼感觉到身体外围多出了一层力量,黑色的倒立五芒星轻盈的环绕在他身周,像是恒星一般在靠近夏川鱼身体时,不知不觉就化为了正立的五芒星,随即一股淡淡灵魂之力涌入体内,他细细品味了一下,不由得赞叹起来。
     “好精妙的五行转化之术。”
     麻仓好竟将死转化为生,怪不得这家伙在黄泉国如入无人之地呢。
     麻仓好笑了笑,他道:“就算我不帮你,你也有办法吧?”
     夏川鱼道:“当然有啊,不过会耗费很多力量。”
     时间魔术耗费巨大,在没有见到那位伊邪那美命女神之前,能不出手自然更好。
     “所以还是多谢了。”
     麻仓好道:“你那只猫呢?”
     夏川鱼微微蹙眉:“又跑了。”
     麻仓好呵呵:“恐怕回不来了吧?”
     夏川鱼一点都不怕:“就算它被女王陛下关进猫笼子里,看在你的份上,我也能见女王一面。”
     话音落下,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点光亮,像是鬼火一样,点点碧绿色光晕出现在,在漆黑的黄泉中无比刺眼,这些光晕一个个轻微的晃动着,排列成一排像是一条小路般,消失在远处尽头。
     夏川鱼摊手:“看吧,带路的来了。”
     麻仓好:“……”
     顺着这些蜿蜒的小路往前走,脚边皆是白骨和蠕动的血肉,有面目狰狞的恶鬼和造型可怖的怪兽在旁虎视眈眈,夏川鱼怡然不惧,依旧慢吞吞的走在这条路上。
     麻仓好微微蹙眉,为什么卫宫川如此自信,即便是面对神明也无所畏惧?
     他冷不丁想起了神器八尺琼勾玉以及卫宫川额头上的神之祝福,难不成他将天照大御神当成依靠了?
     这是找死吧?
     天照大御神是如何诞生的?
     天神伊邪那岐从黄泉之国逃出来后,为了洗去身体的污秽进行了袯襫仪式,洗左眼时生出了天照大御神,换而言之这位天照大御神其实是沾染了黄泉之国的污秽,被伊邪那岐洗出来的神!
     不说天照大御神和伊邪那美女神之间的等级差,单说伊邪那美命看到天照大神的神赐,恐怕就会想起当年丈夫伊邪那岐的抛弃,她不暴怒才怪啊!
     麻仓好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此时,他们已然顺着小路来到一处开阔之地。
     眼前是一座精美恢弘的宫殿,重重宫阙和纸门后,淡紫色幕帘下,有一朦胧的女子身影斜倚在软榻上,在夏川鱼和麻仓好踏入宫阙前的白玉石阶的一瞬间,一股庞大的威压骤然降临,麻仓好闷哼一声单膝跪地,夏川鱼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即肉眼看不见的力量缓缓从体内涌出,纯粹而清冽,璀璨而狂热。
     这力量,纵然薄如蝉翼,却若危崖劲松,常青不败。
     夏川鱼眼眶发热,笑容更盛,他朗声道:“异世之王夏川鱼,见过众神之母、掌握生与死的女神。”
     麻仓好震惊的看着身边的人,他是站着的!!
     强大如他,面对神灵也不得不在神威下半膝跪地,但卫宫川呢?他居然可以站着!
     “夏川鱼……”
     重重幕帘后,一个柔和清浅的声音缓缓响起,这声音带着强烈的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睹芳泽。
     “麻仓叶王……”
     说到麻仓叶王这个名字时,这声音有些疑惑和茫然,仿佛天真而懵懂的少女,麻仓好差点开口接腔,幸而在说话的一瞬间反应过来,他垂下头,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来。
     难不成这位女神陛下真的被污秽之气玷污,彻底成为邪神了?
     “喵~~~~~”
     有猫叫声响起,麻仓好抬眼看去,表情微变,差点笑出来。
     那只黑色的猫咪果不其然被关在一只大大的笼子里,整张猫脸都贴在笼子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五代,前腿扒在笼子上,后腿支在地上,两只尾巴几乎扭曲成麻花,耳朵耷拉着,几乎要哭出来了。
     夏川鱼也看到了猫又,他叹了口气,给了猫又一个安抚的眼神,随即微微低头,已示对神灵的恭敬。
     “这里,好久没人来了。”
     淡紫色的幕帘缓缓飘动着,幕帘后的女子慵懒的挥手,那股庞大的神威逐渐消失,与此同时面前的白玉石阶变成一座精致小巧的拱桥。
     麻仓好面色不渝的起身,他看了夏川鱼一眼,索性走在了夏川鱼的斜背后。
     夏川鱼缓步走上拱桥,越过拱桥,走进华丽的宫殿,檐角上挂着人骨做成的宫灯,灯上却有桃子图案。
     他走进三重门内停下,再往前就是放着苦逼猫又的大笼子,夏川鱼瞪了猫又一眼,再度拜了拜后,索性坐了下来。
     麻仓好也坐下,他倒要看看这位异世之王打算说什么。
     夏川鱼开口:“伟大的众神之母,创造了一切的至高女神陛下,我为您带来了现世最纯澈的供奉,希望您能喜欢。”
     然后……他打开了卷轴,拿出了一大堆美食!麻仓好目瞪口呆,这家伙居然将面前摆满了啊!!
     夏川鱼兴致勃勃的道:“这是天妇罗,用最好的橄榄油煎炸而成,里面有新鲜的时蔬,还有各类鱼虾,不知道陛下喜欢吃什么类的海鲜,我各样都带了点,还有这个,这是握寿司,这个是箱寿司,味道有好多种,我将最有名的都带来了!这是……”
     夏川鱼侃侃而谈,一一为幕帘后的女神陛下介绍这些美食,麻仓好嘴角狂抽,他忍不住低声问道:“你怎么带这么多吃的?”
     “供奉嘛。”夏川鱼小声道:“我说了,我准备充分。”
     麻仓好:“……”
     在夏川鱼介绍完毕的一瞬间,他面前这些美食就全部消失,出现在重重幕帘后,幕帘后那名女子似乎拿起了一个握寿司,然后她真的吃了。
     夏川鱼眼睛一亮:“原来这位女神陛下喜欢吃握寿司吗?”
     麻仓好:这是什么鬼设定?!
     夏川鱼小声道:“我还给你带了咖喱包子,有鸡丁和牛肉丁两种,你要哪个?”
     麻仓好:“鸡丁包子。”
     夏川鱼:“好的。”
     “吾已许久没吃过凡世的食物了。”
     幕帘后的女神发出淡淡叹息,她挥了挥手,重重幕帘全部卷起,露出了女神真正容颜。
     夏川鱼看了第一眼后就愣住了。
     因为他长了一张宇智波真一的脸==
     他噗的就笑了。
     夏川鱼的笑声惊醒了麻仓好,麻仓好立刻低头,闭上眼,宁心静气后才道:“你笑什么?”
     伊邪那美命纵然不是邪神,却也与邪神无异了,看到她的第一眼竟会让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在意之人的面容,进而降低戒心,丧失理智,最后……成为黄泉国里无数白骨中的一个。
     夏川鱼咳嗽了一下,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要怎么形容刚才看到真一那张脸时的心情?
     高冷的宇智波真一穿着衣襟大开的十二单衣,那画面太美真的不敢多看啊哈哈哈哈!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前的女神已然变成了一位黑发黑眸的女子。
     女子的容颜极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时而妖媚时而懵懂,时而柔和时而落寞,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上前宽慰一番,将心肝掏出来。
     夏川鱼诚心诚意的赞叹起来。
     “您真是一位姿容华贵,见之忘俗的女神陛下。”
     伊邪那美命吃吃笑了,她淡淡道:“异世的王啊,汝来吾之黄泉,有何诉求?”
     夏川鱼看了猫又一眼,笑道:“我的猫偷偷跑到您的国土,我担心它惊扰了您,就前来拜见,望您宽宏大量,饶恕了猫又的无礼冲撞。”
     伊邪那美命眼波流转,仿佛无数岁月如光闪过,她的眸色中多了什么,时而清明,时而深邃。
     “是这样吗?”她幽幽的道:“吾到是觉得……它挺适应黄泉之地的环境,不如就留下来陪吾吧。”
     夏川鱼再一次看向猫又,他抿唇,低声道:“猫又并非我的宠物,亦非我的下属,您如果想要让它留下来陪您……您应该问它。”
     伊邪那美命似笑非笑的道:“既然如此,汝又是以什么身份来替它求吾?”
     夏川鱼道:“即便是路人,见到他人有难,如自身有能力,也当尽一分力,何况我与它相识为友?”
     此言一出,本来耷拉着脑袋的猫又顿时像看到亲爹一样激动,它在笼子里团团转,突然用猫爪做出一个……我擦这什么?这不是云忍暗部里的命令手势吗?
     猫又对夏川鱼比划了两个手势,一个是提高警惕,另一个是准备出手。
     下一秒,猫又长长的喵了一声,那高昂的波浪音让夏川鱼和麻仓好都浑身发寒。
     伊邪那美命听后漫不经心的看向猫又,随即她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她怔怔的看着猫又,黑色的眸光越来越亮,而猫又那双碧绿色的眼眸却越来越深邃,仿佛在吸收什么,猫又那原本清澈的碧绿色眸子竟变成了墨绿色!
     夏川鱼紧紧盯着这位神情茫然的女神,这位女神给他的感觉有些奇怪,都说神威如狱,比起天照大御神那朗朗日光一般浩瀚的威压,伊邪那美命的神力却变幻莫测,时而阴冷时而清澈,时而污秽时而柔和,难不成……
     就在此时,猫又那双墨绿色的眸子继续变黑,竟成了纯澈的黑色!
     下一秒猫又一头撞上了笼子,那笼子上缠绕着的雷电噼里啪啦的将猫又炸成了猫干==
     夏川鱼嘴角抽搐,随即就见猫又死命爬起来做呕吐装,吐了半天,吐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这珠子漆黑无华,散发着浓郁的不祥气息。
     夏川鱼:“……”
     “真是有趣的猫又。”女神再度开口,夏川鱼转头看去,这一次他发现了端倪。
     伊邪那美命女神的神力再一次发生变化,似乎清冽的神力多一些,给人感觉变成了高贵清冷,而非之前的魅惑危险。
     伊邪那美命深深的注视着夏川鱼,冷不丁道:“异世的王啊,汝可愿成为吾的信徒?”
     夏川鱼微笑摇头:“我是无信者,也许死后会被众神鞭笞,可我依旧只相信我自己。”
     “无信者,那我们来一场交易吧。”
     伊邪那美命抬手,一团橘黄色的柔和火焰出现在她手中,这团火焰一场明亮,温暖,柔和,仿佛是天空大地,山川河流,是包容一切的存在。
     “纵然汝不信奉吾,吾却可以给与汝庇护,死者当入黄泉,汝来日身躯溃散,当可入黄泉躲避。”
     “而汝当为吾传下神性。”
     唯有神性不受污秽之气玷污,伊邪那美命才不会堕落为邪神。
     然而事实上千百年来,因世人的蒙昧和愚蠢,加上其他神灵的误导和无视,世人竟已经将祂打落为邪神,无数邪神以祂为尊,再不复曾经过往的尊荣。
     神灵因信仰而永存,也因信仰而改变,伊邪那美命本是天地间最尊贵的众神之母,开创了天下和神灵世代的存在,如今却不得不屈居黄泉之国,神性被玷污,在清明和浑噩之间徘徊。
     祂又怎么会甘心?
     夏川鱼深吸一口气,他能拒绝吗?
     很显然,他拒绝不了。
     “好,我答应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