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5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是个准备充足的人,既然要去黄泉国旅行,就需要先安排好一系列事宜。
     首先就是连载问题,吉田幸司那么如此大方的放他出门取材,他总不能开天窗是吧?
     好在他之前写的剧情脚本足够多,第七班的第一个c级任务早就设定完成只差细节,他只需要将细节补充一下,顺便将人物再丰满一些,逻辑理得通顺一些,故事的节奏更加合理一些就行了。
     大名想要利用邪神之力改变国土,再不斩想要用邪神之力获得强大的力量,公主想要完成大名的心愿,而委托人想要救出姐姐,种种愿望和矛盾交织碰撞,引发了新的战斗和行动。
     每个人的诉求全部发自肺腑,大名的理想很简单,他想要人民过的更好,想要让国家过的更好,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王,所以需要力量,这有什么不对吗?
     而再不斩呢?
     在他和卡卡西最后决战时,纵然被卡卡西揍成狗,却依然不放弃,他真的只是执着于力量吗?
     白呢?
     在战斗中,白被佐助和鸣人联手压制,白索性用尽全力,将水无月的血迹界限发挥到极致。
     白的过去也非常悲哀,幼年力量觉醒时母亲的惊恐,被父亲发现时的追杀,母亲惨死时的鲜血,独自流浪时的痛苦,唯有当桃地再不斩出现时,白的人生才重新拥有了未来。
     他并非是恶魔,也并非是无用之物,他也是被人需要的,他可以是活生生的……
     白抱着这样的信念战斗着,干翻了刚开写轮眼的佐助,然后被好基友貌似挂了于是爆种的鸣人揍了,鸣人肚子里的九尾咆哮着要冲开封印,强烈的气流直上云霄,庞大的威压甚至影响了卡卡西和再不斩的对战。
     面对满目赤红的火焰和强大的力量,白眼角含泪,心里默默念着:再不斩大人,再见了。
     然后他发动了水无月的最强力量,冰晶魔宫,一瞬间整个战场都充斥着冰寒锋利的冰片,这些冰片构建出一座巨大恢弘的宫殿,而白全身鲜血迸射,瘫软在宫殿最中心的王座之上,黑色长发瞬间变为纯白,他闭上了眼。
     天降霜雪。
     面对这巨大的冰晶之宫,九尾那巨大的查克拉化为一层强大的外壳保护着鸣人,正面抵抗冰宫的最后攻击后,鸣人失去了理智,被九喇嘛控制的他四肢趴地,张嘴吐出了一连串尾兽炮,直接将冰宫砸成了稀巴烂。
     无数碎裂的冰片中,白的身影也像是碎片一样,鲜血挥洒着,仿佛在下雨,冰与血,白与红,像是昭示着水无月的穷途末路,水中本无月,有的只是一个浅浅的倒影,终究会化为虚无,什么都不留。
     “白——!!!”
     再不斩看到这一幕,撕心裂肺的扑过来,他涕泪横流,痛哭失声。
     卡卡西沉声道:“若非你的野心,你的下属怎么会……”
     “白!你再坚持一下!我就要获得邪神的力量了,我就能去万雪峰帮你找阴阳果了!”
     卡卡西的话说道一半说不下去了,他的表情怔怔的,像是被什么打了一巴掌一般难看。
     小樱问道:“万雪峰,阴阳果?”
     卡卡西干巴巴的道:“万雪峰的最高峰有阴阳果,据说有不逊色于尾兽的魔兽看护,那阴阳果拥有改变体质的神奇功效,不过这都是传说,基本上没人真的见过……”
     再不斩喃喃道:“有了阴阳果,你的血迹病就没问题了,你和我就拥有了未来,我们……”
     我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
     血迹病?卡卡西霍然想起了久远的过去,他甚至忍不住看了佐助一眼,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刀。
     小樱问道:“……卡卡西老师,什么是血迹病?”
     “血迹界限虽然很强,但也有代价。”
     卡卡西做了血迹病的解说,正好丰富了力量体系设定,而这边抱着白的尸体痛苦的再不斩却什么都听不到了,或者说白死后,他也不需要在听什么了,因为会呼唤他的人已经死了。
     再不斩想起那年那月那日,他们偶然一起参加烟火节时的白。
     他……或者说她穿着一身浅蓝色振袖,在漫天烟火下对着他温柔的笑……
     白啊……………………
     可是这一切都毁了,都被木叶忍者毁了!
     “我要杀了你们!!!”
     邪神仪式还是成功了,公主被救走,大名以身为祭品,召唤了上古邪神,大名疯狂的祈求邪神实现他的愿望,然而他话音刚落,就被疯狂的再不斩一刀捅死了。
     再不斩获取了强大的力量,他与木叶忍者之间展开了殊死战斗,打得昏天黑地。
     最后结果?当然是再不斩被卡卡西和鸣人联手干翻了,而佐助小天使因为刚开眼,写轮眼使用过度而双目流血昏迷了。
     他们虽然赢得了战斗,却没有一个人开心。
     鸣人在白和再不斩的墓碑前哭的不成人样,佐助摸着自己的眼睛,想起白最后的血迹,又联想到自己的血迹,又想起了那个杀死他全家的大哥,而站在川之国的土地上,卡卡西也想起了曾经死去的挚友……
     整个故事细节全部写完,夏川鱼估计了一下整体进度,这些故事一旦完成,必定会超过他最初设定的二十来话,直奔三十话去了。
     好在这个任务小□□不断,战斗强度直线上升,还增加了各种伏笔,比如那只尾兽,比如卡卡西看着佐助眼神复杂,比如佐助因自己的眼睛而愤怒悲伤,比如小樱因为自己实力不足而差点自我厌弃,最后……夏川鱼也没忘记带土。
     为什么再不斩会获得这种召唤邪神的阵图?那绝壁要让带土来背锅啊!
     等一切恢复平静,木叶第七班踏上归途时,带土继续出来傲娇的哼一声,嗯,完美收官!
     夏川鱼觉得自己简直棒极了,这样一来所有人都洗白了呢!
     将整个故事写完,夏川鱼算了算连载时间,这些内容足够连载四个月了,四个月的时间,他就算爬也能从出云爬回来了吧?
     算了,以防万一,夏川鱼又写了一些后续的关于中忍考试的内容,这部分内容倒是不需要耗费太多心神,反正木叶都考习惯了,而且经过之前的大任务,也是时候需要一些欢乐和逗比剧情。
     又留了三四话的内容,夏川鱼留了整整五个月的内容,确保不会连载开天窗后,才开始收拾去黄泉国要带的东西。
     各种各样的符箓自然是要带的,神无镜以及八尺琼勾玉更是不能少,死魂虫的话……还是留在家吧,毕竟死魂虫采撷少女死去的灵魂,也算是从黄泉女王的嘴巴里抢食的妖怪,平时黄泉女王不会理会这种小妖怪,但死魂虫真的跑到黄泉国地盘里勾搭死魂,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对于是否带上加贺清光,夏川鱼颇为犹豫。
     最后他还是决定将加贺清光留在家,加贺清光很不满。
     不过抗议无效。
     “你也是灵啊,如果去了黄泉国,被那位众神之母留下来怎么办?”夏川鱼叹息道:“我的实力在人间已然算得上是罕有敌手,但面对神灵……对不起,我没有能完全保护你的实力。”
     加贺清光抿唇,面色阴郁。
     “因我的实力不足而只能留下你……如此无能的我,还请你宽恕。”夏川鱼深深低头:“而且我虽然留下了分/身,并用魔术加固了身体,不会因我不在而无故消失,我还是不放心。”
     “我的家,我能回来的地方,只能拜托你来守护。”
     加贺清光一拳杂碎了面前的地板,他的声音闷闷的:“我明白了,你去吧。”
     他转身:“不管你去哪里,这里都会好好的。”
     “等你回来。”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卫宫士郎身上,在听夏川鱼说要出一趟任务,归期不定时,他差点掀飞公寓的房顶。
     不过夏川鱼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以后他可能经常会出门,这一次只是预演,他安慰卫宫士郎:“习惯就好了。”
     卫宫士郎深深的看着夏川鱼,半晌才道:“那你去吧,但你一定要回来。”
     “啊,放心吧。”
     卫宫士郎暗暗发誓,一定要变强,当他能独自解决一些麻烦后,小川就会真正承认他吧!
     他……想帮他啊。
     麻仓好的速度很快,这一天夏川鱼突然接到麻仓好的通知,说术式已经贴在道反石前了。
     夏川鱼二话不说直接接了个印就走。
     眼前景色一闪而逝,他出现在一个昏暗之地。
     头顶是厚厚的云层,周围是压抑而黑暗的深林,面前是一处山岩,什么都没有。
     麻仓好就站在一旁,二尾猫又看到夏川鱼后喵一声就扑了上来。
     夏川鱼抱住猫又,将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看着面前的山岩,沉声道:“就是这里?”
     麻仓好道:“对,你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我就打开入口了。”
     夏川鱼道:“你打开吧!”
     麻仓好双手交叠,五芒星悄然浮现,清浅的灵力如流水般勾勒出繁复的纹路,他连续打了好几个咒,最后重新合为一个倒立的五芒星。
     “走!门开了!”
     夏川鱼二话不说嗖一声就向前冲,下一秒他就进入了一个黑漆漆的世界。
     周围全是阴冷而沉重的瘴气,脚下是湿软的泥土,周围回荡着无数逝去之人的呢喃,黑暗中甚至还隐隐有恶鬼窥伺。
     背后传来一点异响,夏川鱼伸手,掌心灵力微吐,传来一个闷哼声。
     夏川鱼一愣,这声音……
     “好?”
     麻仓好摸着自己的脑门,没好气的道:“是我。”
     卫宫川的警惕心真强,不过靠近了一点点,就被拍了一下==
     夏川鱼惊讶的道:“你跑进来干嘛?”
     麻仓好的眼神有些飘,他道:“我去做了一些有趣的事,暂时来这里避一避。”
     夏川鱼秒懂,报复完了这是在跑路吗?
     “那就麻烦你守门了。”
     麻仓好翻了个白眼:“我和你一起进去。”
     夏川鱼听后挺感动的,这小子是在担心他吗?
     就听麻仓好又道:“是个阴阳师都能进入黄泉国,区别只在于他们能走多远,我才不要呆在门口当靶子呢。”
     夏川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