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49章
最快更新繁星 !
    “新年快乐。”
     夏川鱼笑容满面的奉上了礼物,的场静司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他惊讶的道:“这是……”
     这是一条手链,手链的材质竟然是……
     “指骨?”的场静司仔细感知了一下,然后看夏川鱼的眼神很诡异:“这是僧侣的指骨?”
     指骨不大,像是被人打碎了串成串,的场静司露出略显讥讽的微笑:“你老实交代,这是从哪里弄到的?我可不想带着这玩意出去被别人找上门。”
     夏川鱼摆摆手:“放心吧,来源很干净,我出去玩时遇上了一个大妖,干掉那个大妖搜刮战利品后,我在它的巢穴里找到了很多人骨,人骨中有些许骨片怨气特别重,我找巫女净化了这些骨片,这些骨片上的怨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变成了强大的灵力,巫女说这可能是降魔僧侣的指骨,要么做成法器供奉,要么就好好安葬。”
     的场静司了然,他细细观察这些指骨,唇角不由自主的上翘,心情很好:“十二颗?”
     “啊,既然是僧侣的指骨,当然不能随便了。”夏川鱼笑嘻嘻的道:“二六缘法,缘生缘灭,希望危难关头你可以遇到机缘,转危为安。”
     的场静司微微一笑,他当场就戴上了那串手链:“但愿如此。”
     他看着夏川鱼:“搬出去住的日子很爽吧?都可以自己跑出去玩了?”
     “……”夏川鱼心虚的别过脸,糟糕,忘记这位才是他的正牌监护人了:“我有努力工作哦,而且我出去住的话……比较方便。”
     他咳嗽了一下:“各种意义上的。”
     的场静司显然也很清楚夏川鱼家里的那位房客,毕竟工作室里帮忙画背景的黑条式神还是的场一门的呢。
     他没好气的道:“你这是在玩火。”顿了顿,他道:“你想插手阴阳道的麻烦吗?”
     夏川鱼浑不在意,他已经被神道通缉了,这才是虱子多了不痒呢。
     “没人知道不就行了,现在谁不知道卫宫川虽然是个魔术师,可也是一位新锐漫画家呢?”夏川鱼得意的道:“我可是连续三周都是读者问卷排名第一了哦!”
     的场静司听后冷笑:“一边画漫画一边出去玩,你很开心啊。”
     夏川鱼一愣。
     的场静司冷酷无情的道:“之前担心你一个人无法好好生活,才给你两个式神,现在嘛……你还是还回来吧。”
     晴天霹雳!
     夏川鱼简直要哭了,他忙不迭道:“别啊!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乱跑了!要是没了式神我怎么赶稿啊?”
     的场静司高深莫测的看着夏川鱼:“……所以那个卡卡西用的大水龙瀑布,是不是你之前用来浇花的术?”
     “…………………………”夏川鱼嘴角微微抽搐:“术式不能给你,不过可以做成符,你要吗?”
     的场静司满意的道:“当然要,记得多来两打。”
     “你还两打?要累死我吗?”
     “总比你自己擅自出门找大妖安全!”
     拜会完了的场一门,夏川鱼顿时觉得心好累,和的场静司这个家伙待时间久了,很容易露出马脚,那家伙就像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随时随地窥伺着他人的弱点,然后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当交换条件,这感觉……一点都不好。
     不过要说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夏川鱼想了想,也不能这样说,该说是习惯吧。
     的场静司已经习惯了交换,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否则……他的那只眼睛就成了笑话。
     离开的场一门后,夏川鱼饶路去了一趟熊本,他记得那个拥有着强大妖力的人类少年夏目贵志就住在这里……
     然而事实上,当夏川鱼上门时就发现,当初他灵力标记的那一户人家里,已经没有夏目的气息,询问了附近的灵后,他才知道夏目贵志又被其他人家收养了,搬走了。
     夏川鱼叹了口气,他平时也会和夏目通信,后来因为电话不安全就给夏目寄了通信符箓,两人往来皆用符箓,没有了地址的变化,夏目也没说,夏川鱼竟不知道他搬到哪里了。
     想到还在家中等候的麻仓好和卫宫士郎,夏川鱼犹豫了一下,决定等过几天再用符箓问一问。
     麻仓好看着对面坐立不安的卫宫士郎,听着对方像是刷屏一样刷着字幕。
     【小川一个人没问题吗?】
     【听说那是个大世家啊?】
     【我没去会不会被人说没礼貌?】
     【怎么还没回来?】
     【难道出什么事了?】
     【要不我去看看?】
     【可我不知道地方啊……】
     【可恶!早知道先问清楚了……】
     ……
     麻仓好被吵得心烦,他无奈的将手中的火影脚本放下:“你无需担心。”
     卫宫士郎霍然抬头:“真的没问题吗?”
     正常人不应该先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麻仓好轻笑起来:“你不相信你弟弟?”
     “……相信是一回事,会担心是另外一回事。”卫宫士郎理所当然的道:“他是我弟弟啊!”
     麻仓好看着卫宫士郎,男孩的眼神清亮有神,浅褐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满满的信赖,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昂扬和朝气,让麻仓好觉得异常刺眼。
     这与卫宫川截然不同,卫宫川的清澈是因为他看的太多,心如琉璃,圆润明澈,而卫宫士郎只是纯粹的没有被染黑而已。
     想到这里,麻仓好低头继续看火影的脚本,随口道:“与其在这里担心,不如想想晚饭吃什么。”
     唔,不得不说,卫宫士郎做的饭菜还是挺好吃的。
     卫宫士郎沉默良久,才道:“你……也是魔术师吗?”
     “不,我不是魔术师。”麻仓好听到卫宫士郎的心音,他又提起了兴致:“怎么?觉得自己和弟弟不在同一个世界,所以呢?心情抑郁?羡慕?甚至是妒忌?”
     卫宫士郎摇头:“没什么可羡慕与妒忌了,我的确想站在和父亲弟弟同一个世界里,看同一个风景,只因为这样可以保护他。”
     “真是傲慢啊,你凭什么说自己能保护他人?”麻仓好呵呵:“只因为你的弓道特别好吗?可你见过真正的弓箭吗?纵横无数妖魔鬼怪之中,长箭若划破天空的利刃,裹挟着强大无比的力量,于黑夜中乍现光明的弓箭……”
     他淡淡道:“那才是真正的弓道。”
     卫宫士郎的眼睛绽放出强烈的光彩,他为麻仓好描述的景象而心生向往与憧憬,他喃喃道:“我也想那样。”
     麻仓好挑眉:“理由呢?”
     “保护小川,然后……”卫宫士郎定定的看着麻仓好:“我啊,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
     麻仓好微微睁大眼睛,这一刻,卫宫士郎的心音和他说出的话形成强烈的二重奏,那掷地有声的话语里蕴含着强烈的信心和愿景,天真美好。
     麻仓好就这么看着卫宫士郎,他看了许久许久,久到卫宫士郎都有些不好意思,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而忐忑时,才道:“你想变强吗?”
     卫宫士郎道:“这是当然啦!”
     麻仓好露出蛊惑般纯澈的微笑:“想要变强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你愿意吗?”
     “那要看是什么代价?”卫宫士郎谨慎的道:“如果是小川的话,这没得商量。”
     “不,只是需要你受些伤。”麻仓好笑眯眯的道:“就算是训练也会受伤的对吧?想要变强,不经过对战是不可能的,你明白吗?”
     卫宫士郎神情一松:“这个我明白。”
     “你知道你弟弟为什么希望你来东京上学吗?”
     卫宫士郎道:“……难道不是小川希望和我一起上学吗?”
     麻仓好璞的笑了,他道:“这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再过一两年,冬木市可能会发生些麻烦,他希望你避开。”
     卫宫士郎眉头锦州:“麻烦?”
     “啊,据我所知你弟弟暂时不打算参与进去,可他姓卫宫,他逃不开的,如何?你愿意帮他吗?”
     “那是当然啦!”卫宫士郎紧张坏了:“那我不转学了!”
     哎可别啊!你要是不转学了卫宫川就没有继续画漫画的动力了,那火影不就成坑了?!
     麻仓好可不想被坑,他连忙道:“没必要,你之前不是答应了吗?突然变卦,你弟弟肯定会怀疑我向你泄露了什么,到时候我就麻烦了。”
     卫宫士郎目光灼灼的盯着麻仓好:“那就麻烦你到时候通知我!”
     “………………”麻仓好总有种被将了一军的不爽感:“为什么我要通知你?”
     卫宫士郎一副了然的样子:“你是担心小川吧?”
     麻仓好:“……哈?”
     “那个‘麻烦’会对小川造成伤害吗?”卫宫士郎目光柔和极了:“否则你不会告诉我啊,比起小川,你和我才刚认识,你自然希望由我来面对那些‘麻烦’,我也姓卫宫,不是吗?”
     “……”麻仓好:不,你想多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卫宫士郎开心的道:“小川有了可靠的朋友呢,我也安心不少。”
     麻仓好:“不,你……”
     “晚上我给你做咖喱饭吧,配菜要胡萝卜还是土豆?”
     麻仓好快速改口:“好的,我要土豆。”
     ……要不,圣杯战争的时候去看看吧,万一卫宫士郎真的挂了……
     嗯,卫宫川会找他拼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