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30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卡住了。
     说实话,他还真没遇到过弟弟比哥哥强的例子,在木叶老家,忍者的资质很重要,拥有极高天赋的孩子再加上刻苦训练,几乎可以预见未来的高度和能力,木叶本就是在战火中建造出来的村子,每隔十年不到就会发生忍界大战,孩子们几乎都是在生与死与战争中成长起来的。
     他们很清楚,如果不努力训练,就会死在战场上,所以年龄、资质、刻苦的心性以及同等资源情况下,幼者实力超过长者的例子相当少。
     超凡脱俗的天才除外。
     比如卡卡西,可即便如此这样的天才也会遇到常人遇不到的挫折和痛苦,才有后来的小白牙卡卡西。
     所以当黑鸟院夜半说出这句话时,夏川鱼反而茫然了。
     他最后想到了自己的例子。
     当年四个暗部小卒子,他的年纪最小,龙卷风和夕颜是如何面对他这个实力高强的弟弟的?
     他们爱着他,关心着他,并始终站在他身边。
     夏川鱼看了黑鸟院夜半一眼,黑鸟院夜半的眼睛很漂亮,挂着一个十字架的纹样,可这眼神……在夏川鱼看来却无比眼熟。
     就如同他早年在暗部和根部合作里见到的那些根部小家伙一样,冰冷、黑暗、空虚以及满是死意。
     甚至黑鸟院夜半还有点轻微的厌世心态……要夏川鱼说,这纯粹是太闲了,看看那些根忍们,后来根部被他用得累成狗,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没了。
     既然黑鸟院夜半对哥哥和弟弟这个话题感兴趣,难道他有哥哥或者弟弟?
     想到这里,夏川鱼道:“这要看情况吧。”
     黑鸟院夜半闻言不由得微微前倾身体,更加专注了:“怎么说?”
     “如果哥哥和弟弟的关系好,弟弟变强了,他也许心里会不太舒服,但还是会很高兴吧,自己的弟弟变强大了,这样将来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宇智波鼬在得知佐助的眼睛变成永恒万花筒时,曾这样对夏川鱼说过。
     他当时像是松了口气一样:“佐助能到那种地步,真是太好了。”
     夏川鱼又道:“如果哥哥和弟弟的关系不好……得知弟弟变强,也许不会高兴,但是他也会努力变强吧,毕竟如果始终比弟弟弱,还怎么和弟弟斗?不管如何哥哥也算变强了对吧?”
     黑鸟院夜半怔怔的,最后竟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是吗?”
     “……”夏川鱼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起到了反效果,他又忙不迭挽回:“但如果能兄弟和解那才最好啊。”
     以夏川鱼的敏锐,他此刻已然发现黑鸟院夜半这个问题其实说的是他和他哥哥……吧?
     他难得苦口婆心的道:“兄弟之间血浓于水,有什么说不开的事情呢?”
     黑鸟院夜半却不答反问:“如果哥哥总是不自量力的来挑衅我,我又不能直接杀了他,那该怎么办呢?”
     夏川鱼嘴角抽了抽:“……你哥哥总有朋友吧?”
     麻仓好听到这句话,看夏川鱼的眼神特别诡异,左眼写着奸,右眼写着诈。
     黑鸟院夜半连忙道:“有的,还不少。”
     夏川鱼咳嗽了一下,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看看,对自家哥哥多关心,哥哥的好基友都调查清楚了吧?
     他含糊道:“爱与恨都可以激发人的潜力获得力量,如果在他的内心充满憎恨的同时,还有人将他当成朋友,想必这些人对他极为重要。”
     他深深的看着黑鸟院夜半:“如果你伤害了这些人,他会更加愤怒,也会更加努力吧,因为如此弱小的自己,甚至比仇恨本身都可憎。”
     黑鸟院夜半听后眼睛特别亮,麻仓好歪歪脑袋,也若有所思。
     夏川鱼又道:“但你难道打算就这么和你哥哥僵持着吗?他恨着你,的确会变强,让他获得力量,可接下来呢?”
     他轻声道:“恨可以获得力量,可唯有爱,才能让人拥有未来。”
     “是毁灭他的未来和心灵,还是你们兄弟二人一起走下去,黑鸟院夜半,这个答案取决于你,我无能为力。”
     说完后,夏川鱼干了最后一杯酒,胡乱道:“好了,收拾东西找地方休息吧。”
     “天黑了。”
     当天晚上黑鸟院夜半就走了,麻仓好和夏川鱼躺在毯子上,看着头顶璀璨的星空,两人都没说话。
     良久良久,麻仓好才道:“你在想什么?”
     夏川鱼道:“我什么都没想。”
     “唔……”怪不得什么都没听到。
     他道:“你也有兄弟?”
     “……有啊。”夏川鱼轻声道:“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我相信村子里的每一个人。”
     麻仓好歪着脑袋看着夏川鱼:“你的爱可真廉价。”居然分摊那么多份?
     夏川鱼笑了:“是啊,所以我不干了,心里住进人,就无法做到两者兼顾了。”
     麻仓好听到了一个名字,他问道:“你过来了,他呢?”
     “……”夏川鱼头疼道:“我只担心他会不会和另一个混蛋合伙捅破天。”
     宇智波真一为了找他八成会和蓝染合作,总觉得……回去后会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他。
     麻仓好看着夏川鱼纠结的模样,突然道:“说起来你会通灵术吗?”
     夏川鱼干脆摇头:“完全不会!”
     麻仓好挑眉:“不会通灵术,你怎么和我一起参加通灵王大赛?”
     夏川鱼无赖道:“不是有你吗?话说当初邀请我的人是你哎,考试资格什么的,难道不该你负责吗?”
     “……”麻仓好突然想掐死夏川鱼。
     他没好气的道:“总要通过预选……”话说到一半又顿住了,这家伙不会通灵术,怎么帮他战斗?
     夏川鱼倒是不放在心上,通灵者之间的战斗都是以持有灵决胜负,持有灵也就是人的灵魂,通灵者本身的巫力和持有零的灵魂相结合,会产生强大的力量,他自己本身的灵魂之力就很强,根本……
     等等啊!
     夏川鱼也想到一件事,他面色严肃的道:“对了!好,我问你,通灵人之间的战斗是需要灵魂之力的,对吧?”
     麻仓好点头:“是的,通灵者表现出来就是巫力,你……”
     夏川鱼道:“你忘记了,我的灵魂不是此世之物,如果脱离了义骸……”
     麻仓好神色也严肃了起来,很显然他已经明白了夏川鱼的意思。
     他慢慢道:“是了,你的力量不能离开你的身体……”
     夏川鱼耸肩:“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我恐怕就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麻仓好沉默良久才道:“……其实我不需要你帮我战斗。”他对自己有信心。
     夏川鱼一愣。
     “你做一个见证者就行了。”
     让另一个世界的王来见证他成为通灵王,见证他和叶之间宿命的对决,见证轮回千年的最后结局,见证一个新地球的诞生,见证他……是对的。
     无数人咒骂他,恐惧他,迫害他,威胁他,谋杀他,反对他,否定他……他唯有以成功来反驳一切。
     他终将达成梦想,成为通灵王。
     第二天,麻仓好和夏川鱼告别。
     “趁还有点时间,再去找几个看得上眼的手下。”
     夏川鱼听后特别开心:“你要走了?既然你走了,那我就去最近的城市坐飞机回去啦!”
     麻仓好:“……你不是说担心被爱因兹贝伦发现吗?”
     夏川鱼砰的变成了一个中年人,他伸手摸了摸矮子·麻仓好的脑袋,笑眯眯的道:“啊,那不过是借口。”
     他眨眨眼:“你不喜欢一切现代化交通和工具,不是吗?”
     不要小瞧他的观察力和敏锐度,搜集一切情报已经成为夏川鱼的本能了。
     麻仓好一愣,对上夏川鱼满是笑意的眼眸,他别过脸嘟囔道:“……咒术可以通过手机等电子联络工具直接破开结界作用在电子工具的使用者身上,并且容易被黑客掌握信息,很不安全。”
     夏川鱼傻眼了:“啊,咒术这么厉害!”
     怪不得麻仓好从不用手机一类的东西,还有这种说法。
     他想了想:“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看样子他需要做多点通讯符箓了,还是魔术传音符比较安心。
     麻仓好看到夏川鱼认真的听取了他的建议,唇角微微上挑,他道:“那我走了。”
     夏川鱼挥手:“再见。”
     坐飞机回到熊本,又找了的场一门的别院,坐车回到自己在本家的小院子,夏川鱼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一趟出门发生了不少事,找到了便宜姐姐,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还和好基友加深了交流,获得了不少魔法书籍……唔,所得颇丰呀!
     他的心情棒棒哒,不过这份好心情只持续到的场静司带着吉田幸司走进院子。
     吉田·催稿·编辑·幸司将厚厚一叠合同和稿子拍在夏川鱼面前,他面无表情,看上去像阎王。
     “恭喜获得手冢赏第二名,编辑部已经确定了,下个月就开始连载第一话,一个月四话,从现在开始让我们一起来备稿吧!”
     夏川鱼瞪圆了眼睛,糟糕!他只有第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