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6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吃完早饭,日暮草太问夏川鱼:“既然你的任务结束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夏川鱼摇摇头:“难得出来一次,我要去东京新宿一趟。”
     日暮草太一愣:“你要回东京?”
     “嗯,我有一个不错的朋友住在新宿,难得出门一趟,我就和他约好了要见一面,我还顺便拜托他定制了一些东西,也要去取回来。”
     日暮草太想了想:“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回家看看爷爷和妈妈。”
     夏川鱼道:“正好顺路。”
     日暮草太预定了最快去东京的机票,除了加贺清光不得不委屈的将本体放在托运舱内,一切顺利,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东京。
     夏川鱼和日暮草太约定了时间,晚上去日暮神社拜访,就和日暮草太分开了。
     站在东京的土地上,夏川鱼深吸一口气,先是眉心微蹙,随即又舒展开来。
     东京啊,不愧称之为魔都,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加贺清光发现了夏川鱼的异样,他轻声道:“主君,这边的空气太过浑浊,您的身体……”
     青年眉心微蹙,满脸担忧。
     对于加贺清光来说,昨日是他的新生日。
     他之前的感觉都是朦朦胧胧的,尤其是在池田屋刀刃折断,上任主人去世后,他更是浑浑噩噩,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断刃重打,也并未激发刀内沉睡的灵性,直到他遇到夏川鱼。
     之前加贺清光强制认主完全是无意识间被夏川鱼身上的刀意引动,直到昨日麻仓好对他施展引灵术后,加贺清光才终于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的加贺清光很心塞,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新主人,还没说几句话呢,转眼小主人就喝得晕晕乎乎,路都不会走,走了两步还屏退了日暮草太和他,小小的主人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在一片废墟中,不知道用了什么术,然后就一头栽倒,怎么呼唤都不醒……
     嗯,说实话,对加贺清光来说,这打击有点大。
     如果说夏川鱼在木叶村的信用为百分之百,那在加贺清光这里的信用就是负值。
     夏川鱼笑了笑,虽然环境差劲了点,不过他还能忍。
     他认真道:“没事,相信我加贺,我不会勉强自己的。”
     加贺清光:呵,我不信==
     夏川鱼:“……”
     ……这种需要重新刷信用值的感觉真是令人心塞啊。
     一路做车到达新宿车站,下车后夏川鱼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地址,他一边看地址一边对照地图,心中升起疑惑。
     “新宿,无限城外围街道……。”
     无限城?夏川鱼觉得不对劲,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无限城似乎是新宿建造的废弃大楼吧?
     笔友住在无限城附近吗?
     加贺清光好奇的问道:“主君,您这是去见朋友吗?”
     “唔,确切来说是笔友。”夏川鱼解释道:“我是在杂志上看到他提出的问题,觉得很有趣,就写信给他,一来一往我们就成了笔友。”
     “笔友?”加贺清光眼神有些诡异,他上下打量着夏川鱼,犹豫了一下道:“恕我冒犯,主君,您今年还未满十岁……吧?”
     夏川鱼脚步一顿,表情有些诡异:“你怎么知道我未满十岁?”
     加贺清光慢吞吞的道:“早上帮主君收拾书包时,在下看到了您的学生证哦。”
     “………………”
     夏川鱼体会到了久违的尴尬,纵然他的脸皮已经被老家全大陆忍者锻炼的又厚又硬,但只要想想来日老家忍者知道名震忍界的初代忍宗大人还要在异界上学,学习一加一等于二时,他就有种杀人灭口的冲动。
     他咳嗽了一下,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我……是被养父收养的,我还有一个哥哥,养父一直单身,我们一家三口感情很好。”
     加贺清光扭头看着身边的主君,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养父因早年一些特别的原因,身体始终不大好,我六岁那年养父的身体每况愈下,因为那是魔法诅咒反噬,普通医疗手段无效,刚学习魔法的我依旧无能为力,就只能在膳食上下功夫,为此我订阅了很多医学和养生杂志,翻了很多书……”
     他扬起一抹笑容。
     “我是在医疗杂志上认识十兵卫的。”
     提起笔友,夏川鱼就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他在针灸之术和调理身体上有非凡的见解,我一时冲动给他写信,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一来一往就成了笔友,后来我才知道那年他才十二岁哦。”
     加贺清光睁大了眼睛。
     “十二岁?您是说,拥有独到见解并在医学养生杂志上刊登文章的人,居然是十二岁的孩子?”
     夏川鱼得意的道:“是啊,而发现了这一点并和他通信的我那年才六岁。”
     他指了指自己:“别小瞧我啊,加贺。”
     加贺微微垂眸,他道:“在下没有小瞧主君的意思,只是觉得……”
     他看着夏川鱼:“如此努力的您,会很累吧。”
     夏川鱼一愣,他看着加贺清光,慢慢露出微笑:“你是在安慰我吗?”
     加贺清光别过脸:“……请继续说下去吧,您和那位笔友后来呢?”
     “璞。”夏川鱼笑出了声,眼瞅着加贺清光身上要冒杀气了,他就接着道:“不过他家里似乎出了什么事,中间有段时间寄出去的信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回复,大概八个月后我才又收到了十兵卫的回复,我这才知道寄信的地址变了,他居然跑到了新宿。”
     说到这里,夏川鱼心下微叹,他觉得十兵卫家里八成是出事了,否则不会换地址,更不会那么久不回信。
     “之前我写信给他说打算出门一趟,问他愿不愿意见面,他同意了我的请求。”夏川鱼的神色中充满了期待:“希望一切顺利。”
     加贺清光微微眯眼,他扫视着周围,此刻他们已经深入新宿,快要接近无限城外围区域了,看着附近巷子里偶然传出的杂音,他轻声道:“但愿如此。”
     ……会将见面地点约在如此混乱的地方,真是不知道自家主君到底有多大条呢?
     贝德利咖啡屋在无限城混乱区域的最外围,老板是个老头,看上去特别和善,夏川鱼推门进去时,店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老头看到夏川鱼时眼睛微微睁大,似乎很惊讶,他仔细打量着夏川鱼,发现这孩子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生后,表情更微妙了。
     他像是一个大灰狼一般上前,弯下腰,和颜悦色的道:“孩子啊,你有什么事吗?”
     夏川鱼脆生生的道:“我等人。”顿了顿,他道:“他说让我在这里等他。”
     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夏川鱼,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如此娇嫩可爱的小孩子,难不成是被哪家人贩子骗来的货?
     真是可怜呢。
     老板这样想着,抬眼看去,正对上男孩清澈明亮的双眸,老板顿时觉得自己早已泯灭的良心有复苏的迹象,他难得好心道:“好孩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点回家吧。”
     哪想到男孩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变得特别灿烂:“谢谢你老板,您真是个好人~~但我是来这里等人的哦,已经约好了的!”顿了顿,他补充道:“我没关系,您放心吧。”
     老板捂着自己微颤的小心肝,轻一脚重一脚的离开了。
     啊呀小正太那句您真是个好人……杀伤力太大了,他居然是个好人哈哈哈哈!
     ……好吧,冲着这句好人,老板奉上了一杯……牛奶,是的,小孩子喝什么咖啡,当然要喝牛奶,以及一块覆盆子蛋糕。
     夏川鱼气鼓鼓的看着牛奶,在看到蛋糕时又露出了笑脸,老板那名为良心的东西有开始蠢蠢欲动,他道:“孩子,你在等谁?”
     夏川鱼眼瞅着老板似乎真的在担心他,他想了想就道:“我的朋友,笕十兵卫。”
     ……谁?老板掏掏耳朵,笕十兵卫?
     哈哈哈他一定是耳朵出了问题,怎么会听到男孩约见的人竟是无限城地下层霸主的副手?
     就在老板装死之时,一个年轻人推门进来了,这年轻人带着墨镜,看不清面容,身材高大,穿着短袖衬衫,牛仔长裤,他刚一进来,夏川鱼就抬起头看他。
     老板瞪圆了眼睛:“你你你——!!”
     青年淡淡的瞟了一眼老板,老板张大嘴巴,看看青年又看看男孩,不可置信的道:“你真的在等他?”
     夏川鱼点头,看到夏川鱼的动作,青年的表情彻底裂了。
     青年,也就是笕十兵卫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什么他神交已久的挚友是个小学生?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老板失声道:“他可是那个家伙的……”
     尖锐的声音唤醒青年崩溃的神智,他用你死定了的眼神幽幽的盯着老板,老板立刻将剩下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夏川鱼伸手,扯了扯笕十兵卫的袖子,笕十兵卫回神,低头看着面前的男孩。
     夏川鱼道:“老板是好人,他在担心我呢。”
     “…………”笕十兵卫默默看老板,他怎么不知道面前这个一手操控无限城五成军火买卖的军火商什么时候成了好人?
     夏川鱼欢快的道:“老板老板,麻烦来一杯蓝山。”他皱鼻子:“我不能喝咖啡,他总能喝吧?”
     然后他又看向笕十兵卫:“我记得你成年了吧?哎你比我大六岁,有十八了吧?”
     “…………”笕十兵卫嘴角微微抽搐,半晌他叹了口气:“老板,一杯蓝山。”
     笼罩着老板的杀气消散,老板大口喘着气,跌跌撞撞的窜了。
     嘤嘤嘤嘤今后他一定给孤儿院捐钱!每一个孩子都是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