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3章
最快更新繁星 !
    “你吃什么?”夏川鱼指着面前的一大排丸子:“鱿鱼?章鱼?鱼卷?墨鱼?”
     麻仓好看着面前一大堆丸子,犹豫了一下道:“有咖喱吗?”
     夏川鱼道:“让老板做成咖喱味的不就行了。”
     他高声道:“老板~~~”
     中年大叔先开门帘,就见面前站着两个小孩子,他笑眯眯的道:“哦~两个小子~你们想吃什么?”
     “能将丸子做成咖喱味的吗?”
     “有咖喱酱哦~”
     夏川鱼看麻仓好,麻仓好点点头:“咖喱酱也行。”
     夏川鱼干脆道:“那就来两份大满贯,一份加咖喱酱一份加牛肉酱,再来两瓶烧酒。”
     老板皱眉:“小孩子吃什么烧酒?”
     “就要烧酒。”夏川鱼抬头看了老板一眼,黑色的眸子隐隐有光闪过,那老板只觉心神一阵恍惚,立刻喃喃道:“好的,两大份丸子以及两份烧酒。”
     麻仓好挑眉:“看样子你经常这样干?”
     夏川鱼耸肩:“方便嘛,要不就你我这身高,想要喝酒不知猴年马月了。”
     两人停留在一处街边关东煮的摊子上,麻仓好和夏川鱼都换了一身衣服,一个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件宽大的斗篷,斗篷上嵌着大大小小的五芒星标志,另一个去掉衬衣换上了一件长袖t恤,和之前的形象截然不同。
     毕竟夏川鱼和某个二缺阴阳师照面了,他不想沾麻烦就索性换了衣服,反正他不怎么离开的场本家,几年后长大就没事了。
     麻仓好把玩着手上青白色的瓷瓶,抿了一口,苦涩的酒液顺着喉咙滑下,他淡淡道:“你不是的场的人吧?”
     虽然在废弃工厂里男孩用的是的场一门的符箓,可麻仓好就敢笃定的说夏川鱼绝不是的场一门。
     夏川鱼咧嘴一笑,他举起烧酒瓶敬了麻仓好一杯:“卫宫川,魔术师。”
     麻仓好一愣:“魔术师?麻仓家发布任务的范围已经这么广了?连魔术一道都有涉猎吗?”
     夏川鱼摆摆手:“不,麻仓家的通缉令发布给了的场一门,我被的场一门收养,静司不想找你晦气,就让我过来转一圈做个样子。”
     麻仓好嗤笑,怪不得他自始至终都没察觉到杀意呢,唯一一次男孩放杀气,是因为他变相挟持了那个背着他的少年……
     他慢吞吞的拿起一根墨鱼串,涂上厚厚的咖喱酱:“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被追杀吧?”
     夏川鱼吃着章鱼丸子,他点头:“我听到的版本是你准备灭绝全人类。”
     麻仓好呵呵道:“啊,我的确这么打算的。”
     夏川鱼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
     麻仓好看着夏川鱼,自从这家伙发现他能察觉人心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他就听不到他心里想什么了。
     “……你似乎不以为然?”麻仓好的语气有些危险。
     夏川鱼想了想道:“怎么说呢?你这个理想听上去挺酷炫的。”
     麻仓好重复道:“酷炫?”
     有人说他残忍有人说他疯狂有人说他冷酷,但唯独头一次,居然说他这理想……酷炫?
     夏川鱼认真点头,是啊,当然酷炫了,总比某人要让全世界都陷入美梦中听上去霸气吧?
     宇智波斑:呵呵。
     夏川鱼比划着叉子:“我呢曾见过不少理想奇妙的人。”
     比如大蛇丸。
     “早年有个人告诉我,他要离开某个国家,去到一个国力软弱的地方开辟新势力,我当时特别震惊,因为那家伙也算位高权重,地位能力待遇可比我高多了,就因为理念不同,他就叛逃离开,说要建立一个新政权。”
     夏川鱼兴致勃勃的道:“我很佩服他,最后他成功了。”
     做叛忍做到大蛇丸这份上,也算前无古人了。
     麻仓好听后兴致也来了,他好奇的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的势力和我们的势力结盟了,他和那些曾经抛弃他的人平起平坐,威名赫赫呢。”
     比起流浪四方写小说的自来也,呆在木叶医院研究医疗忍术的纲手,单从政治层面上来说,大蛇丸无疑要比两个队友强很多,最起码,人家也是村长呢=v=
     “又是很多年过去,有个人因为自己所爱的人死了,就憎恨他的师长和家族,一怒之下隐姓埋名,抛弃过去的姓氏和荣耀,准备毁灭全世界。”
     这说的是宇智波带土。
     “说真的,我一开始也挺佩服这小子的,但是……后来他居然为此目的欺师灭祖,我就决定想办法抓住这小子往死力打,不过我太忙了,这小子又滑不溜秋,最后……”
     夏川鱼叹了口气:“最后这家伙居然掀起了全大陆战争,说要创造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
     麻仓好一直沉默着,听到这里,他轻声道:“他成功了吗?”
     夏川鱼鄙夷的看了麻仓好一眼:“当然没成功,如果他成功了,我早死了。”
     他身为木叶火影,宇智波带土想要成功,只能踩着他的尸体前行,否则夏川鱼当然会粉碎宇智波带土的阴谋。
     麻仓好皱眉,他深深的看着夏川鱼,目光变幻莫测。
     “后来我又认识了一个蛇精病,他的梦想更加伟大,他说这个世界是痛苦的,充满悲伤的,是错误的,他要改正这个错误,要让全世界都沉浸在最美的幻想中,由他控制着一切,这样大家都能美梦成真……”
     这说的是宇智波斑。
     听到这里麻仓好也忍不住了:“……再美的梦,终究是梦而已,那不是现实。”
     夏川鱼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也这么想,我的伙伴们也这么认为,奈何那家伙实力真是强啊,当时差一点他就成功了,我又不想豁出命和干架,最后只能釜底抽薪,将他达成美梦的条件之一毁掉,那家伙气得不行,发誓有生之年矢志不渝的来找我家的麻烦,幸好我还有几个可靠的前辈能拖住他,否则我的乐子就大了。”
     想想整天有个永恒万花筒盯着他,吃饭睡觉工作出门……这日子根本没发过啊。
     这样一想,夏川鱼觉得初代千手柱间能活过来,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
     “再后来家里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觉得吧是时候将繁重的工作丢给后辈,来个愉快的假期时,我无意中又认识了一个人。”夏川鱼抿了一口烧酒,继续侃大山:“那家伙立志于当一个改革者,唔说是改革者可能还不太准确,他想要立于天上,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而非那偏居一隅的神……”
     这说的是蓝染,不过夏川鱼对蓝染的了解不算深刻,尚不敢下定语。
     “其实我倒是能理解他,没人愿意从一开始就臣服于他人,尤其是他野心那么强,有能力,有实力,有智力,凭什么要去听命于一个幕帘之后的人?”
     静灵庭那么多队长队员,蓝染惣右介真正看得上眼的,也只有浦原喜助一个人,浦原喜助一颗红心向灵王,蓝染惣右介却不甘心。
     放眼静灵庭,众生碌碌无为,庸俗无能,他凭什么要和那样的家伙混为一体,为什么不能挣脱这个牢笼,站在众生之上?
     麻仓好握住烧酒瓶子的手一紧,他轻声道:“……听上去充满了诱惑,但坐在幕帘之后的人,纵然愚蠢,却依旧有着一大群更加愚蠢的手下,并试图覆灭一切反对的声音。”
     他不期然的想起了那个平安年代,端坐于幕帘之后的天皇陛下,那个看似优雅风流,光彩照人,实则肮脏浮夸,卑劣可憎的时代。
     “那就让他们连声音都说不出来吧。”
     夏川鱼的语气平淡,就像是再说章鱼丸子很好吃一样普通。
     “我就是如此,事实证明这样做的效果还不错。”
     老家的火之国大名在他面前,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麻仓好轻笑起来,他冷不丁道:“能操控时间的人啊,你绝对不可能只有十岁吧?”
     夏川鱼也笑了:“和千年轮回的大阴阳师相比,我还很年轻。”
     麻仓好扭头,他深深的注视着夏川鱼,黑色的眸子几乎变成了血色,两只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六芒星符箓之光。
     “你到底是谁?”
     夏川鱼沉默了一下,他微笑,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沙漏形状的幻影。
     “我是卫宫川,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里,我就是卫宫川,也只能是卫宫川。”
     麻仓好的瞳孔微微睁大,慢慢的,他露出了笑容。
     “旁观者?”
     夏川鱼自嘲道:“世界意志不容违背,我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了。”
     比如死去的卫宫切嗣。
     麻仓好却不以为然,他斩钉截铁的道:“我不相信命运,我掌控轮回,主宰命运,这一次我注定会成功!”
     夏川鱼看着麻仓好,总觉得自己又看到了一个宇智波斑。
     那家伙也主宰着生死,想死就去死了,想活了用伊邪那歧又活了,又想死了就去掉外道魔像死了,又想活了又秽土转生出来了,最后甚至还用轮回天生术复活了好几个影……
     那麻仓好呢?
     他的结局又是什么?
     夏川鱼笑了,他道:“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他年再和友人谈笑,也许能让我再多个例子。”顿了顿,夏川鱼补充道:“失败的例子太多了,我祝你成功。”
     麻仓好挑眉:“这是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