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4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学校门口,日暮草太抱着小提琴盒快哭出来了。
     人呢?学校门口等的天都黑了,人去哪了?
     而此刻关东煮的铺子里,夏川鱼正和麻仓好针砭时弊,说得不亦乐乎。
     所谓的针砭时弊,是指麻仓好针砭着千年前藤原家的一二三,夏川鱼扯淡着当初火之国大名的四五六。
     “我就一直不明白了,为什么那几位大人都没看出来呢,千手死绝了,宇智波若是不死绝,大名的屁股能安稳了?团藏那家伙也是蠢,就专盯着宇智波,若非当年那位老者力挽狂澜,估计木叶早就成一锅粥了!”
     夏川鱼喝得有些高,反正也和麻仓好说开了,老家的事情说的再多也无所谓,就滔滔不绝的絮叨着早年发生的事来,而麻仓好呢?
     “藤原公有大志向,虽然他比我还小六岁,不过当年我第一次见他,我就知道他绝非池中之物,后来藤原兼家引诱花山天皇出家,藤原家掌控朝野,当时藤原兼家想推孙子伊周,藤原道长走了中宫的路子,最终成为关白,权倾朝野,一门三皇后……”
     麻仓好和藤原道长的关系不错,不过仅止于此。
     “可惜我死得有点早,没有亲眼看到道长最鼎盛时期,倒是看到了他向源家女郎送桃花俳句,却被下人撵出来的样子哈哈哈哈……”
     一个说着平安时代的风骚,一个说着战国时代的硝烟,两人谈性愈浓。
     “哎说起来当年你怎么死的?”夏川鱼吃着冬菇,和麻仓好碰杯:“我听到的版本是你被家里老老少少一起阴了?”
     若是往常提起这件事,麻仓好的心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不过现在嘛……
     许是酒正酣,意正浓,气氛恰到好处,他把玩着圆圆的酒瓶,懒洋洋的道:“啊,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当年我太年轻,不知道掩盖一下,结果被家里老头看出来了,他觉得我被恶鬼占据,再加上我和家里的关系本来就特别不好,所以……”
     夏川鱼饶有兴致的道:“我一直挺好奇的,什么叫做被恶鬼占据呢?”
     “心生恶鬼,以人现之。”说到这里,麻仓好斜了夏川鱼一眼:“你这一生就没干过亏心事吗?”
     夏川鱼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想着,酒喝多了思维都僵硬了,他慢慢摇头:“没,我这一生无愧于心,无愧于我的信念和理想。”
     麻仓好一愣,他细细打量着夏川鱼,发现此人此言居然发自肺腑,不由得喟然长叹:“但愿你今后也如此……”
     “恶鬼呢,就是在人心灵空隙间趁虚而入,然后邪恶和黑暗就会占据你的身体,做出和往日大相径庭的事来。”
     夏川鱼愣愣的,他这纯粹是反应迟钝,他道:“如果人生重来,我的选择恐怕还是一样,心有空隙……我不敢说自己心念明达,从不出错,但是……”
     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就算我真的出错了,就算我的心真的露出了空隙,我也不怕。”
     夏川鱼眨眨眼,冲着麻仓好得意的笑:“我有好多坚强的后盾,他们都是我最忠实的伙伴、家人和下属,我如果犯错了,他们会指出来,并帮我做好的。”
     麻仓好挑眉,他意有所指:“你就不怕做错了被人联手背叛吗?”
     夏川鱼哈哈大笑起来:“如果我被人背叛了,那只能说明我识人不清,只能说明我没有足够的气度和能力让那些人心悦诚服。”
     他道:“如果我始终都站立在最前方,大踏步向前,他们为什么会背叛我?别人给的我能给,别人不能给的我也能给,又何来背叛之说?”
     麻仓好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孩,男孩的笑容和他的年纪有着强烈的违和感,尤其那双黑色的眸子,更是若夜空般浩远,内里似有星空闪烁,光华璀璨。
     这是一双属于王的眼眸,顾盼间尽显王者风采。
     麻仓好喃喃道:“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家伙见到自己并不惊讶,也并不诧异。
     在见识过人世间最肮脏却又最美好的革命和战争后,在攀登到世间最高之处俯瞰天下后,在放下一切远走四方游戏人间后,想必再难有什么事能引起这家伙震动了。
     这一晚两人聊了很久,久到火灵都自己出去吃了一圈回来,久到半吊子日暮草太都找过来了。
     这倒霉少年抱着琴盒在关东煮的摊子前直喘气,他凭借着加贺清光和主人之间莫名的吸引,艰难的找了过来,在好不容易呼吸平缓了一些后,他挑开帘子,就看到从的场本家过来考试的男孩正拎着一瓶烧酒大口大口的喝,看表情欢快极了,他身边还坐着个男孩,不过日暮草太完全没有注意,而是……
     “啊啊啊啊你居然喝酒!!!”
     少年不可置信的指着夏川鱼手中的酒瓶:“你才多大就敢喝酒?老板呢?老板疯了也敢给你酒喝?”
     夏川鱼早就喝高了,反应慢了两拍才缓过来,他慢吞吞扭头看着日暮草太:“哦,是你啊……”
     麻仓好也懒散的看着日暮草太,他喝的也挺多,心里还想着啊呀又是个单纯孩子,说出来的和心里想的也是一样呢。
     “什么叫是我啊!!”日暮草太很无力:“考完试就算不回来,好歹给我说一声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夏川鱼摆摆手:“能出什么事?”
     “万一你被人袭击了呢?”日暮草太没好气的道:“刚才本家那边来消息,说任务发布人已经到了,让你凌晨十二点去万叶神社集合。”
     万叶神社?那是哪?
     夏川鱼打了个酒嗝,他的舌头打着转,纵然夏川鱼自诩酒量高超,奈何换了个壳子,影响竟出乎意料的大。
     他问:“去那干嘛?”
     “说什么目标人物就在这里没离开……”日暮草太随手将抱着的琴盒交给夏川鱼,又从兜里摸出一张照片:“对了,这是你这次的任务目标……”
     日暮草太正说着呢,就见男孩身边那个人扭头看了过来,这也是个男孩,和卫宫川一样有着一头长发,不过这头发……好像是深酒红色吧?咦?和目标任务相同呢!
     日暮草太正这样想着呢,就对上此人似笑非笑的面容,他顿时傻眼了。
     “啊啊啊啊啊等等啊!!”
     他死命的扯夏川鱼的后衣领:“这家伙这家伙!!”
     夏川鱼慵懒的道:“又怎么了?”
     “这家伙不就是你的任务目标吗?你怎么和他一起喝酒啊?!”
     夏川鱼愣了几秒钟,才伸手接过那张照片,他瞟了一眼,随手一拍,当着日暮草太和麻仓好的面,直接震碎了那张照片。
     他淡定的道:“哦,反正我接到的任务要求是拦住这家伙,你也看到了我可拦住他了哦,晚上的集合我就不去了,就说我为了拦住他身受重伤,记得帮我要报酬哈~”
     ……哈?
     日暮草太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麻仓好再也忍不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夏川鱼的鼻子,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麻仓好笑够了,他跳下高椅,伸了个懒腰,日暮草太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躲在夏川鱼的另一侧。
     麻仓好道:“我走了,今天聊的挺开心。”
     夏川鱼晃悠悠的站起来,刚站稳脚下就是一轻,差点栽倒在地,幸好怀里抱着琴盒,琴盒撑地,倒是没真摔下去。
     他道:“我也聊的挺开心,以后有事常联系。”
     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夏川鱼呼唤老板结账时,麻仓好的目光落在了旁边的琴盒上。
     他挑眉,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索性伸手抱起琴盒,日暮草太犹豫的道:“那个,你你你……”
     麻仓好没搭理日暮草太,他打开琴盒,里面放着的果然不是小提琴,而是被黑布包裹着的长刀,他伸手扯开黑布,露出了里面的加贺清光。
     麻仓好脱口而出:“好刀!”
     夏川鱼结账回来,恰好听到这句话:“当然是好刀,怎么?你还用刀?”
     麻仓好没回答,他伸手,白皙的手指仿佛在引导着什么,顺着刀柄来到刀身,最后停留在刀尖上,他抬头看着夏川鱼:“伸手。”
     夏川鱼晕乎乎的,听到麻仓好的要求,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指,麻仓好一把抓住夏川鱼的手指,在刀尖一引,下一秒,一股莫名的力量骤然爆发开来,夏川鱼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再抬头,就见一道虚幻的人影从天而降。
     这是一个身穿红色羽织的青年,他面容精致,眼眸狭长,瞳孔泛着深深地血色,他半跪在夏川鱼身前,虔诚而恭谨的握住夏川鱼的手。
     “在下加贺清光,拜见主君。”
     夏川鱼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年,就听麻仓好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你的刀灵,权当酒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