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9章
最快更新繁星 !
    轰隆——!
     一道人影狼狈不堪的被甩出去,他好不容易固定身形,刚一抬头,脖子上就一点刺痛,睁眼一看,得,长刀刺喉,还比什么?
     他叹气:“我认输。”
     面前的男孩露出灿烂的笑容,他收回长刀,明亮的刀光逐渐消失,变成了最普通不过的木刀。
     夏川鱼道:“反应速度提高了很多,刚才那个是什么术?一瞬间我居然有种□□控的感觉,不过术的力度太小了。”
     夏川鱼对面这个中年大汉无语道:“还小?我专门实验过了,都可以挪动一块巨石呢,哪知道……”
     哪知道那么大的力量,对于面前这个孩子来说还是不够。
     夏川鱼耸肩:“好吧,我不是除妖师,不太清楚秘术的要求和衡量,不过……”
     他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你可别拿这一招对付人哦,没用。”
     “……qaq”中年大汉捂着一颗破碎的心嘤嘤嘤嘤的走了。
     夏川鱼笑嘻嘻的道:“大叔~记得下次念咒的速度快一点哦~虽然说的可能不太对,但是咒语的第二小节和第三小节之间有空隙哦~”
     围观的除妖师们听后面色不一,夏川鱼一甩竹刀:“下一个~”
     下一个……没有下一个了啊!
     围观的除妖师们一哄而散,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被眼前这名卫宫家的魔术师抓住对打。
     这小半年夏川鱼成功挑了大部分的场一门的除妖师,他根据自身实力和差不多的除妖师对战,一方面熟悉除妖师的作战方式,一方面完善自己新开发的术,确定在这个世界时所用的战斗方式。
     如今的他已然能娴熟的使用b级以下忍术,能使用刀术、手里剑、体术以及一部分编号靠后的鬼道,鉴于空间忍术不能用,他就下大力气练习瞬步·空蝉,迅雷一般的速度加上他的刀术以及时间刻印,夏川鱼的实力基本成型。
     有了实力就有自身保障,夏川鱼的心情总算放松了许多。
     这一年他十岁。
     的场静司送了他一份大礼。
     “加贺清光。”他将手中的长刀递给夏川鱼:“幕末时代新撰组第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的佩刀。”
     夏川鱼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长刀,刀刃纵然在剑鞘里,外面依旧萦绕着浓郁的杀气和血气,刀柄似乎被重制了,缠绕着古朴的花纹,他伸手想要握住长刀,犹豫了一瞬,却又缩回手。
     他抿唇:“不是说冲田队长用的是菊一文字则宗吗?”
     当他年纪小没学过幕末历史吗?
     的场静司饶有兴致的看着夏川鱼:“的确,但菊一文字则宗是非常贵重的古刀,正式场合那位威名赫赫的队长可能会用菊一文字则宗,然而真正对敌或者平日佩刀用的应该是这一把,加贺清光。”
     夏川鱼微微蹙眉,刀有灵,并非拿到一把好刀就能用,虽然一把好刀能给他带来助力,然而……他要是敢在这里用了加贺清光,等回老家,估计旗木塑茂送他的寒泣刀就要甩脸色给他看了==
     寒泣刀:呵。
     的场静司悠悠的道:“怎么?你嫌弃这把刀?”
     夏川鱼撇嘴:“怎么可能?”
     的场静司又道:“你不喜欢?”
     夏川鱼又摇摇头:“喜欢啊。”
     的场静司忽悠道:“那你为什么不□□看看?”
     夏川鱼表情微妙的看着的场静司:“别试探了,我并非忌惮于这把刀上的怨憎之气以及杀意,也并非嫌弃这把刀刀刃曾碎裂,更不觉得没名气就不能使用……”
     的场静司呵呵:“哦,你知道啊……”
     夏川鱼没好气的瞪了的场静司一眼,他叹了口气,退后一步,很郑重的对这把刀俯身行礼。
     “加贺清光,多谢你的厚爱,但我已有佩刀,所以……”
     的场静司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他刚要说什么,就见本来平放在男孩面前的加贺清光骤然发出一声刀鸣,随即刀身无故震动,长刀出鞘,刃光晦涩,带着粘稠的血气和杀意,上面隐有花纹,正是当年碎裂重打后的痕迹。
     长刀出鞘后噌一声擦着夏川鱼交叠的双手落下,深深的刺入地板。
     夏川鱼嘴角微微抽搐,他无言的看着手指上一道血线出现,同时刀刃上那丝血线化为淡淡的灵力渗入加贺清光之中。
     ……这这这!这特么的是强买强卖啊!!!
     的场静司哈哈哈大笑起来,甚至不顾自己的形象笑的全身抖动。
     夏川鱼头疼的看着面前这把刀,他终于伸手,握住这把长刀:“刀是好刀,真是……受之有愧啊。”
     怎么办,将来回老家了寒泣刀会不会抛弃他qaq?
     可不管怎么说刀已见血认主,如果再拒绝,这把刀恐怕会生撕了他,夏川鱼将长刀放在膝上轻轻抚摸,一方面用自身力量熟悉这把刀,一方面……
     “突然给我这么好的刀,说罢,有什么事?”
     的场静司笑完了,他才慢吞吞的道:“啊,有件事希望你出面。”
     夏川鱼看着的场静司。
     “出云那边的市子你知道吧?”
     夏川鱼道:“听说过,应该是……招魂者?”
     的场静司笑眯眯的道:“没错,以前我欠了出云的市子那边一个人情,如今她们希望我偿还,但我不太合适出面,所以就想到了你。”
     夏川鱼挑眉:“具体一点。”
     “麻仓家……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阴阳师。”
     “他们家十年前有了一对双胞胎,不过老大似乎刚出生就被抛弃了,说什么是恶鬼转世……”的场静司漫不经心的胡扯着:“前些天双胞胎的老大似乎回了出云,被揍出来了,恐山市子那边希望我能拦一拦。”
     夏川鱼抬头,他的目光滑过的场静司那只被符箓覆盖的眼眸,嗤笑道:“那你呢?你希望怎么做?”
     的场静司慢吞吞的道:“啊,她们的要求是拦一拦,那就这样呗。”
     夏川鱼这一瞬间脑中闪过很多资料,阴阳师和除妖师,业务能容相近,双方必然有争斗有摩擦,但市子通灵,这一点可比除妖师有用多了,人心生鬼养妖,除妖师可以对付妖,却无法抚慰人心。
     好像……貌似……
     麻仓家上上代家主娶了一个市子?
     夏川鱼这大半年除了专注魔术研究,剩下的时间就研究时钟塔内部资料,对其他灵能者了解不多。
     他抚摸着手上的加贺清光,的场静司此人尊崇强者,只要他始终有用,他就是一个最好的合作者。
     夏川鱼道:“好,我去拦一拦。”
     他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的场静司:“毕竟本家愿意和我对战的人越来越少,只能出去找人了。”
     的场静司沉默了一下,又慢慢的笑了。
     “呵。”他轻声道:“只要看到你,我就不得不承认,这世间是有宿慧之人存在的。”
     本家对战之人日少,卫宫川只能出去寻找,换而言之这小子是打算凭借的场一门的势,去闯自己的名。
     被的场一门收养的魔法使卫宫川,和实力强大与的场一门合作良好的卫宫川,两者分量截然不同呢。
     夏川鱼轻笑,他淡淡道:“对我来说,没有不可能。”
     他起身,大踏步离开。
     人之一生,生老病死,他曾无能为力。
     但如果他掌握了抑制力呢?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夏川鱼就从腰间取下加贺清光。
     加贺清光刃极长,它因使用者而闻名天下,刀尖曾在池田屋一战中损毁,后来冲田总司身患绝症,几乎不再握刀,也就再没有加贺清光的记载了。
     现在看来这把刀恐怕被定为损毁,然后被除妖师重制了。
     夏川鱼仔细看着刃面,眼中闪过异色。
     重铸者为了不伤害这把刀上萦绕的血气和杀意,巧妙的将断裂的刀尖重新融水打在了加贺清光上,刀身整体似乎都重新打过,重打的刀刃变短,小切先变成了大切先,估计重打的铸造师不想再用其他材料,就用原有的断刃打制,唯一和人类不同的是,这把刀火淬用的应该是妖怪的血。
     曾经的加贺清光刀锋很短,是小切先,这也方便冲田总司施展三断突刺,不过夏川鱼更擅长斩,如果真要用刺的话,对他来说用手里剑更方便。
     小切先变成大切先,倒也正好合手。
     重打后的加贺清光刃文沸腾如流水,平时不显眼,映日时夺目璀璨,只是……
     夏川鱼面色复杂的看着这把刀,刀自然是好刀,奈何……如今他身高堪堪一米一,而这把刀加上卷柄套上刀鞘长约……二尺七。
     是的,夏川鱼只比这把刀高二十厘米,呵呵。
     这真是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