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7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夏川鱼送走了的场静司,他坐在客厅里,刚抿了一口茶,门就被人大力拉开了。
     卫宫士郎蹬蹬蹬跑进来,在看到夏川鱼后神色先是一缓,随即就大声道:“小川,藤姐说你的抚养权在其他人手里?你、你要跟着别人离开了?”
     夏川鱼放下茶杯,他心中叹息,面上却微笑道:“是啊,收养我的人叫的场静司,是个……很有趣的家伙。”
     卫宫士郎握紧拳头,全身颤抖者:“……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这不对吧!你我是兄弟啊,就算老爹死了,你和我怎么会被分开呢?”
     夏川鱼平静的道:“因为我会魔术啊。”
     卫宫士郎愣愣的道:“因为你会魔术?”
     夏川鱼点头:“魔术协会有规定,魔道之人不能干涉普通人的生活,父亲虽然是魔法使,他却从未在藤姐和其他人面前暴露过,除了教导我魔术,平日也不用魔术。”
     “那你也可以这样啊!!”
     “很遗憾,我的魔术修炼还未到家,如果不继续向前,就彻底辜负了父亲的传承。”夏川鱼轻声道:“最起码我也需要将卫宫家的刻印传承下去。”
     “……魔术魔术魔术魔术!”卫宫士郎双目含泪,他愤怒的吼道:“你和老爹都因为魔术而离开,魔术就那么好吗?”
     夏川鱼道:“并非因为魔术好。”
     对夏川鱼来说,魔术是拯救他存活于此世的唯一法,不修习魔术就只能等死。
     而对卫宫切嗣来说……
     “也许你不知道,父亲的父亲就是因为魔术而被追杀,最后爷爷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害死了很多人,因魔术这种力量而去伤害他人,想必父亲也很讨厌魔术吧。”
     否则卫宫切嗣就不会被称为最没有魔术尊严的魔术师杀手了。
     “但父亲还是继承了这份力量,不仅因为魔术是卫宫家代代传承下来的最大财富,先辈留给后辈的唯一遗产,更因为……这份力量可以伤害他人,但同时也可以保护他人。”
     夏川鱼起身,他走到少年面前,轻轻握住卫宫士郎紧握的拳头,缓缓摊开。
     “父亲不是说过吗?他啊,曾经想要称为正义的伙伴,并为此不断奋斗着。”
     “想要维护正义,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魔术只是一种手段,学者凭借魔术探索宇宙的奥秘,求生者凭借魔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杀戮者凭借魔术踏入杀伐之道……以及父亲凭借魔术而努力成为正义的伙伴。”
     “当然,力量有很多种,魔术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但我既然拥有了魔术传承,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卫宫士郎睁大眼睛看着夏川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夏川鱼握紧卫宫士郎的手,笑容异常柔和。
     “说起来士郎不是说要继承父亲的愿望,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吗?”
     “那么你也来学习魔术吧。”
     卫宫士郎本来是找弟弟质问收养的事,结果却反而被弟弟轻而易举的忽悠了,不仅发誓要好好学习魔术,还跟着夏川鱼直接去仓库开始最基础的魔术修炼!!!
     他的脑子一定被驴踢了。
     “士郎修习弓道和剑道,父亲也说过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所以我建议你学习投影魔术。”
     卫宫士郎疑惑地道:“投影魔术?那是什么?”
     “就是将自己惯用的武器投影到别的物品上,并赋予那个物品和武器相同的品质和能力。”这个投影魔术是夏川鱼想了又想,绞尽脑汁想出的最适合卫宫士郎的魔术:“比如眼前的铁棍。”
     夏川鱼拿起面前的铁棍:“你需要先用魔力解析这个铁棍的结构,然后再用自身魔力改变铁棍的结构,将其内部的元素重组变成另一种结构和形状,比如说这样。”
     夏川鱼托起铁棍,下一秒铁棍表面覆满了淡红色的魔术回路,他轻声道:“。”
     卫宫士郎瞪大双眼,就见面前的铁棍变成了木制的长弓!
     “明白了吗?如果你能学会这一招,那么出门在外我也能放心了。”
     卫宫切嗣去世后,夏川鱼就将卫宫切嗣体内的阿瓦隆取了出来,转而放进了卫宫士郎体内,有了阿瓦隆的增幅,再加上他的剑道和弓道,以及非常好用的投影魔术,卫宫士郎对付一般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卫宫士郎惊讶的摸着手里的长弓,眼中闪过兴奋和好奇,不过随即他就沮丧了:“我的魔力……很少,能学会这个魔术吗?”
     “可以的,投影魔术耗费的魔力单位并不多,你经常练习应该可以。”
     夏川鱼看着兴奋摆弄铁棍的卫宫士郎,心中稍安,另一个世界的人不会涉及普通人,应该问题不大,而且……
     “士郎。”
     “恩?”
     “听说你班里有个女孩叫远坂凛?”
     卫宫士郎一愣,他有些讪讪的:“哎你也知道?远坂非常有气质,家里应该很厉害吧。”
     夏川鱼微笑起来:“当然,远坂凛和我一样,也是魔术世家。”
     “哎哎哎!远坂她也是?”卫宫士郎不可置信:“完全看不出来啊!”
     “因为有规则啊,不允许将另一个世界的异常展现在普通人面前,父亲是这样,我是这样,远坂凛自然也是这样。”夏川鱼笑眯眯的道:“而且远坂家是冬木市的管理者,如果你将来遇到一些超脱于普通人力量的存在,你可以去找远坂凛,她会处理的。”
     卫宫士郎摇头:“她和我一样大啊。”
     “没关系,远坂凛的父亲有一个徒弟,他和咱们的父亲差不多大,同时也是远坂凛的监护人,你将事情告诉远坂凛,她会告诉能处理的人,你无须担心。”
     卫宫士郎这才应下。
     三天时间很长又很短,夏川鱼将所有魔术资料都带走,只留下了一些最近本无用的东西,毕竟留再多的资料卫宫士郎不仅看不懂还容易招来麻烦,根本没必要。
     同时他耗费很多时间做了一串手链,这是用月桂和柳叶缠绕而成的普通链条,上面封印了一缕夏川鱼义骸上的头发,他用这几缕头发结城一个转移的咒文,一旦卫宫士郎遭受致命伤害时,可以一定程度转移伤害,剩下的伤口有阿瓦隆治愈,当性命无虞。
     他叮嘱卫宫士郎不管何时何地都要带着这条链子,卫宫士郎认真的答应了。
     安顿好卫宫士郎,整理好一切需要带走的资料,夏川鱼准备去学校转移学籍,结果去了才知道学籍已经被提前转走了。
     夏川鱼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
     “的场一门,可真是高效率啊。”
     临走前的一晚,夏川鱼和卫宫士郎一起去墓园扫墓。
     看着卫宫切嗣的墓碑,卫宫士郎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泪流满面。
     “老爹走了,你也要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夏川鱼没吭声,他轻轻擦拭着墓碑,奉上一束鲜花,然后双掌合十闭目轻诵。
     “愿汝来世,夫妻和睦,幸福美满,平安喜乐。”
     想必这是卫宫切嗣最遥不可及的梦想吧。
     那一夜两人在墓园呆了很久很久,太晚了两人甚至睡在了墓园。
     第二天一早,夏川鱼睁开眼就看到黑色的式神站在他面前,他看着睡得依旧香甜的卫宫士郎,轻声道:“拜托你将他送回卫宫家吧,至于我……我已经收拾好了,直接走吧。”
     这点要求,相信的场静司不会刻意阻拦。
     果不其然,黑色式神似乎得到了什么命令,它伸出长长的手指小心抱起沉睡的男孩,嗖一下走了。
     与此同时的场静司的声音响起。
     “我在机场等你。”
     夏川鱼说:“好,我马上过去。”
     他回头看了看静立的墓碑,轻轻笑了。
     “感谢您的馈赠,让我因而站立于此世。”
     “我夏川鱼……不胜感激,没齿难忘。”
     随即,他大踏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