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6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卫宫切嗣潇潇洒洒的去死了,卫宫士郎和夏川鱼的日子还要继续过,不过卫宫士郎十一岁,夏川鱼九岁,两人都未成年,需要监护人抚养。
     藤村雷画倒是想将两人的抚养权都弄到手,奈何本国收养孤儿手续多多,即便他用了些手段,也只拿到了卫宫士郎的抚养权,至于夏川鱼的……
     他无权处理。
     是的,无权,作为继承了卫宫家魔术刻印的第六代卫宫家主卫宫川,他的抚养权最优先者应该是和魔道相关联者。
     藤村雷画只是一个普通的黑道boss,他没有资格领养夏川鱼。
     当然,百分之八十的魔术世家都知道,卫宫切嗣很多年前入赘了爱因兹贝伦家族,按理说卫宫切嗣死后,夏川鱼的抚养权应该在爱因兹贝伦手里,奈何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卫宫切嗣临阵反水命令saber毁灭圣杯,导致爱因兹贝*亏一篑。
     遭到背叛的爱因兹贝伦立刻将卫宫切嗣除名,同时将卫宫切嗣作为家族仇杀序列第一名,
     不过卫宫切嗣的女儿伊莉雅还生活在爱因兹贝伦,是以所谓的仇杀序列第一名……并没有什么卵用,哪怕卫宫切嗣曾在爱因兹贝伦城堡结界外转了好久,也没见阿哈德·爱因兹贝伦有什么动静,他就好像没看到卫宫切嗣一般,直接无视了这个男人。
     所以爱因兹贝伦没有抚养权。
     其实如果卫宫切嗣有一个成年的徒弟——例如远坂家——就可以以监护人的身份抚养夏川鱼,奈何卫宫切嗣仅有的助手也死在第四次圣杯战争里了,也就是说夏川鱼的抚养权……竟然在魔术协会手里==
     夏川鱼会愿意吗?
     他死都不愿意啊!!卫宫切嗣临死前曾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远离时钟塔,他又怎么可能一头扎进去?
     其实卫宫切嗣曾留下遗嘱,上面清楚的指定了夏川鱼的抚养人,不过这份遗嘱被夏川鱼藏了起来,因为他想看看都有什么人窥伺着卫宫切嗣,想知道被卫宫切嗣隐藏严密的过去,想探究他的仇人究竟是谁以及他最后的不甘到底是什么。
     夏川鱼最擅长因势导利,将计就计,此刻牛刀小试,很快他就知道了爱因兹贝伦,更知道了圣杯战争。
     以及那个素未谋面按照年纪来算应该是他和士郎的姐姐的……伊莉雅·爱因兹贝伦。
     卫宫切嗣曾经绞尽脑汁隐藏的真相,被夏川鱼轻而易举的揭破了。
     夏川鱼想起早年卫宫切嗣曾三番四次的出国旅行,恐怕不是去旅行,而是去德国寻找女儿了吧?
     可即便他找到了真相也没有用,卫宫切嗣已经死了,哪怕夏川鱼拼着被抑制力打成残魂带回伊莉雅,也无法满足卫宫切嗣生前最后的愿望和遗憾。
     在看够了一群面目虚伪的扯皮后,夏川鱼这才施施然的拿出了具有法律效率的收养文书,按照魔术协会的规定,收养人必须和’另一个世界’有所牵连,所谓的另一个世界涵盖面很广,不单单是指魔术师,还包括了一切拥有超脱于普通人之上的力量的人所组成的世界,统称为另一个世界。
     卫宫切嗣狡猾的钻了这其中的空子,就算死了依旧摆了时钟塔一道。
     用卫宫切嗣的话来说,前四代的卫宫被时钟塔追杀成狗,不坑一坑他们是在对不起自己的姓氏。
     他请了一位除妖师来担当夏川鱼的监护人。
     夏川鱼按照卫宫切嗣留下的遗嘱,点燃了一个黑色的纸扎人,两天后,他的抚养权之争尘埃落定,一切都按照卫宫切嗣的预想成为了现实。
     夏川鱼感慨万千。
     他有些伤感的抚摸着卫宫切嗣的墓碑,这样一个算无遗策的男人,不知当年他纵横另一个世界时是什么样子?
     也许并不如何耀眼,也并不张扬,却一定高深莫测,威势重重吧?
     不知道第四次圣杯战争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那样一个强者信念崩溃,失去一切力量,死于病榻之上。
     “的场静司。你的监护人。”
     夏川鱼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这年轻人身上有着浓郁的杀气,一只眼睛被符咒遮住,散发着浓郁的不详,他虽然是笑着,但露出的另一只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他上下打量着夏川鱼,似乎在评估他的价值。
     ——说实话,夏川鱼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裸的眼神。
     年轻人身边还站着一只黑条形状的东西,旁边跟着一位面容严肃的女士,看她笔直而恭肃的坐姿就能明白的场一门八成是传承古老的世家。
     夏川鱼瞬间有种被宇智波收养的即视感。
     他道:“非常感谢的场一门的援手,在下感激不尽。”
     的场静司挑眉,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挑,他漫不经心的道:“不客气。”
     夏川鱼道:“只是……契约书上的契约人是的场火明先生,不知您和他……”
     “哦,我父亲,三年前死了。”的场静司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男孩:“怎么?看你的样子,你似乎不愿意被的场一门收养?”
     夏川鱼沉默良久才道:“士郎在冬木市。”
     如果的场一门只是普通的除妖人,那他就可以继续呆在冬木市,但很显然的场一门古老而显赫,这虽然方便从时钟塔手里抢回抚养权,却也带来一个新问题,如果他被的场一门带走,那卫宫士郎,这个才十一岁的男孩将先失去父亲,紧接着会失去相依为命的弟弟,这对士郎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夏川鱼对卫宫切嗣的死无能为力,但卫宫士郎……他绝不会让他再出事。
     的场静司听后却低低的笑了起来。
     “那个男孩是普通人吧?你……”他似笑非笑的道:“你想将他也拉入魔道吗?”
     夏川鱼愣了愣,他抿唇不语。
     这个世界不是老家,忍者和平民纵然有矛盾,却可以共处,而在这个世界里魔道和普通人的生活是两条平行线,拥有力量之人不打扰普通人的生活,这是所有力量者的共识和潜规则,而破坏这个潜规则的人将遭受到所有另一世界之人的不耻和追杀。
     夏川鱼闭上眼,他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眸中所有情绪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明白了,多谢指点。”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找到规则漏洞来为己用,夏川鱼想明白后干脆道:“什么时候离开?”
     的场静司挑眉,眼前的男孩出乎意料的干脆果断,也许收养他并非是一件坏事。
     他道:“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启程。”
     “当家,您打算将那个孩子安置在哪里?难道要带回本家吗?”的场静司身边的夫人,七濑女士道:“虽说上代家主欠了卫宫一个人情,还定下了契约文书,不过也没必要……”
     的场静司摆摆手:“那个孩子,他能看到式神。”
     他不会看漏的,在见到他的一瞬间,那个男孩的视线在式神身上停了一下。
     “如果只是能看见,的确没什么用。”
     的场静司慢悠悠的道:“但他继承了卫宫家的刻印。”
     想起门中记载的文书,的场静司不由得笑起来,卫宫家的刻印效果可是相当有用呢!
     “而且那个孩子……可不简单。”
     用自己父亲的葬礼设局,引出一切魑魅魍魉后,再轻飘飘的将的场一门扯进来,这可不是一个普通八/九岁小男孩能做出来的事啊。
     这并非实力而是智力上的压制。
     “聪明人不会犯蠢,我相信他能明白的场一门的规矩。”
     七濑女士沉默良久才道:“好吧,既然当家这么决定了,那我无异议,然而他的学业怎么办?”
     的场静司一愣:“……学业?”
     七濑女士慢吞吞的道:“卫宫川如今是小学二年级学生,既然您要将人带回本家,自然不可能上学吧?那将他的学历挂在哪里合适?”
     的场静司想了想:“普通的……方便请假控制的……离家近的……吧?”
     七濑女士叹了口气:“我明白了,那么我就将他的学籍放在距离本家最近的小学里了。”
     “你决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