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4章
最快更新繁星 !
    拜访雷画并不仅仅是去道谢,卫宫切嗣还通过藤村雷画得到了不少魔术施法材料,他需要用这些东西帮小儿子打开闭合的魔术回路。
     如果是以前,卫宫切嗣还可以凭借自身魔力,但现在他的魔力不足,只能借助外力。
     “我会帮你打开一个点,剩下的魔术回路就需要你自己来打开了。”
     夏川鱼点点头:“恩,我会努力的。”他看着卫宫切嗣,轻声道:“谢谢父亲。”
     卫宫切嗣摸摸小儿子的脑袋,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伊莉雅,眼神有些复杂:“这是我应该做的。”
     夏川鱼笑了笑,他心中充满信心,一个点就足够了,他完全可以慢慢运转自身力量,将这个该死的义骸改造成双向开孔的壳子!
     夏川鱼一头扎进了研究当中,卫宫切嗣将自己所能找到的资料都交给了他,夏川鱼有意识的将体内灵力模拟成魔术回路,根据魔术回路来确定义骸开孔的数量和位置,甚至因为他的魔术回路是自身模拟的,还能随时更改数量以及位置,相当……好用。
     最起码当卫宫切嗣知道这一点后,就连连点头。
     “这样可以防备某些魔术师杀手。”
     恩,比如他自己=v=
     卫宫切嗣修养了一阵子,夏川鱼已经成功模拟出三十条魔力回路了,这个数量不多不少,足够承受魔术刻印了。
     至于真正的魔术回路数量……嘛到时候需要多少再变嘛=v=
     卫宫切嗣立刻将卫宫家的刻印传承给了夏川鱼。
     “拖得时间再久一些,也许我连发动刻印的能力都没有了。”
     夏川鱼微微蹙眉,他倒是想帮卫宫切嗣改变自身身体状况,奈何卫宫切嗣的身体不仅仅是虚弱这么简单,他只能慢慢帮卫宫切嗣温补,魔术诅咒造成的效果只能依靠魔术手段解决,可每当他询问这方面的信息时,卫宫切嗣总是不配合。
     最重要的是……卫宫切嗣没有求生的心。
     他是如此坦然的迎接着死亡,不怨怼,不愤恨,安之若素,平和悠远。
     即便夏川鱼试图激起卫宫切嗣心中的不甘心,卫宫切嗣也平静以对。
     如果是以前对于这种一心求死的人,夏川鱼绝对不会多看第二眼,但现在不一样,卫宫切嗣对他有大恩,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呢?
     没等夏川鱼将医疗忍术琢磨成治愈性魔术,卫宫切嗣就着手准备将卫宫家的魔术刻印传给了夏川鱼。
     夏川鱼惊讶极了。
     通过将近两年的魔术学习,夏川鱼的理论非常扎实,他清楚魔术刻印传承虽然方便,却需要悉心学习刻印规则,熟知刻印使用原理,且魔力充足后才能进行刻印。
     他只知道卫宫家有魔术刻印,甚至第四代卫宫家主还被时钟塔定义为封印指定者,卫宫传承四代就达到这种程度,可见这个家族都是天才。
     夏川鱼本来做好了耗费大量时间学习刻印的准备,结果呢,卫宫切嗣急匆匆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屁股后面撵着他一样,确定小儿子有能力接受刻印后,立刻就将刻印给他了。
     夏川鱼有种不详的预感。
     接受魔术刻印时,接受者会在一定程度上感知传授者心中最重要的记忆。
     卫宫切嗣一向将自己的过去隐藏的很好,即便传授魔术刻印,他透露出来的信息也不多。
     只有五个画面,却都刻骨铭心。
     第一幅画面,一个男孩手里拿枪指着另一个男子,男孩一枪崩死了那个男子。
     看面容,他们应该是父子。
     第二幅画面,已然长大的男子站在小型船舰上,肩上扛着一个巨大的对空武器,一炮弹将天空中飞过的飞机炸成了火花,与此同时那个男子跪倒在甲板上痛哭流涕。
     第三幅画面,男子站在华丽的宫殿内,和一个白发红眸的女子相遇,那个女子笑的特别温婉,而男子的心砰砰的跳动着,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第四幅画面,男子亲手杀死了这个白发红眸的女子,女子口吐黑色不详液体,双目落下黑水,却依旧在笑着。
     第五幅画面,男子跌跌撞撞的在火海中寻觅着,最终他在一个横梁的角落里抱起一个黑发黑眸的小男孩,他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
     直到刻印结束,夏川鱼依旧没有回神,他还沉浸在那五个画面里。
     卫宫切嗣,这个杀父杀妻,一生都在不断失去的人,最后的幸福永远定格在那个火海,哪怕拯救一个人也好,对他来说就是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那当收养的两个孩子,一个修习魔术,成为卫宫继承人,拥有独自前行的能力,一个拥有运动天赋,并得到黑道朋友的庇护,前程光明后,他卫宫切嗣……就再无遗憾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卫宫切嗣真的再无遗憾,他眼中偶然浮现的不甘和渴望又是什么?
     夏川鱼绝不会错认,那种眼神他见过太多太多,哪怕卫宫切嗣隐藏的再好,夏川鱼依然能分辨出来。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夏川鱼回过神才发现卫宫切嗣无力的昏迷在旁边,气息微弱,他当机立断,将体内的阿瓦隆取了出来塞进卫宫切嗣的体内。
     失去阿瓦隆,夏川鱼眼前发黑,临昏迷前,他用尽全身力气呼唤卫宫士郎,在听到士郎的脚步越来越近后,他实在撑不住了,一头栽倒。
     “如果修习魔术会让你虚弱,那就不要学了!”卫宫士郎愤怒的对着面前两个人咆哮:“如果传授魔术会让父亲重病,那父亲也别再教了!!”
     卫宫切嗣和夏川鱼耷拉着脑袋,两人靠在软榻上听着卫宫士郎发飙,神色都挺微妙。
     最先开口的是卫宫切嗣:“好,父亲答应你,以后不教小川魔术了,让他自己琢磨吧。”
     夏川鱼无语的看着笑容满面的卫宫切嗣,该教的东西都教的差不多了,刻印也丢给他了,的确不需要卫宫切嗣继续引导,只需要答疑解惑就行了。
     卫宫士郎哼了一声:“小川呢?”
     夏川鱼眨眨眼:“我发誓不会再出现在这种情况了。”
     “那就是说你还要继续研究了?”
     夏川鱼不相信自己还说服不了一个孩子:“魔术很有趣的,你要学吗?”
     当初卫宫切嗣教导夏川鱼时也曾打算教卫宫士郎,奈何卫宫士郎看不懂高深的魔术理论,就暂时放下了,卫宫士郎甚至一度有些难过,为父亲教导弟弟不教导他而郁闷,如今夏川鱼试图用魔术诱拐卫宫士郎,想必一定能成功……
     卫宫士郎斩钉截铁:“如果我也因为有趣的魔术而倒下,就没人给你们俩个大笨蛋做饭了!!”
     “……”夏川鱼:他说的好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卫宫切嗣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两个儿子。
     夏川鱼无奈道:“士郎,我想继续学,因为这是父亲传给我的知识。”
     他握住卫宫士郎的手:“就好像你要继承父亲的理想,成为正义的伙伴一样,我也想继承父亲魔法使的身份,将卫宫家传承下去。”
     夏川鱼一脸哀伤的看着卫宫士郎:“士郎,我们是一样的。”
     卫宫士郎立刻遭受会心暴击,他被弟弟那双蒙上水雾的眼眸打败了,他吭吭哧哧的道:“……即便如此,那也不能不顾身体啊。”
     “恩,相信我,我会注意的。”
     卫宫士郎虽然还有些担心,不过总算不说什么了。
     夏川鱼在心中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解决了。
     为了不让卫宫士郎担心,也为了让自己尽快恢复行动能力,夏川鱼开始研究卫宫家的魔术刻印。
     卫宫家传的魔术刻印非常有意思,其表现效果为即在不被世界干涉的固有结界中让时间的流动加速或停滞,换而言之,卫宫家的魔术可以固定或者加速一定空间内的时间。
     夏川鱼知道这件事后特别震惊。
     自从老家可以打开通道却别的大陆游历后,就一直在头疼两个世界的时间问题,如何在大陆与大陆之间达到时间流动平衡,确保自身时间流动正常,是五大国共同秘密研究的最难课题。
     但卫宫家的魔术给了他全新的启发,他没必要协调两个大陆的时间,他只需要固定自身时间不就可以了!!
     甚至他还可以利用这一点改善自身状况,比如以义骸为结界,隔绝世界与自身的时间流动速率,这样他就可以变相避开世界抑制力对他的压制了!
     最起码在非战斗状态时,他可以伪装成时间静止状态,不具备生长和变化形态,如此一来抑制力就会将他错认为无生命的物品,自然不会压制他啦!
     想到这里,夏川鱼的心火热起来,就好像无数岁月前他头一次见到可以飞天遁地的忍术一样,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热情。
     直到卫宫切嗣敲开了他的房门。
     “小川啊,你七岁了啊。”
     他笑眯眯的递给夏川鱼一张无比眼熟的纸。
     “你该去上学了,幼稚园可以不去,但小学还是必须要去的啊!”
     “我可不希望未来卫宫家的家主连小学都没毕业。”
     夏川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