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繁星 > 第1章
最快更新繁星 !
    冬木市,夜空晦涩。
     一个黑红的魔力漩涡出现在高高的空中,上面闪烁着不详的波动,那魔力漩涡扭动着,然后变成一颗恐怖的眼球。
     站在远处的卫宫切嗣看到这一幕后,整个人都懵了。
     他明明,明明已经命令saber毁掉圣杯了!为什么圣杯里的黑色泥状物还是出来了?
     巨大的漆黑魔力球突然爆裂开来,像是泼墨挥毫一般直接洒落在冬木市最中心,以最终决战之地冬木市艺术馆为中心,大火骤然蔓延,一瞬间几乎将整个冬木市覆盖,房屋倒塌,火焰熊熊,生命瞬间泯灭,只剩下断瓦残垣。
     卫宫切嗣踉踉跄跄的冲进火海,发疯一般四处寻找着生还者,只要找到一个……哪怕是一个人,对他来说都是救赎。
     火海中心,一扇门突兀出现。
     两扇竖的纸门刷拉打开,一个孩子一头栽了出来,他刚踏上地面,脚下就是一滑,一脚踩空直接落尽废墟里,四周大火燃烧,背后的纸门倏然消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男孩立刻发现四周的情况不对,他下意识的屏息四处观察,随即满头黑线起来。
     “浦原喜助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他做的穿界门是破烂货,根本没法用啊!!”
     男孩,也就是夏川鱼头疼起来,他和真一回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在将老家一系列事情都丢给鸣人后,他和真一彻底解放出来玩耍,先回尸魂界看看干儿子,鉴于蓝染那糟心的家伙老是试图将他们诱拐到虚圈后,夏川鱼索性拉着真一跑到现世玩耍,朽木白哉看在儿子的面子上插手五番队队务,将宇智波真一和夏川鱼调到了现世。
     前两天浦原喜助说新作了一种穿界门,可以单方面强制连接另一个世界,打开门会进入断界,可能会碰到断界里的拘流,夏川鱼当时不过好奇的推了推这扇门,结果……好吧,他一头栽了进来,掉到这个满是大火的地方。
     夏川鱼叹了口气,他又没有写轮眼,这要怎么回去?
     也就是说,在宇智波真一找来之前,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等着了?
     真是无妄之灾==
     就在夏川鱼愁眉苦脸之际,突然头顶传来一阵挖掘声,随即一张崩溃的脸出现在面前。
     这个中年男人以一种救赎的表情看着他,泪流满面:“还活着……太好了,还活着!”
     他小心翼翼的将夏川鱼从一个柜子和横梁的夹角里抱了出来,夏川鱼抿唇,他下意识的看着四周,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片火海里,为什么只有眼前这个男子在急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里会变成火海?
     男子,也就是卫宫切嗣抱着怀里的孩子大哭着,突然怀里的孩子动了动,他低头,就看到男孩仰着脸,黑色的眸子里似乎有火光在跳动,他开口,声音软软的。
     “那边,好像还有一个小弟弟……”
     夏川鱼能感知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强烈的恶意,这股恶意饱含力量,他不敢随意动用体内灵力,只能推了推抱着他的男子,附近除了那边那个孩子,基本上没有活人了。
     卫宫切嗣立刻冲上前,他小心翼翼的将夏川鱼放在身边,然后双手并用又挖出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有一头火红的短发,比起夏川鱼,这个男孩才是真正的濒死。
     卫宫切嗣连忙从体内取出宝具阿瓦隆,巨大的金蓝色剑鞘沉入男孩体内,男孩的呼吸立刻变得平缓起来,夏川鱼瞪大眼睛,微微张大嘴巴,这是……什么?
     卫宫切嗣没有发现身边男孩的异状,他抱起这个昏迷的男孩,另一只手托着夏川鱼,脚步飞快的离开了这片火海。
     夏川鱼始终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缩在男子怀里,反正他现在是个小男孩,不过……
     他的视线越过男子的肩膀,朝着远方看了一眼,那里,有什么东西存在。
     之所以用东西来形容,是因为那边的东西没有心跳,像是僵尸似的,却给夏川鱼一种危险的感觉。
     如今他用的是浦原喜助自制的可生长义骸,只要义骸不损坏,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成长,但这种义骸制作起来比较麻烦,里面构造特别精细,一旦损坏以夏川鱼的能力很难修复,所以……
     他垂下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小小的打了个哈欠,闭上眼装睡。
     卫宫切嗣将两个孩子送到医院,经过检查,两个孩子都没有生命危险,卫宫切嗣趁此期间回德国一趟,试图和爱因兹贝伦家族谈一谈关于女儿伊莉雅的问题,奈何因他没有带回圣杯,爱因兹贝伦家族索性封闭了城堡,卫宫切嗣又不能打进去,只能在风雨中徘徊。
     回到冬木市,市区重建工作如火如荼,卫宫切嗣加固了之前自己买的庭院,决定定居在这里。
     在此之前他还有件事要做。
     “孤儿?”
     护士叹了口气:“是的,两个都是,其中黑发男孩根本找不到任何出生记录,似乎因为打击过重,他什么都不记得了,问什么他都摇头,另一个男孩到是有点记忆,他说自己叫士郎,他的父母死于那片祸害。”
     卫宫切嗣听后沉默良久,半响他转身准备走进病房。
     就在此时护士叫住了他。
     “还有一件事,那个叫士郎的孩子基本痊愈,已经没什么事了,但是……”
     卫宫切嗣霍然回头:“怎么了?”
     护士面显难色:“那个没有任何记录的男孩……很不好。”
     卫宫切嗣激动的道:“什么叫做很不好?”
     “男孩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什么病症,唯一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全身器官衰竭,他的身体机能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下降,不明原因的下降,我们……很抱歉,我们无能为力。”
     卫宫切嗣愣愣的看着护士,他猛地转身冲向病房。
     病房内,卫宫切嗣冲进去就看到红头发的名叫士郎的男孩趴在另一张病床旁,他握着小男孩的手,眼中全是担忧,而卫宫切嗣最开始救下来、在火场中基本没受伤的男孩此刻却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悄无声息,胸膛起伏急不可见,就好像死了一样。
     卫宫切嗣傻傻的站在病床边,浑身颤抖着:“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他试探着伸手,小心翼翼的放在男孩的鼻下,很久后才能感受到微弱的气流。
     红发男孩看着突然出现的邋遢大叔,脆生生的道:“你……是你救了我吧?”
     卫宫切嗣缓缓转移视线,看着红发男孩清澈的双眸。
     红发男孩仰着头,他紧紧握着病床上男孩小小的手:“你能救他吗?”
     卫宫切嗣看了红发男孩很久很久,才道:“可以。”
     当晚,卫宫切嗣悄无声息的溜进病房,将红发男孩体内的宝具阿瓦隆拿了出来,转而放进另一个男孩体内。
     他看着昏迷不醒的男孩,欣喜的发现男孩的脸色似乎好了许多。
     果不其然,第二天男孩终于清醒了。
     他有着一双深沉如夜空的眸子,睁开的一瞬间,仿佛有群星在闪烁。
     红发男孩欢呼起来,他高兴极了,扑到卫宫切嗣怀里,激动的道:“谢谢你!”
     卫宫切嗣强笑了一下,他看着两个孩子,这个失去妻子,失去女儿,失去一切的男人声音很轻的道:“你们……我想问问你们今后打算怎么办。”
     “其一是进入孤儿院,和其他孩子一起长大,其二……你们愿不愿意和我这个家伙一起生活呢?”
     红发男孩二话不说就连连点头,卫宫切嗣又转头看病床上的男孩,这个男孩始终看着他,在发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后,男孩翘了翘嘴角,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卫宫切嗣心情一松,他双眼发热,一把抱住红发男孩,另一只手摸了摸黑发男孩的脑袋,鼻尖微微泛酸:“好,这真是……太好了。”
     “那么你们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我不记得了,你呢?”
     “……川。”
     “那你就叫卫宫士郎,你就叫卫宫川,好不好?”
     “好~~~~~”
     “好。”